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一章 我们逃吧
    “嗵、嗵、嗵!”顺着越来越多的炮弹在满虏骑队中炸开,无数的满虏被摔下了马来。这些倒地的尸体和战马,又阻挡了后面骑士的去路。

    一些人忙着打马避开,大多数人则不管不顾地策马冲了过去。这个时候,战马已经跑出了速度,根本就没有急刹车的可能。而且战马还不是机器,作为一个生命体,还真不如设计精密的汽车,完全就做不到说停就停。

    好在松木坝地形开阔,满虏可以利用自己娴熟的骑术,灵巧地绕避过去,然后再一次汇成密集的队形。

    以他们以往和明军作战的经验,明军的火炮打过一轮后,要发射第二轮,起码都得再花上大半刻多钟。利用这个时间差,满虏骑兵完全就可以冲到明军阵前,用自己的弓箭和冲锋,将对阵的明军击败。

    可是,这次他们遇到的明军炮兵十分的妖孽,他们打出来的炮弹不但可以炸开,将落点周边很宽范围内的人马炸死炸伤,而且他们的射速还非常的快。

    几乎就在第一轮爆炸完结之时,又一轮炮弹又啾啾啾地破空而来。

    “轰、轰、轰!”,“轰、轰、轰!”由于登州军的炮兵们调整了射程和角度,这次的炮弹落入了更加密集的人群之中,使得更多的血雨和残肢断臂被炸得飞起。

    “好!打得好!”陈铭在望远镜里看到炮兵兄弟们的战果辉煌,高声地叫起了好。

    不过,炮兵连里则是一片忙碌,搬运炮弹的,清理炮膛的,一切显得紧张而又有序。

    “张连正,这次出战有老婆奖励没?!”又有二愣子和张扬开起了玩笑。

    “没有!娘的,奖励你一个满虏骚婆子,你要不要?”张扬没好气。

    尼玛,还过不了这个梗了吗。

    “要,要!老子玩了后就杀了!哈哈。”有人笑着应道。

    “滚蛋!快点打炮!”张扬回头对这人吼道。

    “打炮!打炮!”,“打炮喽!”炮兵阵地里发出一阵怪叫。

    “黑狗,这些登州说到打炮,怎地这么兴奋呢?”东江军带队的王大虎好奇地问同伴道。

    “土狍子,没见识!”黑狗有点得意。寻思着要不要给王大虎做这个名词解释,最后他决定趁机敲他一下:“把你那把好刀给俺,俺给你说!”

    大虎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取下腰间的宝刀递了过去:“快说!”

    “打炮就是这个……”黑狗坏笑着将左手中指插进了右手拳头里。

    “还俺刀!”大虎一把将自己的刀夺了回去。妈的,原来打炮是这个意思。

    不过,好象哪里不对?你这炮打出去可是要爆炸的呀,而且还没有水。

    “啾、啾、啾!”,“啾、啾、啾!”张扬的炮兵连历经无数次实战后,每个炮组都将自己手中的这门迫击炮玩得如同自家婆姨,闭着眼睛都能轻松打炮。

    这一次,他们无论射速还是射击精度,都再一次得到了巨大的提升,使得划破长空的炮击声,如果奏响了美妙的钢琴曲,壮怀激越……

    “冲呀,冲过去!”,“冲过去,杀光这些汉狗!”图巴克和几个牛录章京大喊大叫着,鼓舞着快要崩溃的士气。

    原因无他,对面的这支明军炮火实在是太过密集了,仿佛就象不会停歇一样,已经有差不多七八百名满虏跌下了战马。死亡的人数,快要接近一半了。

    “妈的,今天遇到这股满虏还挺强悍呢。”张扬透过望远镜看着还在冲锋的满虏骑兵,心中也是由衷地感叹。

    “不过,老子喜欢!”放下望远镜,张扬冲炮兵阵地上的兄弟们又发起了疯:“都给老子动作麻利点!争取炮兵连全部在汤站堡参加民族团结!”

    一听参加民族团结,炮兵全部都兴奋了起来。民族团结嘛,呵呵,王大人的民族团结就是那个……

    “民族团结!”,“民族团结!”炮兵们叫得格外兴奋。拖个满虏女人打完炮,再一刀喀嚓了,真是爽得不要不要的!

    “黑狗,民族团结是啥意思?”好奇宝宝大虎又有了疑问。

    “滚!自己去问登州兵。”黑狗没空理他。现在他正专心致致地望着满虏冲锋的方向呢。

    看到被炸得东倒西歪的满虏队形,黑狗很高兴:妈的,又可以捡一大堆了。

    “主子!我们逃吧。”舍里乐身旁的一个巴牙喇亲兵一边紧张地望着天空,一边悄悄地凑到他身旁说道。

    “图巴克主子还没有下令退兵啊!”舍里乐有点犹豫。这个时代的满虏军纪是极为严酷的,临阵而逃被发现后,那就是妥妥的死路一条。

    “嗵、嗵、嗵!”话音刚落,几枚炮弹便在两人不远处的地方落下,十多满虏瞬间便血肉模糊地倒在了地上。

    “走吧,主子!”亲兵拉住图里乐的马缰绳,亡命般打着马便往后逃。

    他们这一逃不打紧,很快引来了无数的跟随者。许多还在往前冲锋的满虏立即发现了战况的不妙,还没有冲到敌人面前呢,自己这边已经死人无数了。

    还傻冲啥,咱也逃吧。在这种从众心理之下,满虏冲锋队形的左翼首先开始了大溃逃。

    “逃呀!”,“快跑呀!”人群中不知道谁喊了一声,跟着便响起了一片叫喊声。不过,这一次不是喊着冲锋,而是喊着逃命。

    或许,这就是所谓的“抱团取暖”式的从众心理吧。

    “满虏逃了!”陈铭在望远镜里看得清清楚楚。他兴奋地放好望远镜,拔出腰间的指挥刀大吼道:“全体都有,冲呀,杀满虏呀!”

    “冲呀,杀满虏呀!”他身边的士兵们一边大喊,一边跟着陈铭冲了出去。

    蓄势待发的登州军骑兵如同一支出鞘的利剑,声势浩大地直逼对面的满虏而去。而陈铭和他身边的亲兵,正是这支利剑的锋刃!

    “停止发炮!停止发炮!”张扬一见陈铭已经带领登州军骑兵冲了出去,赶紧命令各个炮组停止炮击。

    尼玛,别天亮了拉尿在裤子里,把自家的骑兵也一并炸了。不过,这陈二愣子,怎地也不提前通知一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