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六章 死亡游戏
    ,!

    当日晚间,满虏们果然等到了他们想要的肉,有炖的、有烤的,花样繁多。

    而且这一顿,不管哪种做法,弄出来的肉,味道都相当不错。因为这一次在厨房里操刀的人,可不是在固安时象张二那样的外行。

    这一次,咱们的龙主官,可是启用了一个名声赫赫的大厨。朋友,你没有看错!这位大厨便是在险山堡时,用满虏牛章京阿多佳为食材,给龙尽虏等人做了一道大餐的“无聊胖大叔”。

    今晚为了实现王大人所说的民族团结,龙尽虏也下了一番苦功夫。不但叫回了这个厨艺高超的胖大厨,还专门从军情司调了八个特工给他打下手。

    不过,这些友情客串的厨房小工,耗费的食材可是特别的多。为了促进民族团结,盛情款待这些通古斯野人,军情司的特工们,一人就动手杀了三个满虏。

    他们总共从二十四个满虏身上取骨取肉,才堪堪完成这次盛大的接待工作。

    因此当天晚上,登州军也没有玩什么偷袭和骚扰。他们自己就忙得不可开交。除了要促进民族团结、招待通古斯强盗,他还对两万多辽民进行了清查编队。

    一夜折腾下来,好些军官和士兵都成了大熊猫,全是睡眠不足的黑眼圈。就连龙尽虏和陈铭这样的高级主官,也一样的一个值上半夜,一人值下半夜。

    因为在义州的登州军当晚没有针对满虏营地的任何动作。第二天,一睡醒来的代善和莽古尔泰都大感意外。这是咋整的吗?宝宝不适应啊。

    为了防止登州军以炮兵或是骑兵的方式在夜间发起突袭,代善等人昨晚可是在营地近十里之内遍布了无数的明哨和暗哨。

    特别是从营地到鸭绿江一线,几乎每十丈远,满虏便布置了一个火堆,将整个江沿岸照得如同白昼。

    不过,这一切都是媚眼做给了瞎子看,登州军完全就没空搭理他们。以至于满虏拔营北返时,登州军也没有出动兵马去追击。

    “龙主官,刚刚收到探马的消息,满虏大军今日辰时就拔营走了。整个营地里一片狼藉,走得很是仓促。也不知道满虏那边出什么大事了。”

    二狗子第二天一收到满虏退兵的消息后,便第一时间报告给了龙尽虏和陈铭两位统兵主将。至于要不要追杀,那是上面头头脑脑的事,轮不到他操心。

    “满虏这次撤得他娘的真快啊!”龙尽虏叹息道。

    大军出动数万人,到鸭绿江边仅仅转了一圈,就立刻打道回府,怎么看来也不象满虏鬼子以前的作风。

    这俗话说,“大军一动,耗费无数”。啥时候,满虏鬼子也有钱玩这种任性的……“说走就走”的自助游了?

    “要不,我带三千人去送送?”陈铭提议道。

    龙尽虏沉吟了半晌,最后无奈地说道:“算了。咱们兵力还是不足,特别是骑兵的数量还有待提高。这次能救回两万多辽民,咱们也算是赚大发了。先把它好好消化掉吧!”

    看到陈铭有些失望,龙尽虏又拍拍他的肩膀道:“放心吧,等到大人亲率大军收复辽东时,这些满虏鬼子一个都跑不掉。”

    “好!就让这些狗东西再多活几天吧。走,我们去较场挑选新兵。”陈铭的心情了一下子变得很亮。

    首批新兵除了肖剑、三麻子这些昨天和满虏对战的人外,更多的人便要从这些辽民中选出。为此,龙尽虏等人专门为他们设计了一个“死亡游戏”。

    首批随机抽出辽民三千多人,他们每人都得到了一条木棒,而近六百个满虏俘虏则被放开了手脚。当然,他们是赤手空拳的。

    登州军的这次征兵仪式便是,这三千个随机选出来的人,需要全歼这六百个满虏。打死敌人,他们就能每人得到二两安家银,并且光荣地加入他们向往的登州军。

    “龙五,咱们这么整,是不是太残忍了些?”陈铭看着三千个身形枯瘦的辽民,心有不忍。

    虽然他们人数众多,但是毕竟没有人经历过专业的军事训练,也没有人去组织,要全歼这些战阵经验丰富的满虏,结果依然是一个未知数。

    “大人说过,我们这个民族需要一次洗礼!一次铁血洗礼!一个人如果身上长了疮、生了脓,那就要果断拔去,彻底清洗干净。”龙尽虏坚定地说道。

    龙尽虏的死亡游戏非常简单,就是让救回来的辽民每三千人一队,手拿木棒去和满虏死拼。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如果这首批三千人拼光了,那就再上三千人,直到将较场内所有的满虏拼杀干净。规则不可谓不残忍。

    “杀呀,杀满虏呀!,“爹、娘,俺去给你们报仇了。”三千个辽民乱哄地大叫着,高举着木棒冲向连在一起的满虏俘们。

    “哼!这些乌合之众!”满虏人群中一个巴牙喇轻蔑地看着冲过来的人群。

    “打呀!打死这些满虏!”冲在最前面的几百人抡起木棒首先向着面前的满虏打去。

    “哼!”前面的这些满虏都不躲不闪,他们将手臂抬起,挡住了打过来的木棒。很多人还抢过了辽民手打过来的木棒,反手将对方打翻。

    “狗奴才!”一些满虏怒目圆瞪,手持木棒,一步步向着围拢的辽民逼来。

    “打!打死这些狗奴才!”这些满虏在各自身边的巴牙喇和分得拔什库的带领之下,很快反守为攻,将乌合之众的辽民们连连逼退。

    “砰、砰、砰!”正当辽民们畏畏畏缩缩,不敢上前时,较场边突然响起了三声清脆的枪声。场中所有的人,都不由得一惊,随即停止了后退的脚步。

    “后退者死s退者死!这一次是警告,下一次将直接射杀最后面的人!下一次将直接射杀最后面的人!全部冲!冲啊!”十多个士兵手持铁皮卷成的喇叭,对着场中众人高声喊道。

    “冲啊!冲!”最后面的辽民首先恐惧了起来。如果不能冲到前面去,等下首先要被射杀的人,便会是他们。

    在后面这些人的推动之下,最前面的人又和满虏推在了一起。大多数人不得不举着木棒,拼命和面前的满虏对打了起来。

    残酷的对打一轮接着一轮,很快便有四五百个辽民倒在了血泊里。而满虏俘虏,他们在和辽民对打中死去的人则少得多,人数不过三十人而已。

    龙尽虏的死亡游戏,实在太过残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