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七章 真是重口味
    “哒、哒、哒!”,“哒、哒、哒!”登州军的骑兵闪电般地冲近。

    “那个女人是我的!”看到踉踉跄跄往屯内跑的那荫后,陈铭大吼了一声。他身边的四个士兵立刻策马冲了出去,干脆利落地将这满女砸晕在地,扔上了马背。

    “杀呀!”,“杀东**呀!”一队百多人的满虏丁壮打马从屯门口冲了出来。

    这个时代的满虏,他们平时是猎人,在深山老林里打猎,在辽东的大河杏里捕鱼。遇到弱小的部落时,这些人则立马转身化为了杀人夺物的强盗。

    和几乎所有的野蛮种族一样,他们也没有贞操和人伦的概念。攻下一个部落,杀光他们所有的成年男扼,顺理成章地就是抢夺留下的女人。

    而且奇葩的是,就连他们自家兄弟子侄发生争斗时,也是一样的作派。具体的事例,可以参见黑孩(黄台吉)、多尔衮、豪格等人的例子。

    所以,红树屯儿的满虏听到有东**来攻后,这些野蛮人第一时间便是想到出来战斗。这倒不是他们有多么的勇敢,而且出自于他们骨子里的野蛮。

    在他们的认识中,一旦打不过对方,等待自己的,一定是身死族灭的下场。这也是在冷兵器时代,蛮族有时战胜文明人的一个重要原因。他野蛮啊,他不把自己和别人的生命当成命啊!

    但野蛮终将被文明所征服。在遇到王大人以科技和汉家的血性打造的登州铁骑面前,满虏的所谓骑射成了一个软弱的笑话。

    带队冲出红树屯儿的人是牛当章京那红生。他是经常和东江军作战的满虏头领,对东江军的战力算是很了解的。

    在他看来,这些缺衣少食,又没有什么训练的东江逃民,完全就是不堪一击的乌合之众。他完全有信心,一举打垮这伙不知天高地厚的来犯之敌。

    不过,一冲出屯门口后,那红生便觉得有所不对。啥时候,东**也有这么多的高头大马和精良衣甲了?而且,这队列,这气势,就完全不可能是东江军能有的。

    “准备射箭!”那红生大吼了一声。所有的满虏丁壮闻声后,都拿起弓箭,熟练地对准了前面登州军冲来的方向。

    只待进入六十步的距离,他们便将毫不犹豫地射出弓箭,然后拔出弯刀冲上去劈砍。他们的女人、他们的全部家产就在后面,不得不拼死一搏。

    不过,两支对冲的军队还没有进入七十步距离,对面的登州军却突然一分为二,飞快地避到了两边。

    “勇士们,冲呀!”,“杀东**呀!”那红生一看登州军躲避,心中不由得大喜。

    哈哈,这帮东**,果然还是一群懦夫,那怕他们穿了更好的衣甲、骑了更好的战马,仍然还是改不了他们懦弱的本性。

    “砰、砰、砰!”,“砰、砰、砰!”避向两旁的登州军没有如同那红生预料的那样溃散,他们熟练地举起了早已装填好的火枪,迅速地开始了第一轮射击。

    六百多支火枪,在一分钟不到的时间内,完成了每人两发子弹的疯狂射击。硝烟散去后,满虏骑兵的位置,已经没有一个还坐在马上的人。

    “杀呀!”陈铭带着垫后的预备队冲了上去,将七八个侥幸还活着的满虏也一一砍翻在地。

    “冲啊,杀进村去!”,“杀光所拿刀枪的人!”在前面指挥的两个把总首先反应了过来,带着各自手下的兄弟往村口冲去。

    “明狗来了!”,“我们的勇士呢?”守在屯门口等候自己勇士返来的满虏们大吃了一惊。片刻功夫不到,明军队伍竟然打垮了己方的勇士冲了过来。

    “快跑呀!”,“跑呀!”不知道是谁首先叫了一声,刚才还自信满满的满虏鞑子全部慌了神,而反应过来的人则立时拔腿往屯内跑去。

    有些人往马厩跑,有些人则是往自己家中跑,都想拿上一点东西就逃。一时间,满屯儿内全是哭爹喊娘的声音,场面一阵混乱。

    不过,已经晚了!六百来名全副武装的登州军骑兵,跟着他们的脚后跟冲了进去。

    “杀呀!”,“杀光满虏!”登州军的骑兵们兴奋地大喊大叫着,肆意开始了杀戮。

    一刻钟之后,等陈铭带着预备队从红树屯儿后门进去时,全屯儿四百多人,已经被杀得只剩下一百余人,这里面还包含六十多个被满虏抓着包衣的汉人。

    陈铭下令,迅速对自称汉人的六十多人分开进行审问,同时又鼓励他们相互举报。

    一番折腾之后,又从其中抓出五个混迹其中的满虏和帮着自家主子为恶的四个包衣。陈铭也不和他们多说,当即下令将这九人全部杀死。

    
共2页,现第1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