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五章 难过美人关
    “相公,你和叔叔说啥呢?这么高兴!”范冰冰娉娉婷婷地走了过来,娇笑着问道。

    “说,说……,说这满鞑俘虏之事。”潘学忠结结巴巴地说道。

    “这满鞑的俘虏怎么啦?”范冰冰又追问道。

    “这个,这个……”潘学忠有点欲哭无泪,咱怎么就娶了个好奇宝宝呢。

    哈哈,惹事了吧。王瑞在心中暗乐,忍不住开口哼起了前世的小曲:“男人哭吧哭吧哭吧不是罪,再强的人也有权利去疲惫。微笑背后若只剩心碎,做人何必撑得那么狼狈,男人哭吧哭吧哭吧……”

    “叔叔,你这唱的是什么曲儿?”范冰冰作为一个前文艺工作者,王瑞唱的歌曲引起了她的兴趣,她撇下潘学忠走过来询问。

    “曲名叫《男人哭吧,哭吧,不是罪》,嫂嫂觉得怎样?”王瑞淡笑着道。

    “哦,这曲儿还不错。曲俗……意不俗。”范冰冰想了想道。

    其实在这个时代,青楼歌伎多是读书识字之人。不象后清的“天上人间”,只要胸大活好就成。她们是妥妥的文化人,比如这范冰冰,以前也是卖艺不卖身的。

    她们唱的,其实都是有固定的词牌曲调的。文人们只写出词句,添加到这些词牌中就行。

    不过,王瑞这后世的名曲,在这个时代,就是市井百姓唱的东西。可以说是,俗得不能再俗的了。完全就上不得台面。

    李小芳、张北佳和秦小靖等三人见王瑞和潘学忠回来,也急忙凑了过来。

    范冰冰娇笑着:“想不到叔叔还会唱曲儿!要不,请叔叔完整唱上一遍?让妹妹们都听听。”

    “冰儿,不得无礼!”潘学忠急忙制止了她。

    开什么玩笑?给你们一帮小女子唱曲儿!这可是大明的伯爷,手握数万雄兵的征东将军。给你们唱小曲儿?要是传将出去,岂不成了天大的笑话。

    “嫂嫂有命,弟未敢不从。”潘学忠没想到,王瑞竟然欣然同意了。

    穿越过来五年了吧,王瑞真的想念前世的包厢k歌了。好吧,咱就把这首《男人哭吧,哭吧,不是罪》奉献给大明的美女们。

    在我年少的时候

    身边的人说不可以流泪

    在我成熟了以后

    对镜子说不可以后悔

    在一个范围不停的徘徊

    心在生命线上不断的轮回

    人在日日夜夜撑着面具睡

    我心力交瘁……

    王瑞唱着唱着,眼中已经有了泪水。穿越过来这几年,他为了力挽狂澜,为了重塑昭昭大明,他太累了……

    “哥!哥……”李小芳和张北佳扑了过来,一左一右抱着了王瑞的肩。

    嗯,哥是太累了。以后咱们可不能和那小靖吵架了。就是,就是要……大被同眠,咱也应了!两人暗暗在心中打定了主意。

    半个月后,这首《男人哭吧,哭吧,不是罪》,便莫名其妙地在浮山湾流传了开来。

    有知道内情者,都说这曲儿是忠贞伯王总兵首唱的。不过,却没有任何一人相信。开神马玩笑?将军唱小曲儿?

    悦来楼后院,周士相苦着一张俊脸坐在正房椅子上,而梁凤仙正扭着细腰,在房内走来走去地逼问。

    “你说,这骚蹄子和你是什么关系?说不出来,哼……”梁凤仙冷着脸道。

    她自荐枕席之事,这浮山湾人尽皆知,她现在差不多就算是周士相的正房夫人了。本来是说好从朝*鲜回来后,便要明媒正娶的了,那知道这风流浪子又弄出这等腌臊事!

    “娘子稍安勿燥,这事是……”周士相巧舌如簧,将这柴清的事说了一遍。不过,他自己见色起意的事,则被他自动忽略了。

    “哼,奴家便信了你……”梁凤仙终于略过了这一篇。

    两人数月未见,又都是食髓知味的人,当即便相拥上床,大汗淋漓一番酣战,算是了却了那相思之情。

    第二日,周士相对那柴清还是放心不下。虽然他现在还在休整期,不过他依然决定去军情司问问对她如何处置。

    “张主官,属下来问问那柴清之事。她,她……”周士相刚到军情司大院门前,便遇到了张二。周士相做过一段时间王瑞的亲卫队员,对这成天阴冷着张二倒也熟悉,所以便凑上去询问。

    “你说那圣母婊呀?她包庇满虏头领,证据属实,明日执行绞刑。”张二冷冷地答道。

    “啊,绞刑?”周士相大吃了一惊,想不到自己把她都带回到浮山湾来了,仍然还是免不了一死。

    不,我要去求将军大人!周士相拔腿便向兵营跑去。依照惯例,这个时候,王大人肯定在兵营里和将士们一起训练。

    展示腰牌之后,周士相终于进到兵营里。等到已时,周士相总算看到王瑞在陈松朱磊等人的簇拥之下,往兵营门口走来。

    “大人,大人!大人饶命呀!”周士相扑通一声跪在了王瑞面前。

    “周建!你怎么啦?不在你那悦来楼里守着你那美娇娘,跑来兵营里做甚?”王瑞笑着道。

    “大人,大人!士相求大人饶那柴清一命!”周士相磕着头道。

    “滚起来!军中无跪礼!”王瑞见他跑来为柴清那个圣母婊求情,心中便有气。

    待周士相站定,王瑞才和蔼地道:“事实都已经查清了,这女子确实包庇了满虏。这是通敌大罪,张二也是在按律处理。你不要再管了。你在这件事中没有过错。下去吧!”

    “大人,大人!属下愿以自己的军功,求大人饶她一命!”周士相又扑通一声跪了下去。

    妈的,想不到这周士相还是一个痴情种子!看来这传统的文人还是不要多用的好。王瑞在心中暗骂。

    “没出息的家伙!以你的军功?你那点军功算个屁!”一旁的朱磊忍不住破口大骂。

    “哎,痴儿!看来从古至今,人人都难过这美人关呀!”王瑞也是一声叹息。

    “求大人饶她一命!”周士相继续砰砰砰地在地上磕着头。

    “我可以下令释放她。不过,她却不可以随意离开浮山湾。你,周士相,你也不能再呆在军中!去训导司吧,你笔杆子不错,去写写评书话本!”王瑞思索了片刻,最后苦着脸同意道。

    第二日,周士相去军情司将柴清领了回去,又调动他那三寸不烂之舌说服了梁凤仙,将柴婊子安置在了悦来楼里。

    这日到训导司报道后,周士相开始撰写新的评书话本。只见他笔走龙蛇,很快写下五个大字:《汉儿不为奴》。笔号:傲骨铁心。

    一代话本大神,就此崛起。

    1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