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四章 温暖无比
    ,!

    “都议议吧!这仗还咋打?”代善一回到营中,便迫不及待地召集一众满虏头目议事。

    面对眼前的战事,代善也没了主意。在沈阳时计划得天衣无缝的作战方案,在登州军的绝对实力面前,瞬间便被击得粉碎。

    现在除了在江面上损失掉了近一千多生女真蛮子外,还将六七百个镶蓝旗的精锐甲兵、两万多个汉人包衣丢在了鸭绿江江对岸。这个损失,可是丢大发了。

    汉人包衣嘛,丢了就算了,再去明国关内抓。啊,现在也不好抓了!鬼知道这支该死的登州军会不会出现呢。

    生女真蛮子嘛,满虏这些权贵其实也不在意。别看他们也被冠以女真之名,

    其实呢,他们各是一堆的。老野猪皮爱新觉罗这个邪恶家族,其实是来自于极北的通古斯。跟黑龙江、松花江流域的生女真蛮子八杆子都打不到一起。

    在真实的历史上,老野猪皮这一伙,可是对这些族群进行过疯狂大屠杀的。

    不过,现在的满遗早就认贼作父,还得意洋洋的呢。其实,这些人真应该去查查自己的族谱。

    “咋打?只能再找找机会了!”莽古尔泰没好气地说道。

    “我看这登州军不来偷袭,就算是烧高香了。”多铎想起以前登州军在固安时发动的夜袭,小心肝儿就一通狂跳。

    这登州军可不象其它的明军,会老老实实地等着满虏去进攻。这帮疯子一遇到打仗,就好象过年吃大餐一样,直愣愣地就往前冲啊!

    而且这帮孙子花样还多,时不时地就会来个偷袭,深更半夜的还会搞出个什么炮击。打不死人都能折腾死人。

    “依我看呀,这仗没法打了!咱们又没火炮,还没过江呢,人家一通放炮,全给堵江面上了!”豪格抓着脑袋道。

    “大贝勒!要不,咱给沈阳传个信儿?把缴获的那些明军大火炮运上十多门来。咱们也给这伙登州军来一通炮击!”多铎绞尽脑汁地出着主意。

    “老十五!知道动脑子了啊?不过,你这个主意没用!你以为一门红衣大炮放在一匹马上就能驼过来啊?我告诉你吧,一门这个红衣大炮,少说得用两匹驼马去拉。还得七八个包衣扶住。半个月都运不过来!”

    莽古尔泰摆着老资格,得意洋洋地扳着手指,教训起了多铎这个愣头小子。

    “嗯,三贝勒说得对。这火炮呀,是不那么容易运过来的。不过呢,老十五倒是给大家提了个醒儿,下次咱们再要来打这登州军,可得把火炮带上!”代善总结道。

    呵呵,好好的一个军议,最后快要弄成了代善和莽古尔泰的显摆大会。

    “大贝勒、三贝勒!这以后的事,以后再说。你们就说说,这眼前的事儿咋办吧?总不能这样一直拖着。这每天人吃马嚼的,消耗可不会少。”多铎抢白道。

    “咋办?豪格贝勒说了呀,这仗不打了,退兵!”莽古尔泰笑着道。

    “不是!三贝勒,我啥时候说过这仗不打了、要退兵呢?”豪格抓着自己光溜溜的脑门,完全是一头雾水。

    “说过呀!你刚才不是说吗:依我说呀,这仗没法儿打了!”莽古尔泰提醒道。

    “既然大家商议妥当了,那就今晚小心提防着,别让这登州军又来偷袭。明天辰时,咱们就退兵。”代善捋着胡子,老谋深算地说道。

    这代善活脱脱就是一个老狐狸,他先是把豪格顶在前面当枪使了。然后,这老家伙又利用众人的嘴巴,把退兵的决定定下来了。

    代善等几个难兄难弟在商量着退兵的事时,江南面的登州军也在有条不紊的忙碌着。

    登州军两千多步兵,现在分成了两拨儿。一拨儿一堆,正在军官们的组织下,清查收拢辽民进城。

    “你叫什么名字?”守在辽民人群头前的一个军士问走过来的一个瘦弱的辽民。

    “俺叫何大柱!”

    “你家哪里人?”

    “俺是凤凰城阳村的。”

    “家里还有些什么人呀?”

    “有一个哥一个姐,被主子,哦,是满虏狗抓到抚顺去了。不知道是死是活!”

    “那其它人呢?”这个军士又追问道。

    “全死了!俺爹、俺娘、俺小妹,还有俺叔,全部被这些没天良的满虏鬼子杀了!呜呜呜……”何大柱一边述说着,一边陷入了悲痛中。

    “好了!别哭了。你现在不是获救了吗?以后跟着咱们忠贞伯、王大人去杀满虏吧!”军士拍拍他的肩道。

    “何大柱是吧?站直了,双手举起来!我们要搜身。”何大柱走过去时,马上又有三个军士走了过来,仔仔细细地将何大柱全身搜了一遍。

    “何大柱,你过来!你帮着看看,哪些人是你认识的!”另外一个军士又将何大柱叫到了一边。

    “军爷!这个是王二小!我们隔壁牛村儿的。”何大柱指着走过来的一个枯瘦如柴的少年道。

    经过一系列的搜身检查后,一个个的辽民全部被一串串的绑了起来。

    “军,军爷!咋还要绑咱们呢?咱们这好不容易逃出来,怎么说,也不能绑咱们呀?”何大柱有点想不明白。

    “嘿,酗子!什么话呢?绑你,是为了你好呀!来,给你一个杂粮饼!”大嘴巴的训导官李客强往何大柱的手里塞了一个饼子。

    “谢谢军爷!谢谢军爷!”何大柱一边冲李客强点着头,一边狼吞虎咽地啃着手中的饼子。自从这满虏作乱,将他抓去做了包衣奴才后,他就从来没有吃饱过。

    “别谢我!要谢呀,你得谢咱们的忠贞伯、征东将军王大人!要不是王大人派出咱们登州军的天兵来呀,大家可还会受苦呀!”李客强循循善诱道。

    “谢,谢谢王大人!”何大柱一边吃,一边连声道着谢。从这一刻起,他记住了一个人,那就是解救他们的忠贞伯、征东将军王大人。

    “嗯,这就对了嘛!以后大家可要记住王大人的恩德呀!谁要是把这份恩德都忘记了,那可是丧尽天良呀!”李客强苦口婆心地劝说道。

    “军爷!您说得对!这不能忘!咱们都记得。谁要是忘了,就不得好死!”何大柱流着眼泪表着决心。

    这一刻,他觉得心中温暖无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