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二章 接应辽民
    ,!

    “抱头蹲下者活!站立者杀!”一队队的登州军骑兵开始一边穿插分割江岸上的人群,一边高声呼喝着。

    “最后一次:抱头蹲下者活!站立者杀!”半刻钟后,陈铭下达了最后的射击命令。

    “砰、砰、砰!”,“砰、砰、砰!”最后的警告之后,登州军对着依然站立的人扣动了扳机,将这些不听号令的人悉数射杀。

    在如此复杂的战撤境之下,登州军出城御敌、接应汉民的骑兵们,是不可能做到多么温情脉脉,多么仔细人性的。为了救出尽可能多的汉民,他们也只能将不听号令的汉民和满虏鞑子一起杀了。

    一刻钟后,近两万多被满虏充作包衣奴才的辽东汉民们,被登州骑兵们分割包围成了十多团。考虑到外面的汉民人数太多,陈铭又派人去向龙尽虏请示,再派几千人出城来维持秩序。

    “哈哈!都控制住了?”龙尽虏听说被满虏驱赶过河的包衣汉民全部被控制住了,高兴得脸都笑烂了。

    能救下几万汉民,报到王大人案前,还不知道大人会高兴得什么样子呢。以前做亲卫队主官时,王瑞就常常和他讲:汉人虽多,却没有一个是多余的*夏虽大,虽没有一寸是多余的!

    “是的,龙主官!全部控制住了!陈主官请求你派遣人出去协助清查接应!”通迅兵转达着陈铭的请求。

    “好!去回报陈主官,我马上派人去。最多两刻钟全部到位。让他小心观察对岸的满虏情况!有什么变动,要果断处理,不要怕杀错人!”龙尽虏最后对通讯兵吩咐道。

    “快,去通知甲乙步兵营的营官和李训导官过来!”陈铭的通迅兵刚走,龙尽虏便开始了调兵遣将。

    毕竟救下的辽民人数太多,而且其中还夹杂着少许的满虏士兵,面对这种复杂的情况,他也不得不小心谨慎行事。

    这么多的人口丁壮,一个控制不好,可能就会酿成弥天大祸。而且王瑞一直在向登州军的将士们灌输着一种思想,那就是满虏是很会用间的。

    所以,龙尽虏觉得,在救援辽民时要分外的小心谨慎,细节方案要安排得非常的精细。

    “甲营,负责守护从江岸到城门这一线。万一满虏大军冲过了河,你们要迅速整队退向城门口,接应其它营队进城。乙营负责清查押送辽民进城,多带绳子,全部给老子绑起来!”龙尽虏耐心地和两个营官分说着军令。

    “万一有人不听呢?他们人数这么多,控制不住就会引起骚动啊。”乙营的营官有点不安地问道。

    他以前从来没执行过这么大的一个行动。自己一个营总共才两千五百人,要将两万多人全部绑起来,还要不出乱子,他想想都觉得头皮发麻。

    “很简单!现在陈主官不是把他们分割控制住了吗?你就一块一块的来!让这些蹲着的人,一个一个的走过来。然后一个一个的绑起来。不要贪多图快,一次只能同时分解两块。这样你的人手才够。”

    因为事关重大,龙尽虏只得尽量给下属们说得仔细一些。

    “夹杂在中间的满虏呢?怎么办?要不要当场挑出来杀了?”乙营营官又抓着脑袋问道。

    “不!满虏单独看守押就行。不能当场就杀!押进城后再说。我让二狗子去,用满虏话和他们喊话,保证不杀他们!先把这些狗鞑子蒙住。”龙尽虏奸笑着回答。

    现在满虏和辽民混杂在一起,如果当场屠杀满虏鞑子,没有被清查出来的满虏兵就会觉得无论如何都是死,就会趁机在人群中作乱。

    其他的辽民一时弄不清真实的情形,十有**便会混乱起来。一个闪失就会引发大乱。毕竟他们只看到你在杀人,人多了,在后面的人哪会知道你杀的是满虏呢。

    而且这些满虏脸上又没有写字,在高度紧张的情势之下,天知道这些本来是被解救的人,会作出什么离奇的反应。

    “那我呢?”训导官李客强在一旁问道。

    “你呀?你的用处可大了。你们训导司的人全部都去,去做好这些辽民的思想工作!要让他们明白,咱们把他们绑起来,是为了他们好!”龙尽虏笑着道。

    “啊!这个太难了吧?”李客强一下子眉毛胡子都皱成了一堆。

    你把人家绑起来,还要让人认为你是为了他好!这是什么狗屁逻辑?

    这些辽民都以为见到大明官军了,就可以回到大明温暖的怀抱中了呢。结果,你把他们全部绑起来。算怎么一回事儿?

    关键是这个荒唐狗屁的事儿,还得让他李大嘴儿去给这两万多人讲清楚!李大嘴儿觉得,真是难死宝宝了!

    “怎么?这么一个小事就把咱们的李训导官难住了!?你李大嘴儿不是号称可以把天上的麻雀儿哄下来吃了吗?今天怂包了?”龙尽虏嘴巴一点都不饶人。

    “好吧,我尽力去试试!”李客强苦着脸应道。

    “不是去试!是必须完成任务。这是军令!”龙尽虏严肃地命令道。

    “是,长官!大汉致上,效忠将军大人!”李客强两个脚后跟一碰,右手臂前举,行了一个标准的汉式军礼。

    “去吧,去吧!”龙尽虏挥挥手,将几人打发了下去。

    “龙主官,快看!江那边的满虏军队好象有异动。”一旁一直拿着望远镜观察的参谋突然大叫了起来。

    “哦!”龙尽虏赶紧拿起望远镜向河对面望去。果然看到两千满虏一上一下,沿着江岸跑去。

    “果不其然!满虏还真想过来接应。不过你他娘的,派人的也太少了吧?”看清楚满虏派出来准备接应的兵马总共只有两千多人后,龙尽虏忍不住翻了一下白眼。

    其实满虏现在最正确的做法应该是,全军重新寻找地方过河。趁着登州军在清查接应两万多辽民进城的机会,一举向城外的登州军各部发起攻击。

    这是满虏在这次战斗中,可以凭借自己的兵员人数优势,和登州军来上一场诛死搏杀的唯一一次机会。

    不过,这唯一一次的机会,还是被胆小如鼠的代善以及其他的满虏头领们漏过了。

    “快,去通报炮兵连的张连正,让他相机行事!”龙尽虏对身边的传令兵吩咐道。

    “看来,老子也得出城去活动活动筋骨了!”他最后笑着伸了一下懒腰,还左右活动了一下有些酸痛的脖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