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六章 一触即发
    ,!

    沈阳,满虏大汗的大殿之内,一众大小贝勒贝子、汉奸谋士垂头丧气地等着黑孩(黄台吉)说话。

    “大家都说说,咱们该如何应对?”黑孩努力地让自己的语气保持平静。

    自从好几拨满虏惨败的消息传来之后,辽南的情势终于引起了满虏上上下下的重视。

    众人从那些侥幸逃脱回来的满虏鬼子的描述中得出一个结论,最近大举进攻满虏靠朝鲜一侧军队的,极有可能是曾经在大明京附近大败八旗联军的莱州军。

    原因无他,这支军队使用的火枪火炮,以及他们对阵时的军心士气,在整个大明,除了莱州军,便再也找不出另一家了。

    最要命的是,这支大明军队的战力和装备显然又得到了提升。莱州军在大明京师附近和满虏作战时,主力还多是步兵。可是,半年的时间过后,这支军队再到辽东时,却几乎成了清一色的骑兵。

    之前满虏骑兵遇到莱州军时,打不过还可以跑。而现在,登州军也变成了全火器的骑兵部队,再想跑都跑不掉了。这几次报上来的战况,已经不容置疑地证明了这一切。

    大家面面相觑,都不敢说话,人人都怕引祸上身。

    逃回来的满虏鬼子报上来的消息中,有说这股明军上千人的,也有说两三千人的,也有报告同时有两支三千人的军队出现的。规模大小不一而足。

    但满虏头子们以自己平时作战的经验分析,登州军既然是远渡辽海而来,那就肯定不只几千人。最后,大家认定,这支登州军到辽东来的总兵力,大致在万人左右。

    结合之前和莱州军的战斗经过分析,大家在心中估计,这一万人的明军已经有了在野外对战两三万满虏精兵的实力。

    现在满虏一个大的旗也还没有两三万精兵呢,这拿什么去应对?

    满虏的这帮强盗权贵们,可最是在意自身的丁口实力的。因为他们人人都明白,要是自己的实力削弱了,还不用明军来打,这些平时满口仁义亲情的兄弟子侄,就会立即一涌而上,瞬间将自己撕得粉碎。

    “依我说,要么就各旗联合出兵,一举将这伙明军剿灭;要么就各旗轮流值守,防止这什么登州军偷袭进犯。”豪格首先说出了自己的意见。

    自从他接手阿敏的镶蓝旗后,他手下的伤亡便非常的惨重。因为朝鲜和辽东交界一线,就数镶蓝旗防守的城镇兵堡最多了。

    “我赞成豪格贝勒的提议。光让一两个旗去硬扛,最后是守不住的。要么出动大军,一举将这伙敌寇消灭!要么就各旗轮流换防。明狗这几轮偷袭下来,我正白旗受到的损失也不少。”多尔衮附和道。

    龙尽虏打下的旋城,主要的驻军便是多尔衮的正白旗。除去普通的满虏不算,光是马甲战兵都超过了两千五百名。这一仗,真的让多尔衮痛到了骨子里。

    “这换来换去的,很劳命伤财吧!以前你们在辽南捞好处的时候,怎么不叫上其它各旗呢?”莽古尔泰不满意地反驳了起来。

    “你,你还顾不顾一点大局?”豪格怒目圆瞪,恨不得杀死莽古尔泰这个自私自利的家伙。

    “三贝勒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别样不说,光讲这兵马调动的粮饷,就是很大的一笔数字。谁出?难道你们出吗?”

    代善不紧不慢地转动着手指上的碧玉扳指,没好气地瞟了多尔衮和豪格一眼。

    从大明撤军回去之后,黑孩虽然也按照各旗的出兵比例分配了抢掠所得的人口和财物。但是,分脏的重点,还是偏向了自己直接控制下的两黄旗,以及现在豪格接手的镶蓝旗。

    在其它各旗旗主看来,黑孩他娘的这种偏心分法,可以说是偏心偏到姥姥家去了!

    特别是豪格接手镶蓝旗的事情定下来后,代善就和莽古尔泰加紧了联络勾连,以防被黑孩用阴险的手段各个击破。

    现在好不容易镶蓝旗和正白旗挡在了前面,代善和莽古尔泰当然想先落得个清闲。

    难道还傻乎乎地凑上去?跟凶神恶煞,杀人不眨眼的登州军血拼?这两个滑如泥鳅的家伙可是打死都不愿意。

    “几位先生有何见教?”黑孩见代善和豪格等几个家伙争得不可开交,便将话题提到了范文程和宁完我等几个汉奸面前。

    “几位主子所说都有道理,这股明军大队现在已经到了不得不应对的时候了。”宁完我试探性地说道。

    他来了个两不帮,意思是大家都讲得有理,必须要应对。可是,你特么的应对的计策呢?你倒是说一个呀!

    “嗯,是这样的。范先生如何说?”黑孩淡淡地应了一句,又将目光转向了范文程。

    “各位贝勒只看到了这股明军的优势,不过却忽略了他们的劣势。他们既是渡辽海而来,能有个七八千人的兵力也就顶天了。不过,这登州军全凭火器作战,这炮弹子药消耗巨大,想来一定会有用完的时候。”

    “现在辽海封了冻,登州那边的海船过不来。只要我们在辽海开冻前猛攻明军在辽东这边的据点,将他们的枪炮火药耗尽,就能彻底的拔掉这颗钉子了!”范文程显然觉得自己的计策不错,越说便越激动。

    “主意倒是不错!只不过这明军的枪炮弹药可不是那么容易耗尽的。”多尔衮皱着眉道。

    “当然不用咱们的勇士去……”黑孩插了一句,随即便又陷于到了沉思之中。

    “这有难呢?驱赶这些汉狗去就是!再抓些老山林里的蛮人来补充兵力。冲锋时,就先让这些人上去。”多铎老鼠般的小眼睛贼溜溜地一转,便想出了一个恶毒的主意。

    其实后世的所谓满族,严格的讲来,并是一个完整的民族。包括很多动不动就“我大清”的所谓满人,其实祖上还是被野猪皮们杀戮和欺压的族群。

    将仇人当成恩人,把自己当成仇人中的一员,后清西方犹太邪恶民猪政策带来的危害,不可谓不深。

    “老十五所言有理!各旗都加紧准备吧。半月后出兵,咱们一举荡平这股明军!”黑孩最后拿定了主意。

    “行!那就这样办!”代善和莽古尔泰一看其它的大小贝勒都纷纷附同,也只好点头同意。

    一场针对义州登州军的战争,一触即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