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二章 波澜又起
    ,!

    王瑞在新兵营指导新兵训练,潘学忠也在海登州水师中忙碌。

    现在的登州水师,经过王瑞上任时的一通狂杀之后,将领军官都被一扫而尽。经过训导司和莱州海军两管齐下的管理后,现在已经完全融入了登州军内。

    不服气,不服从管理?全部杀了,从**上消灭干净。这便是王大人的手段和方式。没啥磨磨唧唧的。

    不过,潘学忠却不是来杀人的。他带来了潘家三十个老走海的船工船匠,外加三十个王瑞从少年营中抽调出来的优秀少年。

    这六十人组成了一个海军训练团。正好利用冬季辽海封冻的时间,对海军各级军官进行航海知识的集训。

    以前无论是登州水师,还是潘家这样的海商世家大族,走海的经验和心得,都只是装在各自心底。现在潘学忠就是要将它系统化、文字化,以便于航海知识的普及。

    只要有了完整的航海教材教案,无论是制定海军的航行条令,还是迅速提升原来登州水师士兵的能力,都将大有裨益。

    不知道内情的人,都以为是登州军是用杀戮降服了登州水师。其实,任何杀戮都只能吓着人,却不让人归心于你。

    之前在挥起大棒,将登州水师的将官们一扫而空后,王瑞做的第一件事却是发饷。十足的补足登州水师士兵的所有欠饷。

    在拿到白花花的银两,又知道是忠贞伯王瑞所发之后,许多登州水师士兵都跪拜在地,哭喊着感谢新来的总兵、征东将军王大人。

    以前,以一年的军饷计,他们能实足地领到五个月的兵饷,那就得谢天谢地了。哪里想到王大人来了后,直接就补齐了。这样的大人不跟,还去跟谁呢?

    至于以前的上官,呵呵,全部都被登州军杀光了,谁还去管他们呢。

    发了银子还不算,训导官们还把在莱州海军中的那一套带到了登州水师来。天天这什么“忆苦思甜”、什么“学习班”开下来后,这些老式的水兵们,很快便融入了登州军海军之中。

    原来军中不能有跪礼,原来准时足够发薪是天经地义的事,登州军的训导官和海军军官们,在他们的面前打开了一个崭新的世界。

    在这个新世界里,他们找到了自己做人的意义,找回了做人的尊严。没有人会甘于堕落,没有人会轻看自己,只是以前没有机会而已。

    现在,登州军给了他们一个顶天立天做人的机会,做英雄的机会!

    在潘学忠和熊文杰的组织下,登州海军的每个人,都如饥似渴地学习着航海和海上作战的知识。

    王瑞和潘学忠、马举在登州忙碌时,浮山湾那边却是波澜又起。

    引起事端的人,乃是训导司文宣组中笔杆子周健周士相家的小妾。也就是他从辽东带回来的“白莲圣母婊”柴清。

    周士相以自己的军功为保后,总算保得了这柴婊子一条小命。周士相的正妻梁凤仙是个宽容的人,所以柴清得与留在悦来楼里。

    平时周士相写作繁忙,便将这柴清留在了悦来楼里。这柴清闲来无事,也就帮着梁凤仙儿张罗起了酒楼的生意。

    因为她生得一副风骚模样,又口齿伶俐,所以给悦来楼还真招揽了不少的生意。

    在这些军汉工匠们面前,柴清重新找回了自信。她时不时在这些粗汉面前侃侃而谈:“每次在晚上,看到月亮孤独旋转,我心中都会有一种难以名状的依恋和亲切。可是,辽东的月亮才是真正的月亮!在浮山湾,我们的月亮被烟雾笼罩了!”

    有时,她还会说:“每个人的头顶上都有一个穹顶,而我们习惯了低头忙碌地过自己的生活。在工坊时傻乎乎地干活,在兵营里傻乎地训练,从来不抬头仰望一下头顶上那片最美的天空。这不应该是我们向往的生活!”

    嗯,还有什么“在烟雾严重的时候,我们至少有一件事情可以做,就是保护好你自己和你爱的人。我不是多怕死,我只是不想这么活。我只是怀恋辽东那又香又甜的空气!”

    诸如此类的莫名其妙、杞人忧天的胡言乱语。

    得到军情司转来的报告后,一手建立浮山湾各项事业的王瑞和马举气得脸色发青。

    “从哪里冒出来这样一个白痴女人?辽东的空气又香又甜吗?她忘了自己被满虏杀戮的亲人!这个不知好歹的蠢女人!”

    连一惯平和沉稳的马举也忍不住破口大骂。在马举看来,那种工业的气味,那些冲天而起的工坊烟雾,正是登州军的力量所在。

    正是因为有了这些发出烟雾的钢铁厂、军工作坊、玻璃作坊、纺织作坊,登州军才能赚到足够的钱去发兵饷,去支撑整个登莱的事业。

    马举无法想象,如果这些工厂和作坊明天都消失不见了。比如按那婊子的话讲,浮山湾的空气清新了,天上的月亮明亮了。整个登莱还能留下些什么?

    如果没有登州军的横空出世,满虏鬼子在之前的入侵之战中,哪会受到那么大的伤亡?

    在原来的时空之中,崇祯二年的满虏入侵,光是通县一地,便被满虏屠杀民众十余万人。固安全城被屠,被杀的汉人超过了三万人。

    整个京师周边,被满虏杀戮的汉人百姓超过了八十万人。而且,这还只是北直隶各州县的史料汇总所得,还不包括乡间未曾统计上的。

    据满文老档记载,这一战后,满虏掳去辽东做奴隶包衣的汉人,就超过了四十万人。

    在离开家园的血泪之路上,又有近十万汉人百姓惨死途中。经此一役,大半个华北都尽成白地。

    但是,幸运的是,这个时空中,王瑞和马举等人缔造的莱州军横空出世,给了满虏重重一击。

    这就不但消灭了大量的满虏有生力量,压制了满虏在京师周边的活动空间,还间接地拯救了无数本来会惨死的百姓。

    现在,这个柴婊子,居然大口一张,一通胡说八道,便将莱州军用鲜血捍卫的价值和成就批得一文不值。真是丧心病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