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五章 死不悔改
    ,!

    第二日已时,悦来楼刚刚打开店门不久,一队登州军的士兵便在一个军情司军官的指挥下冲了进来。

    “全部蹲下,妄动者杀!”带队的军官杀气腾腾地吼道。

    “军爷,军爷!我家相公也是你们登州军中的人。有什么话好说!”梁凤仙儿赶紧过来求告。

    “周士相嘛,话本大王。老子认得!不过,今天不是讲情面的时候,老子这是奉了将军大人的命令。别扯其它的,你这里的柴清呢?”军官不客气地问道。

    “还,还在后院!我带你们去!”梁凤仙急忙在前面带路,将军官和五个士兵引到柴清的厢房前面。

    “砸门!”不待梁凤仙叫门,一个士兵已经猛地一脚冲着木门踹了过去。

    只听“咔嚓”一声,门闩便被巨力踢断了,房门一下子向两边分开。五个士兵手持钢刀冲了进去。

    “出来!”军官也大步冲上前去,一把拉开了锦帐。

    锦帐下面,顿时露出了一具雪白**的侗体。柴清瞪着一双惊恐万状的眼睛,结结巴巴地问道:“军、军爷!你、你们要干、干……什么?”

    “干、干什么?抓你去审查!快,穿上衣服!”军官吞吞口水,随即命令柴清穿衣起床。

    “军爷,军爷!我家相公和你们一样,都是登州军的。烦请你们转过身去,我这就叫柴清妹妹穿上衣裳!”梁凤仙儿赶紧劝告道。

    “好!不过你们可不要想耍花样。老子们手中的钢刀可不是吃素的!”军官点头同意了。

    一刻钟之后,柴清和梁凤仙儿,外加八个小二和厨子,悉数被抓进了浮山湾军情司内。

    “张主官,怎么回事?怎么回事?我悦来楼可是正正当当做生意,童叟无欺,没做过恶事的。”梁凤仙惊慌地跪在张二面前说道。

    上次审查柴清,便是张二的军情司主抓的。周士相在床上给她解释这柴清的来历时,可是和她提起过张二的。

    她知道,这张二在浮山湾虽然声名不显,但其实手中的权力极大。就是各个营头的军官,也不愿意轻易去招惹他。

    张二简略地将柴清的事情说了一遍,梁凤仙转头瞪着柴婊子道:“柴清,老娘早就跟你讲了,不要胡说八道,不要胡说八道!你偏偏不信,现在惹祸了吧?快向张主官求饶,请张主官禀报将军大人,饶你一命!”

    梁凤仙儿虽说周士相刚带回这个女人时,还是有些吃醋。不过相处得久了,她慢慢就接纳了她。

    更何况这柴清每天象花蝴蝶似的在悦来楼里晃,确实为酒楼多招揽了不少生意。看在雪花花的银子份上,梁凤仙都想保下她。

    “哼,我不怕。我一个辽东逃过来的难民,朝廷不照顾好我们,难道还要肆意陷害吗?这大明可没有因言获罪的先例。”柴清一脸高傲,大言不愧地和张二打起了嘴仗。

    “那我问你!你说咱们浮山湾的烟雾太大,你知道这些烟雾从哪里来的吗?从我们的炼钢厂、从我们的军工作坊、从我们的各个民品工厂!”

    “正是有了这些工厂和作坊,我们登州军才能养活这么多人!才能造出最好的武器,才能在勤王时一举打败满虏。对了,好象你也是我们登州军救回来的吧!你成天宣扬烟雾害人,恨不得将我们所有的烟囱都推倒,你是何居心?”张二生气地质问。

    “哼!我不和你这武夫多说。我要见将军大人!”柴清对张二颇为不屑。

    刚到浮山湾来时,她便是被张二的军情司审查过一次的。结果,还是没有把她怎么样。柴清觉得,只要有周士相作保,这次仍然还是不能把她怎么样。

    “将军大人岂是你想见就能见的?真是死不悔改!”

    一贯沉稳冷静的张二也被这柴婊子气得脸色发白,他无奈地摇了摇头,转身向正中方向王瑞和马举共用的公事房走去。

    公事房内,周士相正脸色惨白地望着王瑞:“大人!这个蠢女人平时话就多,我最近忙着写《汉儿不为奴》这个话本,确实没太注意到她。真没想到她会讲这么蠢的话来!求大人饶过她吧!”

    “大人,马大人!我回去教训她,我把这贱货关起来,不许她出悦来楼半步!”周士相见王瑞还是沉默不语,赶紧表着决心。

    “等张二过来吧!这不取决于我。”王瑞淡淡地说道。

    “你还想保她?好象你保过一次了吧。这次先想想你自己的下场吧!”马举冷冷地插话道。

    其实,周士相还真是想保住这柴婊子。昨天晚上,周士相才和她玩过那“游龙戏凤”和“鱼翔浅底”呢。

    嗯,还有那“貂蝉拜月”、“人面桃花”和“竹林吹箫”还没有尝试过呢。怎么说,都要玩个全套不是?

    正在说话间,外面传来了张二的声音:“大人,属下张二求见!”

    “进来!”,等张二一进来,王瑞就急切地问道:“你审得如何了?”

    “大人!这女人简直无可救药,死猪不怕开水烫!死不悔改。”张二生气地报告了刚才和柴清对话的情况。

    “那就没得说的了!将军大人!我看还是开一个公审大会,送她上火刑架!所有和她接触过的人,都要审查。”马举也气愤地建议道。

    “大人,大人!饶她一命吧!”周士相扑通一声又跪了下来。我靠,还有三招未过呢,怎能就这么让一个娇滴滴的女人拉去上火刑架呢。

    “起来!周健!虽然你现在不在军中了,但是也曾经做过军人!军人,就得有一个军人的样子!这女人能把你迷成这样,依老子看,她这个祸害是非除不可了。”

    马举一看周士相下跪就有气,所以把话也说得更硬了一些。他还真怕王瑞心一软,把那贱人又放过了。

    “你看,都这样了。这个女人必须死!不然我王瑞对不起战死的登州军烈士,对不起辽东死去的上百万汉人!说吧,你还有什么要求?”王瑞最后还是给了周士相一个面子。

    “大人,我只求今晚和她再度一宵!要如何处置,都依将军大人!”周士相哭着磕头道。

    “哎,准了!”王瑞也被这周士相弄得哭笑不得。

    当晚,军情司女监之内,啪啪啪的**撞击声、男女的娇喘声不绝于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