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七章 炸桥炸河
    ,!

    义州原州衙,现在被改为了登州军北面军指挥部。

    “龙五,怎么满虏那边没反应呢?”陈铭和龙尽虏在指挥部里商讨着军务。

    对满虏发动了几次攻击之后,他们都在静静地等待敌人的反应。不过,没想到时间过去半个月了,探马还是没有报来满虏大军的任何消息。

    “我咋知道呢?老子又不是他们的主子!这些狗东西,要送命也不快点来。老子还想打完后,痛痛快快在这边过个年呢。”龙尽虏也等得有点不耐烦。

    按照王瑞出发前给他们的军令,必须要和满虏痛痛快快地打上几仗,双方达成了一个边界的平衡后,才能再展开在朝*鲜的攻略。

    现在一万多人过来好几个月了,才只占了朝*鲜几个不大不小的城池,完成任务的进程似乎有些慢了。

    “该不会这些满虏鬼子听说是咱们登州军来了,就吓得不敢来了吧?”陈铭得意地说道。

    “还不至于。和我们交手的满虏鬼子可能不知道咱们是登州军。但是,沈阳的满虏头子肯定是知道的。除了咱们登州军,还有哪一支明军可以取得这样的战绩?用脚趾头想想都知道。”龙尽虏觉得满虏肯定能猜到登州军到了辽东。

    “不过,话又说回来。老子巴不得他们把咱们当成东江军!之前的满虏鬼子要不是把咱们误当成了东江军,那会那么不管不顾,飞蛾扑火一样的往咱们的炮口上冲呢。”

    龙尽虏经过最近一段时间的思考后,得出了一个结论:登州军前几次的战斗能打得那样完美,全是因为信息不对称。

    满虏鬼子从头领到士兵,都认为对上的是东江军。他们认为东江军根本不具有和他们正面作战的实力,所以才采用了那些不躲不闪、不惜人命的战术。

    其实,这些满虏的想法一点都没有错。他们以前遇到东江军时,只要骑兵大队一出动,东江军就得马上一哄而散。诸申勇士只需要追在他们身后,一通劈砍就可以了。

    不过,现在换成了战力强横、武器犀利的登州军,以前的有效战术,在龙尽虏和陈铭等登州军将士的眼中,就等同于傻比。

    “我觉得这些满虏是吓破胆了!什么女真满虏满万不可敌!真不知这个屁话是从哪里传出来的。龙五你不知道,北上勤王时,满虏十来万人聚在一起,大人也带着大军直接冲上去打的!老子看这些怂货是不胆来了”

    陈铭对满虏的战力不以为意。他这种心态很是代表了登州军中一大部分人,特别是参加过京师勤王战役的那些老兵。

    因为他们亲眼看见了满虏在登州军的炮火轰炸下,被炸得残肢乱飞,惨叫哀嚎的场景。他们亲自扣动过扳机,将那些面目凶残丑陋的满虏打死在地。

    他们对满虏是高高在上的俯视心态,他们拥有必胜的信心。或许,这就是强军之姿吧!

    “龙主官,陈主官!二狗子求见!”两人正在讨论时,一个亲卫兵进来报告,负责军情侦探的二狗子回来了。

    “快,快叫他进来!”陈铭一下子站子起来。

    “二狗子,是不是有好消息?”二狗刚一进来,口中还在哈着白气,龙尽虏就急切地问了起来。

    “两位长官,能不能让俺先喝口水再说?”二狗子打趣道。

    “来,来来!老子亲自给你倒9要不要茶叶沫子?”龙尽虏站起来,走到火炉边为二狗子倒了一杯热水。

    “茶就不用泡了。真要泡了茶慢条斯理的喝,你们得打死我。”二狗子接过水杯,捧在手中小心翼翼地喝了一口。

    “满虏大军来了,不过离鸭绿江都还有四五十里远。人数得有四五万人,各旗都有。看来,又是一个八旗联军!”

    “我们的哨探是在大洋河边发现的,当时满虏正在龙王庙一线过河。满虏的这四五万人中,有一多半都是充作包衣奴才的汉民,真正满虏战兵也就两万多吧。”二狗详细地将侦查到的情况向两位主官介绍了一遍。

    “炸桥炸河呀!这鸭绿江的冰层又不厚,咱们先把桥炸了,再把冰面一破坏,满虏鬼子就只得望江兴叹!”一直在旁边搭不上话的训导官李客强兴奋地插话道。

    “滚蛋!讨论军务时,你们训导官没有发言权!”陈铭毫不客气地瞪了李大嘴一眼。

    “我,我这也是一个建议嘛。”李客强被陈铭一吼,一张方脸顿时挤成了一个“冏”。

    “李训导官,你还是去管好士兵们的思想动员吧!”龙尽虏急忙将他支了出去,也算给他一个台阶下。

    尼玛,陈铭这小子气性也太大了!跟吃了枪药似的呢。

    “老子巴不得满虏来攻城呢!他还出馊主意要炸桥炸河,老子能不跟他急吗。”李大嘴走了,陈铭还没解气。

    这李大嘴儿无理都能争三分,在陈铭看来夸夸其谈的,没有任何本事,真不知他怎么混进训导司的。

    “这桥和河肯定不能炸!一炸,就显得咱们怕了它c象怕他们来攻似的。将哨探撤过江,向江上游撒!只要敢过河,立即发起攻击!”

    “咱们先给这些满虏定下个规矩,敢越过鸭绿江,站着过来,就得躺着过去。等稳定了朝*鲜北部,咱们再去收拾这些丧心病狂的野人鞑子。”龙尽虏说出了自己的意见。

    “要不,咱们过江去迎敌?大人不常说吗‘杀敌于国境之外’。咱们出动六七千人,绝对可以和满虏这两万多战兵对决!”陈铭想要主动出击。

    “陈老四,你二愣子了?在野外对战,咱们虽然不一定会输,但肯定会有伤亡吧。这种亏本的买卖,老子才不干!老子就等满虏来攻!要说守城,咱登州军说第二,这普天下就没有人说是第一。”

    “要是满虏不来攻呢?”陈铭又问道。

    “看来你小子也该在大人身边呆上几年,多少能学会些大局观!”龙尽虏得意了起来。

    “有屁放,有话说!在老子面前有啥显摆的。以前在辽东过海前,你小子还在老子的小队中的。”陈铭见他在自己面前显摆,心中就有气。

    “呵呵,你就放心等着吧!满虏鬼子大老远过来了,肯定是会主动来进攻的。你当是咱们登州军呀,动不动来个拉练啥的。他们要不进攻就白跑路呀!”龙尽虏细心地分析道。

    “那就把桥和河都炸了!示敌以弱。”陈铭接话道。

    他突然觉得李客强的馊主意有一定的道理。当然,要反着用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