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一章 将军和士兵
    ,!

    第三日已时,香俪楼前来了一队全副甲胄的登州军士兵,还有一顶红绸的小轿。

    怀着忐忑不安而又充满期待的心情,何美奴走进了登州总兵府的后院。

    没有鞭炮,没有盛大的仪式,不过美奴依然对未来的生活充满了期待。她的这份幸福感来自于马举和王瑞等人的迎接方式。

    作为一个后世穿越而来的人,王瑞潜意识中还是认可男女平等的。那怕这个女人是一个小妾,王瑞仍然觉得,她也应该得到一个普通女人应有的尊重。

    人生有许多不得已。或者说,人生没有选择。在王瑞看来,明代的这些青倌儿,可比后世演格格演福晋的那些所谓的明星纯洁得多。

    当然,何美奴仍然不能从登州总兵府的大门而入,太过背经离道的事,咱们的王大人也还是不敢干的。

    不过,当何美奴从后门走进总兵府后院时,她仍然吃了一惊。不但马举和石婉儿亲自在院内迎接,而且王瑞和潘学忠还主动上前见了礼。

    “义弟潘诚(王瑞)见过如嫂!”潘学忠在前,王瑞居后,两人齐齐拱身行了一礼。

    “两位大人,大人……”何美奴被两人的这一出弄得有点手足无措。

    就是在普通的大明大户人家,老爷的兄弟什么也是不会对新纳进来做小妾的女人这么客气的。更加不要说象何美奴这种出自章台别院之地的人了。

    眼前的这两人是谁啊?一个是威震天下的忠贞伯,一个是一掷千金的豪门大族家主。今天,他们竟然以这种小弟的礼仪相迎。何美奴眼睛中立即泛起了一片雾气。

    正当何美奴不知如何应对时,马举适时走了过来,笑着向何美奴介绍道:“学忠,是举之二弟,专为我登州军勾通商贸。正武,是举之三弟,我大明之忠贞伯、征东将军。”

    “老爷,是奴奴失礼了!”何美奴还是很紧张。

    这就好比后世一个“天上人间”的女子,做了某个将军的小三,结果来了一个军区司令员、一个大公司的董事长,对着自己拱身行礼一样。你说她紧张不紧张?

    “妹妹无需紧张,到了后院,便是就进了自己家里,都不用客气。”石婉儿走过去拉住了美奴的手。

    等何美奴脸色平静下来,她又笑着转向王瑞和潘学忠道:“倒是两位叔叔拘礼了!”

    “嘿嘿……”王瑞和潘学忠都很不好意思。这两人一来,便给马举弄回来一个小妾,这做兄弟的,好象多事了些。

    石婉儿话里话外的意思,马举等三人都明白,她还是心理有些不太舒服。要不,她也不会说王潘二人拘礼。

    这马举纳个小妾,纳也就纳了。结果,你两个身份尊贵的人,居然跑来以弟礼相迎,这是要给小贱人当后盾么。

    “礼多人不怪嘛。”马举急忙打起了圆场,并且吩咐下人将何美奴带来的物品搬进了房内。

    按照马举的安排,王瑞和潘学忠是要陪着他们一起吃个午饭的。不过,两个家伙一看事情不妙,赶紧找了个借口,溜了。

    好吧,自家的饭自己吃,自家的媳妇儿自己哄。

    余下的近一个月时间,王瑞都扎进新兵营中,每天和登州新招的士兵们呆在一起。

    每天出早操时,值班军官便会宣布昨日训练的优秀小队。忠贞伯、征东将军王瑞本人,便会加入这个小队,和他们一起晨跑、操练队型,和一个普通士兵没有两样。

    早训完后,王瑞还会和士兵们共进早餐,而且还会和其中的一部分士兵聊一聊。他要让士兵们感受,将军大人就在他们身边,与他们时时在一起。

    “嘿,酗子,你是哪里人?”这天吃早饭时,王瑞一边大口地啃着馒头,一边随口询问坐在他边上的一个黑脸士兵。

    “俺,俺是黄县牛角庄的。”黑脸士兵有点腼腆地回道。

    “哦。你家里分了地吗?”王瑞又问道。

    登州军现在在登州府这边的新兵,都是来自于“打土豪分田地”后,从分到土地的穷苦百姓中招募的良家子弟。所以,这个问题,几乎是王瑞每天必问的。

    “分了。俺家八口人,分了一百多亩。谢谢将军大人!”黑脸士兵一听问到土地,当即就跪了下来,要向王瑞磕头致谢。

    “别跪!咱们登州军中无跪礼。这跪来跪去,可把我大汉民族的血性跪没了。”王瑞一把拦住了他。

    大汉民族、血性,这是王瑞和登州军的军官训导官们,每天都时时挂在嘴边的词语。

    王瑞相信,只要每天都让士兵们接收到这些信息,那么民族意识,就能在他们的心底慢慢发芽,直到有一天长成参天大树。

    待黑脸士兵坐定,王瑞又夹给他一个馒头,说道:“家里,你就不用担心了。明年,你全家上下,就全部可以吃饱饭了。好好训练吧!练好了本事,才能保护好咱们分下来的土地。”

    “是,将军大人!”黑脸士兵又激动地站了起来,斜举手臂,庄重地行了一个军礼。

    “效忠将军,保卫土地!”尹大弟适时地跟着一声大吼。

    一旁的士兵们闻言,纷纷放下手中的碗筷,转向王瑞所在的方向,斜举着手臂高呼:“效忠将军,保卫土地!”

    王瑞心中暗喜,这尹大弟还挺上道!也不知道是不是陈松这个家伙在背后教导过他。

    这就是王瑞要的效果嘛。后世某匪帮,就是用这样的谎言,煽起了冲天大火,将我汉家正朔赶去了小岛。

    当然,这帮笨蛋去了小岛后,居然不知道把倭寇遗子杀光,最后弄出一个台毒党,那是后话,故且不表。

    作为一个果敢的人,王瑞前世就甚为不解,老蒋啊,老蒋!闹台毒的,你就不能全杀光吗?

    杀,杀!杀嘛!杀点人,算个屁呀!该死的“蒋该死”!

    “好好训练!练好本事,保卫家园!”王瑞也站起来高呼道。

    新兵食堂里,立时变成了一片激荡的海洋……

    用“打土豪分田地”的方式,彻底将贫苦民众和登州军绑在一起。从这些拥护自己的民众中征兵,只要这些士兵用生命去保卫他们的家人和田地,登州军便将天下无敌。

    今天,王瑞已经初步开始做到了这一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