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三章 给你跑官
    ,!

    几位佳人,就在江南。看来,咱得开始江南布局了?

    江南好,风景旧曾谙。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能不忆江南?

    可是,待得满虏南下。那些卖国求荣的东林党奸人全傻眼了。因为这满虏是野蛮人,他们没有廉耻,更不在意脸面。他们带来的只有野蛮残忍的屠杀和抢掠。

    后清辫子戏里英俊潇洒的多铎,便是这江南大屠杀的领衔主演者。扬州、海州、苏州、松江,烟花三月草长莺飞,多铎带着满虏强盗军,就这样一路杀着人下的江南。

    后世有网友统计,整个南直隶,就是现在的苏释沪市一地,被满虏强盗杀害的汉人民众,便不下八百万人!

    直杀得村村带孝,户户死人。很多村庄、小镇,直接便被杀成了白地。比起我们平时深恶痛绝的小日本,他们只会有过之,而无一丝不及。

    我们铭记了小日本的血海深仇,却将更为穷凶极恶的满虏鬼子视作了亲人和兄弟,这是怎样的愚蠢和悲哀!

    如果没有网络前,你被西方犹太鬼马克思的狗屁主义所蒙昧,错不在你。但是到了资讯充分的今天,还去相信马列的那些祸害汉人的理论,那就真的是傻得可以!

    王瑞觉得,任何高喊着要和满虏民族团结的人,最好晚上关好门。当心那八百万惨死的汉人晚上去找你丫的!

    不过,这要往江南布局,王瑞一时还真没有一个着手点。总不能学满虏,直接冲过去杀人吧。

    虽然王瑞要杀的是东林党人,是官员士绅,可是架不坠有无数不明真相的群众啊。这老百姓会如何看待自己呢?

    王瑞不在意这个时代的东林党人如何看待自己,甚至也不在意这个时代的读书人如何看待自己。很简单呀,学共虏呀!

    这一轮又一轮的杀戮,思想批斗下来,这些腐儒不是全弄光了吗。

    这日夜晚,王瑞先是去和秦小靖说了一嗅儿话,把她安顿好后,这才施施然的又去和李小芳聊了一会儿。最后,才去了张北佳的房间。

    “哥,你还知道来呀?不呆在狐狸精那里了?”张北佳扑了上来,吊在了王瑞身上。

    “什么狐狸精?我看你才是狐狸精!”王瑞刮了一下她的琼鼻,微笑着道。

    “我就是狐狸精!我要把你这个俊书生吃了。”张北佳张开樱桃小口,在王瑞的脸上含了一下。

    “吃,吃吃!给你吃玉米棒子。”王瑞大手一用力,便将这狐狸精扔到了床上。他粗暴地脱去了自己的衣服,拉开她的襦裙,直接开始了啪啪啪。

    一夜征战后,王瑞依然一大早去了公事房。在公事房里,他见到了一脸疲倦的马举马德高。

    “大哥,昨晚睡得好嘛?”王瑞望着马举,脸上带着吊儿郎当的坏笑。

    “好啥呀?能好吗。我真想天天呆在大炮作坊里好了。”马举苦笑着道。

    马举一贯严肃,颇有大兄的风范,所以王瑞这个玩笑便只能开在这里。要是再讲,那就不太合适了。

    因为两人这些时日都在大炮作坊,公事房里积压的待阅待批文件都堆得象山一样的了。所以,一直忙到午时了,两人还在不停的召见属下。

    “马大人!石夫人过来叫你们吃饭了,说你家里来了客。”陈松进来报告道。

    “来了客?我家能有什么客?”马举脑门上一头雾水。

    他这人不好交际,又位高权重,也没有人敢随便来和他交际。自从带了两位夫人回来时,大家来热闹了一下后,可从来就没有客人上门了。

    “有客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反正我没吃饭的地儿,我也跟你回去吧。咱蹭顿饭吃!”王瑞乐呵呵地凑了上去。

    “好0说,你好象还没去我家吃过饭吧?”马举疑惑地问道。

    “是呀,没吃过。谁叫你不请我呢。”王瑞的脸皮很厚。

    “走!今天就请。随便也去看看我家来了什么客!”马举拽上王瑞便往自己家回去。

    “哈哈,两位兄长!想不到吧,咱石二少来了。”两人刚进马举的府邸院门,一个熟悉的声音便传了过来。

    来人正是本应远在登州的石达石绘之。他虽然中了进士,不过目前还没有分配什么官职,所以趁着现在时间空闲,便出来好好逛逛。

    他也很久没有到登浮山湾来了,马举带了石婉儿回来后,他也就有了探亲的借口。过来看看自家的大姐,再观观浮山湾的风貌。

    “哈哈!来了就好。”马举笑得很是爽朗。

    家里两个女人正在闹别扭呢,终于有一个挡箭牌来了。为了在客人面前做做样子,这石婉儿和何美奴也该消停消停了吧。

    果然,家里来了客人后,马举家里立马显得一派安祥。两个女人也是一副妻贤妾恭的模样。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马举终于想起问问石绘之,他的官职安排怎样了。

    “哎!现在是东林得势。咱这种不东不西的,难得有出头之地喽!”石绘之叹着气说道。

    “绘之兄弟,不知你属意何地?”王瑞认真地询问道。

    “那什么京师的清贵之地,咱是不用想了。能在地方上当个一县父母官,咱就知足了。”石绘之无可奈何地应道。

    他这种感觉好象后世刚考上公务员的大学生,考试过了,却没有分配职位,这不让人着急吗。

    “我想到一个地方,不知道绘之贤弟有没有兴趣?”王瑞灵机一动,突然想到一个地方。那便是后世的盐城,也就是现在的淮安府。

    如果能在这里打下一颗钉子,对于以后控制大明盐路,涉足江南,无疑会有很大的好处。

    现在,石绘之有了进士的身份,正可以好好做做文章。他没有门路,咱王大人有门路呀。

    虽说现在的阉党被崇祯压着,但他们在朝廷内外的影响力,依然是非常巨大的。别的不说,给石绘之弄一个什么知县干干,王瑞还是觉得不难。

    “哪个地方?”

    “淮安府!”

    “哪我能去做个啥呢?”石绘之被王瑞勾起了兴趣。

    “去做个知县。绘之可以有兴趣?”王瑞笑着道。

    “好呀!我早就想着牧民一方了呢。”石绘之很是开心。

    “好!咱这就叫人去给你跑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