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九章 孤独一剑
    ,!

    “快走!狗东西!”

    一个满脸横肉的巴牙喇一鞭子抽在一个枯瘦如柴的汉人身上,这人一个踉跄,一下子摔在了地上。

    不过,他却不敢停止,马上又强撑着身子站了起来,跌跌撞撞地奋力向前跑去。

    “主子,主子!我脚摔断了,走不动了!哎哟……”

    一个二十来岁的包衣不小心在冰面上摔了一跤,费了老鼻子劲都爬不起来,只得可怜兮兮地向一旁走过来的满虏甲兵求饶。

    “狗奴才,走不动了,老子要你何用!去死吧!”这个满虏甲兵骂完后,根本不顾这人的哀求,两三刀就将他劈死了。

    他的脖子被满虏兵砍去了一半,脑袋软软在搭在了肩上,第二刀劈来时,整个身子才轰然倒在冰面上。喷涌而出的鲜血顿时污红了很大一块冰面。

    “狗鞑子!丧尽天良!”许多人眼中冒着仇恨的眼色,却不得不艰难地向对岸走去。

    “三麻子!咱们找个机会逃吧!这么下去,只有死路一条。”肖剑悄悄地对身边的一个同伴说道。

    “见机行事吧!如果这些官军不敢出来打,光我们行动也没有用。”三麻子四处张望了一下,见附近没有满虏鞑子,才模棱两可地回了一句。

    “听说这股官军很能打也!满虏在他们面前死了很多人呢。等下你们掩护!老子到时抢把刀!”肖剑有点兴奋地说道。

    肖剑,辽东鞍山卫人,武术世家出身。满虏作乱时,肖家组织村民奋起反抗,在杀死十多个满虏个,终因寡不敌众,全村被满虏屠杀殆尽。

    肖剑和三麻子被长辈藏在了地窖里,侥幸逃得一命。不过,他们在逃往东江的路上,还是被满虏鞑子抓了回去,沦为了满狗的包衣奴才。

    现在好不容易听说一支明军将满虏打得很惨,弄得满虏八旗都要出动大军对战,肖剑觉得自己和同伴逃跑的机会到了。

    虽然肖剑有好几年没有练武了,更没有他最趁手的青钢剑,但他仍然相信,如果这义州的明军真象传言的那样战力强横,那自己和三麻子就能找到逃脱的机会。

    以前在鞍山卫左近,年轻的肖剑可是被称作“孤独一剑”的。他的剑法和武功,算是远近出名的。

    两刻钟后,近两万多名包衣奴才和四处抓来的汉民在满虏的鞭打和砍杀之下,被驱赶着越过了鸭绿江。

    放眼望去,整个江岸边都挤满了神情呆滞,如同行尸走肉一般的汉人百姓。他们明知往前是死,是去做炮灰,却只能无助地向前走去。

    后清时,有些居心险恶的鞑子满遗和包衣后代,为了打压汉人的血性,总爱虚构各种各样的例子,来证明汉人是多么的软弱可欺,好象被他们打杀就是天经地义的。

    诸不知,几千年来,胡虏鞑子的祖宗们,却只能可怜地呆在大漠苦寒之地餐风露宿。到底谁更强悍?用脚指头想想便知。

    就拿西方犹太俄杂邪恶组织窃据华夏神器之后,我们被压迫成了“四等汉”,但我们却从来未曾放弃。

    许多网络小说作家,一个月写上十几万字,只有几十块收益,但他们仍然在不断的努力。为了什么?为了我堂堂大汉的尊严和道义!

    “这些辽民太可怜了。咱们要想办法救下他们!哎,尽最大可能,能救多少算多少吧。”

    目睹了这些驱赶过来做炮灰的汉人的悲惨遭遇后,同是辽东逃民出身的龙尽虏语气中充满了同情。要不是遇上王瑞,他不敢肯定,他会不会成为这些行尸走肉中的一员。

    “怎么样?是等他们来攻呢,还是我们主动出击?”陈铭一边放下眼前的望远镜,一边急切地发问。

    “陈老四,咱们这样吧。等会满虏过河时,咱们就用迫击炮攻击。把四百门迫击炮全部调过来,彻底封锁住鸭绿江一线。你带三千骑兵出去,把这些汉民中的满虏全部给老子收拾干净。然后再一百人一百人的放进城来。”

    龙尽虏思考了片刻,最后下定了决心。

    “如果满虏大军冲过来怎么办?陈铭也说出了自己的担心。

    “这个不用担心!四百门迫击炮,一分钟可以打出差不多五千发了。满虏根本冲不过来!真敢冲过来,老子亲率三千骑出来接应!”龙尽虏保证道。

    “那就这样说好了,老子下去布置。如果满虏大军过来,你可以记得接应老子。老子还没有尝过女人味呢。”陈铭和龙尽虏开着玩笑。

    “狗日的,一点出息都没有!这仗打完后,老子吩咐李客强那个大嘴巴,去给你找个漂亮的朝*鲜小妾!去吧,去吧!自己小心点!”龙尽虏笑骂了起来。

    “好嘞!”陈铭答应一声,便带上身边的五个亲卫兵,举冲冲地跑下了城墙。

    “去,给张扬传令,让他把所有的迫击炮都调到北门来!老子今天要炸开鸭绿江,让这帮满虏野人看看咱们登州军的厉害!”陈铭刚走,龙尽虏就开始了紧张的布置。

    一刻钟后,张扬急匆匆地跑了过来,一脸兴奋地问道:“龙主官,这回要玩把大的了?你就不担心北门和南门遇袭吗?”

    “担心个鸟!你以为没有你们炮兵这盘胡萝卜,老子就不开席了?其它各门还有火枪,还有手榴弹啊!照样能打得满虏鬼子分不清东南西北。”龙尽虏豪气地挥着手道。

    “对了,炮组都调过来了吗?目标鸭绿江,等下就对着江面打,给老子彻底封锁住江面。如果有从上下游绕过来的,也要给老子挡住,绝对不允许放一个满虏过来。”龙尽虏详细地对张扬解说了自己的军令。

    “目标鸭绿江,彻底封锁江面!挡住上下游过来的满虏!不许放过来一人!”张扬清楚地复述了一遍龙尽虏的军令。

    “调整炮距,目标鸭绿江!”张扬一回到炮兵阵地上,就紧张地吩咐了起来。

    “快,快!动作要快!做好射击的准备!”炮兵连的军官们开始大呼小叫着,指挥炮兵们调整炮位。

    “炮兵甲队的炮组,负责阻断上游过来的满虏!炮兵丙队的炮组,你们负责阻断下游过来的满虏!要是放过来一个满虏,老子到时打烂你们的屁股!”张扬粗暴地吩咐道。

    “好嘞!放心吧,张连正!咱们的屁股才不让你打!”两个炮兵队长笑着回应道。

    “乙炮队甲炮组的,给老子做好试炮准备!”张扬又对另一个炮兵队长吩咐道。

    乙炮队的队长刚走不久,一声长长的军号便从城楼龙尽虏的位置传了过来。

    “试炮!”张扬大吼了一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