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六章
    ,!

    其实王瑞才不需要龙尽虏等人抓什么满虏美女,他不过是随口一说而已。事后听说这两个家伙的这一通折腾之后,害得非常自律的王瑞反省了好半天。

    这他娘的根本就是无法完成的任务嘛!满虏有美女吗?有一大堆“饼子”!

    看来,自己还是被后世那些拍猪尾巴戏的蠢货忽悠了。其实那些演满虏鞑子的,几乎都是我汉家男女。

    哎,下贱的戏子们。我去!

    不过,在龙尽虏和陈铭送回满虏女子前,王瑞还真和潘学忠去找美女了。因为王瑞需要到登州去,以接替马举坐镇登州。

    再说了,登州总兵、监军和登莱巡抚驻地都是在登州的。现在三人全跑浮山湾来了,算怎么回事?

    所以,解铃还需系铃人。刘之纶和孙元化是被王瑞强行掳来的。现在得乖乖的将他们送回去。

    想来经过这小半年的交流和摸底,他们都知道如何和咱们的王大人搭班子了吧。

    而马举在登州度完蜜月后,就一直沉在迎来送往的琐事之中。每天陪着一帮富商地主们说笑、饮酒吃饭,马举开始有些烦了。

    有这时间,好好研究研究炮弹,管理管工坊多好!用王瑞的话说,马举就是一个技术型的宅男,他真的想回到浮山湾了。

    而他的新婚娇妻石婉儿,更是从马举口中听说了许多浮山湾的传奇,她也在心中充满了期待。这“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最终还是得跟着自家相公走的。

    不过,要走,那就早点走吧。现在马举住在这总兵衙门里,管着登州军务民政一大摊子事,根本就没有一个停下来的时间,还名不正言不顺的。算特么咋回事儿?

    所以,两夫妻一商量后,就让人送了信来催着王瑞到登州坐镇。刚好潘学忠现在也在浮山湾长驻,听说王瑞要去登州,他也扔下娇娘美妾跟着同去。

    “到了登州,咱们几兄弟可得好好去喝次花酒!”还没有到登州,潘学忠便在路上计划好了娱乐的项目。

    王瑞见他说得眉飞舌舞,只能苦笑着摇头。前世今生,他对这些二世祖的世界,就完全不懂。

    就拿这潘学忠来说吧。纳了这个性感娇美的范冰冰,据说家里还有好几房妻妾,想不到他还有精神去喝花酒。甚至,甚至连大麻饼子脸的满虏鞑子女人也不放过。

    或许,人家就是玩个新奇吧!从这一点看,他可比后世的王屎聪强上了许多。那货虽说女友换了一大堆,可特么全是假脸低俗网红!

    到了登州后,还真就去喝了次花酒。组织者是马举的大舅哥,石达石绘之。据说他年前就得完婚,估计是要在婚前来次最后的疯狂吧!

    不过,这次喝花酒,可是让咱们的王瑞王大人大开了眼界。前世的王瑞,虽说没有去过“天上人间”,不过什么莞式服务、港式服务还是有幸体验过的。

    但是,在接触到大明的青楼文化之后,王瑞可是发自内心深处的感叹:这他娘的才是老祖宗的灿烂文化嘛!

    大明的青楼,它主要不是让你去啪啪啪的。人家玩的是文学,是艺术。不是你有几个臭钱,就可以跑去屁屁屁的。

    按王瑞的理解,这种诚,石绘之是不太可能叫了马举同去的。叫了自家姐夫去嫖去浪,这特么得有多二?

    可是,让王瑞太跌眼镜的是,石绘之不但叫了他这个姐夫,而马举竟然也欣然同去了。尼玛,我以前是认识了一个假马举吗?

    马举还是那个马举,不过青楼却不是王瑞想象的那种青楼。因为一到“香俪楼”,王瑞就发现自己的想法大错特错了!

    这“香俪楼”是一座两层的带院子小楼。进得院中,王瑞看院子的装饰倒也说不上特别奢华,不过胜在清新雅致,别有一番情趣……

    不过,进去好一会儿了,却不见有人出来接待。尼玛,这特么是怎么一回事?

    作为土狍子的王瑞忍不住问潘学忠:“咋没人来迎来呢?”

    不是该两旁站一排美女,先鞠一个躬,然后娇滴滴的说“官人,楼上请”的么?

    潘学忠也不答,只是抿嘴一笑。这时,带队的石大公子已经走到了小楼前。

    只见他潇洒地向着二楼拱身一礼:“刘妈妈,学生登州石达石绘之,特来向美奴姑娘讨教诗词。烦请刘妈妈通传。”

    讨教诗词?王瑞听他这么一说,完全就搞不懂了。尼玛,跑妓院讨教诗词了?后面是不是要谈理想谈人生呢。

    王瑞好奇地等了好半天。过了一会儿,才有一个丰满娇媚的中年女人走了下来:“哟!原来是石公子呀。不过,今日公子来到可不巧……”

    王瑞心道:完了。咱这大明的第一次青楼之旅出师不利啊。看来,下次再出来要看看日子。

    正当大家以为没戏时,这老鸨子却来了一个神转折:“美奴姑娘今日心情不好,恐怕不能陪公子久坐。公子们,请吧!”

    呵呵,他娘的,玩的欲擒故纵啊!

    众人到得二楼,由一个清秀的小萝莉迎进了一间雅致的大屋,又由另一个丫环奉上清茶,小萝莉才去请那什么美奴出来接客。

    端着!装13!王瑞在心中暗暗评价。

    其实,这副作派,正是这个时代的青楼“名媛”们的标准作派。嗯,就特么和后世的女明星差球不多。

    自以为多金,把金元宝往桌上一拍,就可以像后世娱乐场所那般排着队让你选的,那叫“娼”,而不是“妓”。

    说得直白一点,“娼”出卖的是**,只要有黄白之物就行,她才懒得管你是张屠户,还是王木匠。

    而“妓”,玩的则要高大上得多,你得有钱、有名、有才,还得有精力有时间,肯花心思。可就算是这样,最后要是人家姑娘没瞧上你,依然是白搭。

    所以,一般人第一次去,出来个老妈子就不错了。你还不能有一丝色急之相,必须气定神闲,留下诗词文章赠与姑娘,再说好寻日再来拜会。

    为了这次兄弟同乐的青楼花酒,石绘之可是来这里泡过好久了。

    王瑞心道:那咱就乖乖等着,看这最后到底出来个啥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