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一章 想和你抢
    ,!

    “我吃好了,你们慢慢吃吧!”王瑞着急忙慌地吃完,就想去洗澡。

    “哥,这就不吃了?”张北佳大感意外。以前王瑞从兵营和工坊回来,都会慢条斯理的吃上半天。

    哦,那时马举还天天过来蹭饭。两兄弟边吃边聊,这可不得吃上小半天吗。

    “不吃了。吃饱了。”王瑞止住脚步,微笑着道。

    “嗯,我也吃好了!你们慢慢吃。”秦小靖也红着脸站了起来。

    “你,你也……不吃了?”李小芳颇感奇怪,这两人都怎么啦。

    “嗯呐。哥不是说晚上要少吃吗。”秦小靖嘟囔道。

    “少吃?!你平时可没少吃哈。我看你们是有啥事儿吧?”张北佳翻着白眼调侃道。

    “没,没事儿!就是伺候哥去洗澡……”秦小靖欲盖弥彰地说道。

    “走了!”秦小靖欢天喜地的跟在王瑞身后,一溜烟地跑了。

    “姐,你怀上这事儿,给哥说了吗?”张北佳等王瑞等人走后,低声问李小芳道。

    “还没说呢。哥这不才回来吗?再说,我也不确定呀。”李小芳迟疑着。

    “哼,我看这秦小靖就是想和你抢!”张北佳转动着大眼睛道。

    “抢啥呢?有啥好抢的。哥哪次回来,不是先进的你们俩的房?”李小芳郁闷地回道。

    这男人再厉害,打了一炮后,精力肯定就会差了呀。那硬度、那持久力,绝对不如头一炮好!

    “好你个李小芳!你在这儿等着我呢。咱们两姐妹,还分个先后吗?下次我让你占先!”张北佳笑着安慰起了她。

    “嘻嘻,这才是我的好北佳。不过,我还真不在意这个。只要你们和哥欢喜就好!什么事儿,哥心里都明白着呢。”

    李小芳想起躺在王瑞怀里时,这个她最心爱的男人对她说的话,心里就幸福无比。

    “不是,刚才说到哪了?”张北佳一下子把自己想说的话给弄忘了。

    或许,女人就是这样吧!开口千言,离题万里。

    “你说到抢。你说小靖要和我抢!”李小芳提示道。

    “对对,对!她就是要和你抢!你知道她要抢什么了吗?”张北佳问道。

    “抢什么呢?”李小芳明显没看过《美人心计》,想不明白这其中的弯弯绕绕。

    “傻姐姐,这不是明摆着的吗。抢着生长子呀!她要抢先生下了长子,成了这登州数万大军的继承人,那她不是最拽吗。”张北佳点拨道。

    “哎,这事儿呀,咱哥是明白人。咱们谁想先抢都没有用。懂吗?”

    “不懂!也不想懂。”

    “不懂?那姐给你说道说道。你说咱哥才多少岁?二十多吧。放眼这天下,有一个比得了咱哥的吗?咱哥能在这短短的数年之间,建立起这么庞大的事业,如果有人跟你说,咱哥不聪明不睿智,你信吗?”李小芳循循善诱道。

    “信!怎么不信?”

    “信就对了!这些事,你说哥会没有考虑吗?所以呀,这就不是咱们操心得了的事儿。放心吧!登州文臣武将无数,都比咱们聪明。”李小芳微笑着道。

    李小芳和张北佳在说着女人的悄悄话时,王瑞和秦小靖正在木桶里恩爱缠绵呢。

    “哥!你看看你,身上多脏呀!”秦小靖一边撮着王瑞身上堆积的膈泥,一边抱怨着。

    “这不洗干净了吗?来,让哥亲一个!”王瑞搂过她的翘臀,让她坐在自己的身上,一双大手在光滑丰腻的高峰上揉捏了起来。

    “嗯,哼……啊!”顺着王瑞的大手变化着形状,秦小靖的娇喘声更大了。

    “脱了!咱们就在这里……”王瑞着急得心如猫抓,马上就想把秦小靖就地正法。

    “不,不在这……”秦小靖欲拒还迎。此处简略一万字,庆祝裆的那啥会破开。

    “还得洗洗!”征战一番之后,王瑞前一时空中的洁癖又犯了。

    “好吧!我去给你弄水。”秦小靖从大木桶里站了起来,蟋蟋嗦嗦地擦干自己健美的侗体,穿上衣服出去给王瑞另换干净的热水。

    或许是因为这一周在大炮作坊里太过劳累,泡在温水之中的王瑞疲倦地睡着了。那怕是秦小靖带了小珠儿进来将水换了,他也没有在酣睡中醒来。

    在睡梦中,大明帝国被他重新改变,他好象成了这个大帝国的皇帝。他好象不知为何,又还是一个普通人,他拿着护照出国,他将自己的护照不客气地扔在一个漂亮的白人女海关职员脸上。

    护照的正面第二页用鲜红的大字写着:昭昭大明,日月同辉!凡江河所至,日月所照,皆为汉土。侵我汉人,灭国灭族!

    这个女海关人员弯腰拾起来后,满脸媚笑地递到他的手上。王瑞想不起她的样子,只记得她弯腰时,胸前的那座山峰非常挺拔。

    王瑞伸手过去,在她胸上一通乱摸。哦,好挺!不过,好象没有秦小靖的大……

    “姑爷,姑爷……,哦,啊……”在王瑞的抚摸之下,接替秦小靖给王瑞揉按的小珠儿娇呼了起来。

    怎么?白人海关人员叫咱姑爷了?王瑞一惊,急忙睁开了眼。

    “是你!你,你怎么来了?”王瑞赶紧将身子往水里躲。

    这个时候的男人,完全就失去了脑子。这温热水清澈透明的,就是躲到水下,也一样的可以看到他那条又直又挺的大玉米棒。

    “我,我来伺候姑爷洗澡……”小珠儿螓着低垂,一张桃花脸更红了。

    “不用,不用……”王瑞显得比她还紧张。

    他是既紧张又期待。想当年,他前去东莞厚街潇洒时,也没有这般窝囊啊!

    “姑娘吩咐了呢。我可不敢走……”珠儿按住王瑞的肩膀,温润光滑的小手轻轻地按摩了起来。

    王瑞闭上眼,他有点不敢看她。这小姑娘刚才被自己一通乱摸,全身都湿了。现在身体曲线毕露,充满了诱惑……

    年轻真好!刚刚才放了一炮,想不到短短十多分钟后,炮膛便已装填好了。

    咱登州军咱老王的炮嘛,装填能不快吗。王瑞觉得全身发热,玉米棒子好象也胀得更大了。

    要不……咱就委屈点,今天就把这小珠儿变成女人?王瑞不由自主地胡思乱想了起来。

    “砰!”一声脆响,房门突然被人强行推开了。一个女人冲了进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