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章 回家耕田
    ,!

    朋友们,为了防盗,请退出帐号后,重登刷新再看哈。

    在满虏雄心勃勃,要打造出一个全新的火器营时,王瑞和马举也在全力攻关,要打造出登州军的大炮。

    因为王瑞知道,在原来的历史时空之中,满虏后期在火器运用上面,其实早已经超越了大明。

    原因无他,大明的工部官员、制造监官员、工匠在贪没钱财、偷工省料地制造次品时,满虏却在以杀人的方式监督兵器的制作质量。

    后来更是由于孔有德、耿仲明及尚可喜这几个“三顺的叛军到来,将大明直接购自澳门的许多优质火炮和工匠技师都带给了满虏,使得满虏迅速跨越了引进红夷火器技术的初始阶段,

    短短数年之间,满虏八旗军的装备水平和作战能力,都得以大大提高。此后,明军便再也不能以火器为长技了,而满虏军不但拥有了大量火器,并且开始在崇祯四年仿制红夷火器。

    大体上说来,满虏从开始造炮,再到用炮,只花了五年时间,便组成了相当规模的炮队。随后,大金又组建了一个新的兵种——乌真超哈,汉译为重兵,即炮兵部队。

    不过,现在孔有德等人还在王瑞的登州军的监控之中,要想再逃到辽东去投满虏,几乎变得不再可能。但是,居安思危的思想,总还是要应该有的。

    所以王瑞认为,如果不能制造出属于登州军的大炮,说不定那一天,自己就会在满虏鬼子的所谓红衣大炮面前吃上一个大亏。

    与满虏在死磕实心铁弹的大炮不同,登州军要造的却是超越了时空的加农炮。它以法国1917年的220毫米加农炮为模仿原型,最大射程为22公里。

    登州军的这款火炮采用缠丝炮身、筒紧炮身、强度较高的炮钢和无烟火药,极大地提高了火炮性能。王瑞还采用猛炸药和复合引信,用以增大弹丸重量,提高榴弹的破片杀伤力。

    不但如此,周视瞄准镜、测角器和引信装定机等这个时空中未曾出现的先进技术,也被王瑞在研制中广泛采用。

    王瑞还在试制反后坐装置。因为弹性炮架火炮发射时,因反后坐装置的缓冲,作用在炮架上的力大为减小,火炮重量得以减轻,发射时火炮不致移位,发射速度能够得到很大的提高。

    当然,这些东西的每一项,都得咱们的王大人亲力亲为地参与研制和指导。虽然他前世是一个军官、是一个机械厂的小老板,可要真正的复制出这一切,仍然还是难上加难。

    好在现在的王老板不再差钱,还有马举这个顶级的工匠相助,又有上百个经过工业化洗礼的工匠可用,登州军的造炮计划还是一步一步地得以实施。缓慢而又坚定!

    这一日,王瑞和马举又扎在制炮工坊之中,对着改进后的图纸进行第四次试制。陈松进来报告,说是秦小靖请王大人一定要回家一趟。

    呵呵,她又心痒痒了!一想到秦小靖高挺丰满的峰峦和建美的大长腿,王瑞不禁心中一热。

    他和马举吃喝拉撒都在制炮作坊好几天了。是该回去耕耕田了。除了三块肥田,还有几处荒地要开恳呢。

    秦小靖房里的小珠儿,北北佳和李小芳房的两个小娇娘,都恨不得立马就上王大人的床呢。

    王大人终于明白,为什么前世在网上看到王屎聪的相片时,总觉得这家伙眼袋的很大。其实,就是酒色过度的衰相。

    现在,女人太多的王大人,终于也有点害怕回家了。

    “夫人没有说是什么事吗?”王瑞随口问道。

    “没说呀!不知道。”陈松有点不好意思的回答。他心道,你夫人叫你回家,还能有啥事?肯定是啪啪啪吧。

    这什么事,难道还要公之于众吗?没理由嘛。可不带这样乱撒狗粮!

    “好吧,你去给来人回话,就说老子一定回去!对了,酉时你可得记住提醒我!老子要是忘了回去,夫人可得来骂死你小子。哈哈!”

    王瑞想起秦小靖几次过来耍泼的模样,就忍不住哈哈大笑。

    在他的三个夫人之中,李小芳的脾气最为大气温婉,极得登州体系内的主官们敬重。

    张北佳呢,她是后世那种工商业中的女强人做派,有时有些刁蛮和霸道。不过,为人处事倒也周全。

    而秦小靖呢,她从小在军营中长大,三天两头和白杆兵一起训练,她是活脱脱的军人风范。

    登州军的军官士兵,几乎人人都知道这位秦夫人是在战场上砍过满虏脑袋,抓获了满虏二贝勒的神奇存在。见了她常常就会弱上三分。就连陈松这个王瑞的“专职跟班儿”,也给她找机会抓去训过两次。

    当地申时刚过,陈松便来提醒王大人回家。

    王瑞一想,咱这回家了,大哥马举也该回去了吧!不然回去遇到两位嫂子可如何交代?这可是两位傲娇的文艺女青年,矫情着呢。

    给马举打完招呼后,王瑞便径直回家了。得早点回去吃饭洗澡,今晚一场车**战肯定是少不了的了。

    至于马举回不回去,呵呵,咱可管不了!各家的田各人去耕。

    因为有快一周的时间没有回家了,王瑞到家便想洗一个澡,没想到却被秦小靖制止住了:“哥!吃了再洗嘛,吃饱了保证你洗洗舒服!”

    “好!”王瑞冲秦小靖眨眨眼,凑上去附耳道:“是要鸳鸯戏水吗?”

    “两只鸳鸯,要不要?”秦小靖也红着脸道。

    “要,要要!咋不要呢?”这二凤戏龙可是前一世“性都”东莞的标准服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妥妥的优势项目。

    看着秦小靖娇羞的俏脸,王瑞又涎着脸凑了上去:“你和北佳说好了?”

    “啥呀?净想美事呢。到时你就知道了。”秦小靖翻着白眼道。她和张北佳一样,都是走的刁蛮路线,那会约了她玩这双……飞的刺激游戏呢。

    “那、那是小芳?”王瑞心中大奇。这才一周没回来,马上就从犹太射废主义变成资本主义了?

    当日晚饭,王瑞吃得很快,完全就在胡吃海塞。他着急去参加参加秦小靖的游戏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