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一章 血性汉子
    ,!

    “陈主官!我有一个主意。既然伤亡幸免不了,那咱们就扔下刀给这些辽民,发动他们去自已杀满虏吧!不管怎么说,这过了河的人群中,汉人的人数是绝对超过了满虏的!”

    一个马旁的军官眼珠滴溜溜一转,马上想出了一个好主意。

    “陈主官,我看这个主意行!我们分不太清楚谁是满虏谁是汉人,这人群中的汉民可比咱们清楚。这么多的人,掐也能把夹在人群中的满虏掐死了!”另一个军官也附和道。

    “可以,不过要先打过一轮之后再说。这些满虏鬼子肯定是不会心甘情愿放下刀的。先消灭一些满虏鬼子后,再扔下刀走开。”陈铭想了想后吩咐道。

    “哒、哒、哒!”登州军的三千多骑兵在陈铭的带领下,只花了半刻钟的时间,便冲到了江岸边,将想向江面上逃的人群堵了回去。

    “跑呀,快跑呀!跑过河就有救啦!”人群中的满虏兵和一些思想被奴化了的包衣奴才们,拼命地大声叫喊着,返身往江面逃去。

    “开枪!”陈铭毫不犹豫地下达了开枪的命令。这个时间,不管你是汉人还是满虏,想逃过江去的,就只能被视作敌人,要被登州军坚决剿灭。

    “砰、砰、砰!”,“砰、砰、砰!”登州军骑兵的后装“二八式步枪”连绵不绝地打响了,冲向江面的近一千多人全部被打翻在地。

    由于距离很近,这些想逃回去的人又乱哄哄地拥挤在一堆,登州军的火枪射击效果十分显著。靠近江岸的方向,很快便铺满了这些逃跑的人的尸体。

    “冲呀,冲过江去!”离肖剑和三麻子两丈多远处,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满虏甲兵正在粗声大吼着,想驱赶这些包衣充当他们逃亡路上的炮灰。

    “干他娘的!”肖剑用手臂碰了一下身边的三麻子,径直就象豹子一样的跃了出去。

    他灵巧地越过惊慌失措的其它包衣奴才,三步并作两步地冲到了这个满虏甲兵的左侧。他也来不及多想,便拼尽自己所有的力气,猛地对着满虏兵的腰部撞了过去。

    “啊!”措不及防之下,这个满虏嗵的一声便被撞倒在地,披着铁甲的身体在碰到坚硬的地面时,立即剧烈地疼痛了起来。

    当然,这拼尽全力的一撞,将肖剑自己也撞得不轻。

    毕竟他只穿着一件单薄的破狗皮毛衣,而被撞的满虏甲兵里面穿着棉甲,外面还套着铁甲。以软碰硬之下,肖剑自然要吃亏一些。

    “狗奴才!”满虏甲兵发现撞倒自己的是一个汉人包衣之后,挣扎着就想去拾起掉在一米远处的钢刀。

    “狗鞑子!”随着一声暴喝,比肖剑晚了一步的三麻子冲了过来。

    他趁着满虏甲兵刚撑起半个身子,不管不顾地就撞了过去。在撞到满虏脑袋时,他手肘猛地一转,重重地将满虏的狗头磕到了地面上。

    三麻子的这一轮偷袭效果还好过了肖剑。这个满虏鞑子在三麻子的猛力一撞之下,脸面被磕得血肉模糊,一下子就晕了过去。

    “狗鞑子!狗鞑子!”三麻子抱起这个满虏兵的脑袋,又是一通乱碰,很快便将他的狗头碰成了一个烂西瓜。

    “快起来!”肖剑顾不得去管这个被三麻子撞死的满虏,翻身而起来将这个满虏丢掉的钢刀抢在了手中。

    “兄弟们!随我杀满虏狗!”肖剑钢刀在手后,立即大声地叫喊了起来,又朝跑在前面的一个满虏兵冲了过去。

    刚弄死了一个满虏的三麻子首先兴奋地跟了过来:“杀满虏狗喽!”

    可是,就在他们快要冲到这个满虏身边时,这个同样身披铁甲的满虏鞑子突然转身站定,瞪着一双大大的牛眼睛愤视着肖剑和三麻子两人。

    “杀!”几乎是相同的一声暴喝,肖剑和满虏甲兵同时举刀向对方劈去。

    长期的缺衣少食让肖剑的体力大不如满虏甲兵,一记重劈之下,他手中的钢刀便脱手飞了出去,自己也一个踉跄后退了两步。

    “去死吧!”被偷袭的满虏脸上露出狰狞的笑容,他猛地欺身上前,举起手中的大刀就对着肖剑劈落。

    完了!躲闪不及的肖剑两眼一闭,心道:想不到老子堂堂的“孤独一剑”,竟然这样窝囊地命丧于一个满虏小兵之手!

    “孤独剑!”后面的三麻子心胆欲裂,口不择言地叫起了肖剑的花名。

    “砰!”就在旁边的所有人都以为肖剑躲不过这一刀时,一枚威力巨大的子弹射了过来,砰地一声击穿满虏甲兵的太阳穴。

    肖剑脸上突然感到几点温热,等他睁开眼时,刚才还想要劈死他的满虏甲兵已经软软地倒了下去,手中的大刀铮的一下掉在了地上。

    “孤独剑c名字!敢抢刀杀满虏,好样的!血性汉子!”只见人群的左侧面,一大队的登州军骑兵冲了过来,为首一员身穿精良盔甲的军官,正是刚才开枪救下肖剑的陈铭。

    “军爷!你们终于来了!”肖剑鼻子一酸,忍不住热泪狂涌。

    “所有人抱头蹲下!孤独剑,你过来!”陈铭大声命令道。

    “不蹲下者,杀!”肖剑走过来时,陈铭又是一声大吼。

    “砰、砰、砰!”肖剑刚走到陈铭马前,登州军的火枪便对着站立的包衣奴才们打响了。许多不愿意听号令,或是麻木发呆的人,全部被打死在地。

    “军爷,军爷!他们都是汉人呀!”肖剑急忙想要劝止。

    “这是在战场,你们全部都剃了发,都留着猪尾巴辫子。咱们哪里分得清谁是满虏谁是汉人?不服从命令的,只能当成满虏杀了!”陈铭无奈地回应道。

    “军爷,军爷!小的有个主意,可以分清谁是满虏!只需要喝令大家蹲下,然后把那些穿铁甲棉甲的人挑出来便是。穿盔甲的全是满虏鞑子,他们是不会给汉人穿盔甲的。”

    肖剑熟悉满虏军中的情况,很快便提出了一个非常实用的主意。

    “好!你随我们来。”陈铭吩咐身边的士兵将肖剑带上了马。又回头吩咐道:“大家和我一起喊:抱头蹲下者活!站立者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