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二章 放过俺吧
    ,!

    “谁呀!”小珠儿首先吓了一大跳。谁这么不长眼呢?这晚不来早不来,这个时候来。

    “是我!”张北佳语气中带着愠怒,快步走了过来。

    “哟,是我哥在洗澡呢,还是你在洗澡呀?看你这一身都湿了,是不是也想下去洗了呀?”

    张北佳扫了扫湿身后曲线玲珑的小珠儿,口气不善地说道。

    “我,我……”小珠儿做贼心虚,一时有些气短。

    “不用在这里我我我的了。你下去吧!我来伺候俺哥。以前你们没有来时,我们的日子就一样过得不错。”张北佳语带双关地说道。

    “那我走了……”小珠儿脸一红,转身便往外走。

    今天中午时,秦小靖就和她说好了。给她创造机会,让小珠儿和王瑞今晚把房圆了。

    这戏本里不是讲“皇帝爱长子,百姓爱幺儿”么,眼看这李小芳的肚子有了动静,小秦姑娘有点着急了。

    好吧!反正这珠儿是通房丫头,早晚都是咱哥的人。那就“早插秧早打谷,早生儿子早享福”。

    不过,在这同样娇憨刁蛮的张北佳面前,她突然还是有点害怕,总觉得自己象是在做一件偷人的事一样。

    “好走,不送!”张北佳恨不得一把将她推出去,然后再重重地关上门。哼,这不要脸的狐狸精!

    “哥,我来给你洗吧。”张北佳媚眼如春,语气温婉了下来。经过刚才李小芳的开导,她觉得自己是应该温柔一点了。

    “我,我……”王瑞有点尴尬,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虽然在这大明朝,老爷们有上几个通房丫头是家常便饭的事,不过还残留着前一时空中一夫一制落后思想的王大人还是有点慌张。

    这个,这个……通房丫头要通房,好象也该有个什么仪式吧?王瑞在心中寻思道。

    得找个人问问。马举就算了,王瑞不好意思问他。要不,把周健周士相那个风流浪子叫来问下?

    “珠儿,你怎么就走了?”秦小靖刚想过来听一下响动呢,没想到看到一脸委屈的小珠儿走了出来。

    “不用我伺候姑爷了!”小珠儿大眼睛里泪水打着转。

    “咋啦?跟我回去!”秦小靖有点困惑,按理说王瑞在家中对女人丫环都是很和善的啊,怎么就弄得这小珠儿泪眼婆娑的了呢。

    “姑爷欺负你了?嘻嘻……”秦小靖突然觉得这小珠儿很好可笑。这不早晚都要成姑爷的人嘛,哭个啥呢?她巴不得王瑞刚才把这小珠儿欺负了。

    不过,好象看着不像啊。

    “北佳来了!”小珠儿低声嘀咕道。

    “哼!又是她!”秦小靖一听是张北佳,气不打一处来。

    以前刚到浮山湾来时,这张北佳就对自己不友善,凡事都想要压自己一头。每次哥从外面回来,张北佳就恨不得将哥拉进她的房里不出来。

    哼,这狐狸精,真是一个狐狸精!

    在遥远的北方草原上,一只白狐仰天长啸:你们这争风吃醋的,关俺啥事儿?

    “哟!北佳姐姐,你怎么来了?这伺候哥洗澡,不是有小珠儿吗。”秦小靖故作夸张地笑道。

    “你这小珠儿笨手笨脚的,那能伺候好呢。我哥最喜欢和我一起洗澡了。哥,你说是不是?”张北佳贴着王瑞耳朵媚笑道。

    “北佳姐姐,这事总得有一个规矩,有一个先来后到吧!今天可是我叫小珠儿去炮坊叫哥回来的。”

    “你还知道先来后到呀?我是辽东海那边就跟着哥来的。你啥时来的呢?”

    “别吵了9让不让人好好洗一下澡了。”见到两个美女唇枪舌剑,王瑞也相当无奈。

    将三人都轰了出去后,王瑞开始慢条斯理地穿起了衣服。呵呵,看来这女人多了,还真烦恼不少。

    王瑞总算将前一时空中,和一帮损友们讨论过的“哥特巴赫猜想”想明白了。为什么有钱人不整上十个八个二奶三奶的呢?除了体力上吃不消,这精神上也受不了啊!

    王瑞觉得,还是天天呆在工坊里,深更半夜和马举研究那些大炮,才是最让人心情放松的时光。

    哎,也不知道咱这马大哥,现在咋样了?王瑞心思很跳跃,自己的汤圆还没有吹冷,就又去关心起了马举的稀饭。

    要不,那什么秦淮八艳、江南名妓,咱给马举也弄几个去?哈哈,要是这样,那咱大哥这家里可就要热闹了。

    刚刚穿越过来不久时,王瑞就偷偷地想过,啥时候咱要是发达了,就把那秦淮八艳全部找来金属藏娇了!

    不过,以他现在的家庭生**验来讲,他还是觉得:姐,妹!放过俺吧!

    但是,在这战火纷纷的乱世之中,这秦淮八艳,怎么也得照看一下吧?嗯,自己是没这体力和精力了。再说了,现在俺可是大明的忠贞伯,身也不允许。

    哦,那就让兄弟们上吧!

    秦淮八艳中的人,王瑞记得不太多。他只记得一个寇白门,因为据说这女人高大丰满,正是咱们的王大人喜欢的类型。

    呵呵,还有那李香君。这得拜侯方域这个明末“四公子”之一的名声所赐。不然,前世的王瑞那会记得她丫的是谁。

    还有一个是柳如是!这个人名字太特别,让前一时空中的王瑞便印象深刻。我见青山多妩媚,青山见我应如是!意境实在太美!

    不过,一想到柳如是,王瑞便会想到那令人恶心反胃的“水太冷”。也不知道这个该死的老东西,现在有没有把这颇有气节的女子糟蹋了。

    因“水太冷”不愿意以身殉国的钱谦益,一直家资丰厚,在江南一带声望卓著。王瑞前世也看过这家伙写的文章,确实还颇为华美!

    但是,作为一个士林领袖,他一句“头皮痒”就把自己剃成了金钱鼠尾发型,让王瑞无论如何都不愿意饶过他。

    如果有可能,王瑞不但要抢了他的女人,还得把他这颗狗头斩了!尼玛,你不是头皮痒吗?老子让兵士受点累,给你斩下来算了。

    不过,柳如是嘛!王瑞想好了:就交给咱们的马举大哥照顾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