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九章 一掷千金
    ,!

    ******前面一章有少许更改,书友们可以刷新看看。******

    “那姑娘到底见,还是不见呢?”王瑞有点着急了起来。这话题怎么越扯越远了呢。

    “见。可是,如果我真的走了……这香俪楼的姐妹们可咋办?”美奴有点犹豫。仿佛马上就要被带走一样。

    看她扭扭捏捏的女儿之态,王瑞暗乐。看来这不管是什么样的女人,只要遇到自己喜欢的人时,智商就得自动归零。

    王瑞一通忽悠,想不到这小女子竟然还当起了真来。什么咋办?就是要钱嘛。

    不过,这要钱也应该。这哪家青楼要培养出一个当红的青倌儿来,不是用银子去堆的?平常的吃穿用度故且不说,就说这琴棋书画、诗词歌赋,要学会,也是很费钱的事。

    而且这些青倌儿的文学艺术水平,还都不盖的。真要允许她们去科考,可能什么乡试、会试,她们都能占上一席之地。

    就象后世一个当红的明星,你要让人家退出娱乐圈,嫁作人妇,那可不得给人家经纪公司一点补偿?

    想到钱,王瑞目光便转向了潘学忠这个明代的“大款”。潘学忠会意,立马说道:“姑娘尽管放心,学生和这忠贞伯、马将军倒也有几分交情,有何你且尽管说来,定不会让姑娘失望。”

    现在的潘氏家族,可是年入白银数百万的豪门大家。就是这香俪楼要上几十万两银子,对潘学忠来说,也不过是“撒撒水”而已。

    呵呵,在座的几人之中,要说现银最多,那肯定是他潘学忠。不敲诈他敲诈谁呢?

    当然,真要比钱多,可能还是咱们的王大人钱最多。可是架不住他要用钱的地方多啊!每一营的军队,可以说,都是一个吞金怪兽。

    “这,这……,美奴得问过妈妈方可。”这女子脸一红,转身走了出去。

    “老二,你们这,这玩得有点过火了啊。”马举等美奴走后,赶紧制止这两个家伙不要玩火。

    虽说这个时代男人三妻四妾不是什么问题,可咱不是还在老三说的“蜜月”中嘛。这出来喝次花酒,便带一个娇滴滴的美人儿回来,俺可没脸向家里的娘子交代?

    “哈哈,大哥是怕不好和嫂嫂交代了么?”王瑞在一旁打着趣。

    “这,这……,你们两个家伙就作吧!看你们以后如何去见你这嫂子。”马举将锅甩给了自己的老婆。

    哦,这个时代叫夫人,叫妻子。反正王瑞是弄不明白,老婆这个俗气的叫法,是啥时候开始的。

    “嘿嘿……”王瑞和潘学忠又看向了石绘之。这俩货的意思很明显,这组织来逛青楼的大舅子便是最好的背锅俠嘛。

    “两位兄长可不要看我!咱石家可是女教有方的人家。家姐定不会行那专宠吃醋之事!”石达话一出口,王瑞就差点一口茶喷了出去。

    怪不得以前大家都爱看穿越小说。别样不说,光这三妻四妾的诱惑,就能让人心花怒放啊。

    这马举要泡妞找小妾,大舅子不但上赶子的组织,还保证自己的老姐不会闹事。这他娘的是多美的事?美死个人呢。

    要搁后世,哼!不打断你两条狗腿都是好的。

    小半刻钟后,美奴便和那娇媚的刘妈妈走了上来。刘妈妈虽然皱着眉,其实心中暗乐:呵呵,终于可以打包出货了!

    听完美奴的讲述后,这老鸨子便料定,一定是什么土老财要买了她家女儿送与这马举。

    嗯,老娘可得好好地敲上他们一笔。不然怎生对得起自己这十多年来的养育花费?

    “几位公子是要为我家女儿赎身?”刘妈妈左右打量着王瑞和潘学忠等三人,最后将眼光落在潘学忠身上。

    这老鸨子眼睛真毒!一眼就能看出谁他娘的是掏钱的正主儿。王瑞在心中暗暗赞叹。

    “正是!不知妈妈要多少教敬?”潘学忠微微一笑,随即便拱手询问道。

    呵呵,等下从这香俪楼出去,老子定要问问咱这二哥,为啥这么轻车熟路?该不是他之前这样买过几个了吧。

    “孝敬肯定是少了的。不过也得让老身知道我这女儿去到什么人家才行!”刘妈妈一点都不客气。

    而且人家还附带了条件,小门效的,您还是歇着吧。那边凉快,那边去!

    “好叫刘妈妈知道,美奴姑娘要从的人乃是咱登莱的正二品副将、马举马德高!人品家世,想来不会侮没了姑娘。”潘学忠自信地说道。

    “哦,是个武将?也还行……,不过这孝敬银就要多些。”刘妈妈皱了皱眉道。

    尼玛!是个武将?也还行!

    神马意思?看不起咱们这些武人啊。王瑞一听这话就有气:“你就直说吧。要多少钱?”

    “不多!只需要三万银白银而已。不知道公子出不出得起呀?”刘妈妈白了因为穿着儒袍扭捏不便的王瑞一眼,夸张地报出了一个天文数字。

    “三万两?!”石达吓了一大跳。尼玛,抢钱啊!

    你丫的知道自己抢的是谁吗?忠贞伯王瑞啊,这货这几个月可是在登莱各地杀得人头滚滚的。

    你在他面前狮大开口,这可是找死啊。

    “妈妈……”美奴也想劝说老鸨子。好不容易有人来为自己赎身,而且还是送去自己偶像那里,麻麻9是少要点吧。

    “呵呵,三万两?刘妈妈要得不多嘛!学生应了。”潘学忠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下来。

    三万两还不多?石绘之都被潘学忠的阔气吓着了。三万两,去扬州买匹最红的“瘦马”也可以了吧!

    说完后,潘学忠走到窗前,对楼下的潘家下人吩咐道:“回去给财叔说,送三万两银子到香俪楼来!”

    别说三万两,就是三十万两,潘学忠也会眼睛眨也不眨地扔出去。

    “哦。那明日公子便让人来交割文书吧。老身这便叫下人去准备酒菜,让几位公子好好喝上一杯!”

    刘妈妈乐得一张涂满胭脂的脸都快笑烂了。这做成了一笔大生意,怎么也得请客户吃顿饭不是?

    “好说,好说!”潘学忠一脸的得意。好久没有做过这等一掷千金的纨绔之事了,今日再行旧举,哦,好象还不错!

    待老鸨子欢天喜地地下去后,美奴突然红着脸期期艾艾地道:“多谢几位公子好意。只是,只是不知这马郎会不会嫌弃小女子。”

    呵呵,到了揭开迷底的时候了。王瑞往潘学忠使了一个眼色。

    潘学忠优雅地一笑,抬手一指马举道:“好叫姑娘知道,这位便是登州副将、车骑将军马举马德高!”

    “啊!”美奴惊叹了一声。就象后世在机场偶遇偶像的粉丝一样,她幸福得快晕了。

    “美奴见过马将军!”美奴控制着自己激动的心情,红着脸道了一个万福。

    等马举还了礼,潘学忠又指着王瑞道:“这位便是忠贞伯、征东将军王瑞!”

    潘学忠话音刚落,房外突然传来“砰”的一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