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三章 白莲圣母婊
    ,!

    “大哥,那这事咋处理?”王瑞故意问马举。

    前些时间,王瑞“打土豪分田地”时,杀戮比较猛。马举曾经去信相劝。所以这次王瑞才故意问他一下。

    反正这样一个“白莲圣母婊”,在这样一个没有电视没有网络的时代,她造成的危害其实还在可控的范围之内。真要处理起来,也并不麻烦。

    “还用问吗?抓起来杀了!所有和她有接触,听过她这些胡言乱语的人,统统隔离起来审查!凡是有通敌嫌疑的,放手杀了,不要手软!”马举恨恨地道。

    “哦!”王瑞心道,哥,你狠!怎么新纳了一个小妾,也退不了你的火呢?

    其实马举现在非但没有褪到火,他如今肚子正有一大堆肝火呢。

    他本来新婚蜜月夫唱妇随的,结果和王瑞潘学忠等三个家伙去逛了次青楼,便整回来一个娇滴滴的小妾。

    而且这小妾美奴和石婉儿一样,都还是读书识字的,两个明代的“文艺女青年”凑在一起,这事儿那能少得了吗。

    虽说不至于后院失火,但马举还是不得不抽出宝贵的时间去左右安慰。

    特别是那何美奴,这几天老是一副凄凄婉婉的样子,抱怨马举陪伴的时间少了。弄得咱们的马大人心烦不止。

    有时马举忍不住想,怎么王瑞和潘学忠这两个家伙整日不落家,就没听说家里有事呢?要知道这两个家伙的女人都是不少的。

    于是趁着潘学忠和徐福都在登州,王瑞和马举决定先返回登州,毕竟浮山湾的军工研究离不开二人。特别是离不开王瑞这个化学专业的穿越者。

    赶在崇祯三年的年末,马举和王瑞在一千多名亲卫队员的护卫下,风尘仆仆地赶回浮山湾。

    还没有进入浮山湾内,马举就指着高耸入云的烟囱,自豪地和自己的妻妾说:“这就是浮山湾,这就是我家二弟创造的奇迹。眼前的这些大烟囱,就是我们登州军的力量源泉!”

    和所有第一次到达浮山湾的人一样,石婉儿和美奴都为眼前的影象惊叹不已。

    成片的巨大工坊、整洁有序的街道、昂扬自信的百姓,浮山湾的风貌完全不同于她们之前身处的登州。

    在她们看来,浮山湾也有不少的穷人。不过既便是这些穷人,他们的脸上仍然洋溢着希望和阳光。

    “相公,为什么这里的人都这么高兴呢?哪怕是穿得破破烂烂的人。”石婉儿好奇地提问。

    “我叫二弟过来回答。”马举微笑着道。

    “呵呵!那我就来给两位嫂嫂说说吧。”王瑞打马走了过来。

    “因为希望!就是你们平时讲的奔头。在浮山湾,每个人的日子都能有奔头。一个人只要他愿意下力干活,愿意付出自己的汗水和辛劳,就一定能保得全家温饱。既便是女子,也一样的能进工坊赚钱。”王瑞耐心地解说道。

    “女子也能进工坊赚钱?”何美奴颇感意外。

    “是呀!我的两个妻子就几乎天天呆在工坊里呢。到时你们见到她们后,可以问问这工坊的情况。”王瑞笑着道。

    “哦!”石婉儿和何美奴都哦了一声,便不再纠结于这个话题。

    这忠贞伯、征东将军的妻子,去工坊里和一帮村妇粗汉呆在一起,这算怎么回事?

    岂莫说这事传出来会让天下人笑话,估计她们自己也会觉得尴尬吧。

    是不是这王瑞虐待自己的妻子呢?石婉儿和何美奴都忍不住在心中暗暗地恶意猜测。

    不过,等她们进到浮山湾公事房后院见到李小芳等三人后,她们就完全不理解了。

    五个女子相互见过礼,丫环都还没有送上茶点,李小芳就

    谈论起了工作:“大哥,你回来得太好了!我那边的纺纱机可是不够用了。起码得再组装上几十台。”

    “嗯。大哥9有织布机里的小卡钳,最近这一个月送来的质量可不太好。用上七八天,就得断了。”张北佳也反映起织布厂的问题来。

    “这个没问题,我明天就去安排工匠组装。还有北佳说的卡钳,我也明天去查,最迟后天便给出结果来。”

    马举口中一边回答,一边拿出一支浮山湾特制的铅笔来,在一个厚厚的小本子记录了起来。

    “大哥,这次回来,有没有发觉咱们浮山湾有啥变化?”秦小靖也笑着问道。

    “你说变化呀!这个,这个我还得想想!”马举拍拍脑袋想了起来。

    “好象北邻又多了几家工坊?是不是又有新开了几家商号?”马举笑着问道。他离开浮山湾好几个月,回来后看到什么都感到亲切。

    “工坊和商号确实是多了。不过,你就没有发现还有其它什么变化吗?”秦小靖又继续问道。

    她如今成了浮山湾的城管队队正,环境秩序都在她的管辖之下,现在整个浮山湾的街区都变得整洁优美了,当然想在众人面前得瑟一下。

    “是不是那梁凤仙的酒楼生意很火爆?”张二的报告中专门提到,悦来楼因为那柴清放肆揽客、胡说八道的原因,最近生意很是不错。

    “嗯。是她那个店的生意是很不错9不是那周士丁的小妾柴清招揽的嘛。我是说整体,你没发觉浮山湾整体的变化吗?”秦小靖循循善诱地提示道。

    “大哥,小靖现在是城管队正。她是说,现在街道环境变好了,到处整整洁洁的,再也没人敢乱倒垃圾了!”张北佳插话道。

    “啊啊!嗯,还真是这样!那小靖真是做得不错。正武和我说过,这个城管队好!既管理好了秩序,又安置了退役的伤兵。”马举肯定道。

    “哼,就是这样的成就。那悦来楼的柴清还说我们浮山湾的空气不好呢。那天我这纺纱厂的一个女工和我讲,她男人去悦来楼喝酒,那柴清就说咱们炼钢厂和军工厂发出的烟雾会害死人,最好关了呢。真是胡说八道!”李小芳突然生气地插话道。

    “看来,这柴清的造成的负面影响还真不小!是得处理了!”王瑞和马举对视一眼,坚定地说道。

    “对,就是得收拾她。也不知道那周士相怎么当家作主的,居然还任由她每天乱讲!”张北佳也生气地补充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