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九章 蓬门为君开
    “把这两个狗奴才和逃回来的人,全部给老子绑起来,关进地窖里!等萨那库主子回来,再好好收拾这些狗东西!”

    顺着阿多佳的吩咐,一队巴牙喇冲了出来,将两个回来报信的倒霉蛋拖了下去。当然,和他们一同逃回来的满虏逃兵,也一样被自以为是的阿多佳让人关进了地窖。

    “来人呀,去堡外多点些火把,叫奴才们都警醒点,以防有什么意外。”虽然不相信萨那库的两千大军会吃败仗,阿多佳还是做出了更周全的安排。

    这不管如何说,小心驶得万年船,阿多佳的这些安排也算是可圈可点。

    安排妥当后,阿多佳乐颠颠地迈往向了自家的后院。

    两个月前,阿多佳的手下血洗了一队逃亡的汉人百姓,从中捕获一个美貌的汉人女子,唤作柴清。

    这柴清本是岫岩柴家庄人氏,奈何一家十一口全被满虏所杀,不得以之下,只好随同未婚夫婿逃亡。

    哪知逃亡的路途并不平静,路上又遇上了阿多佳的一帮手下,同行的所有男人都全部拦住杀了。

    好在柴清因为貌美,才被一个马屁精带去献给了阿多佳。这阿多佳倒也颇有耐心,并不急于强迫她啪啪啪,而是给了她很大的自由空间。

    在知道柴清是书香门第出身后,阿多佳更是让人寻了许多书本来讨好她,以免她闲时生闷。

    阿多佳在满虏中,也算是难得一见的美男子。加之他对柴清也算温柔,一来二去之后,柴清便习惯了做阿多佳女人的生活。她淡忘了父母亲人被杀的血海深仇,一心一意地侍候起了她的满虏主子。

    自从初试**之后,两人每晚不大战上几十回合,便无法安然入睡。所以,阿多佳考虑到今晚还得在堡内四处巡视,不知道何时才回,便就决定先回去填饱柴清的仙人洞。

    柴清侍候着阿多佳吃了酒菜,两人这才急不可耐地宽衣上床,嗯嗯唧唧地做起了人世间的快乐事。

    “主子,用力!用力!哎呀,奴要死了……”柴清放肆地高喊着,在阿多佳身上拼命地扭动着身体。

    “主子!主子!不好了!堡外来了一支大军!”正当阿多佳飘欲仙之时,院外突然传来了心腹巴牙喇依尔根惊恐的大叫声。

    “哼!”柴清不耐烦地停下了自己的疯狂动作。阿多佳突然觉得全身一软,小豆芽便从柴清的体内滑了出来。

    “狗奴才,乱叫个啥?”慢条斯理出来的阿多佳很是生气。妈的,多遇上几次这样的事,阿多佳觉得自己从此以后就得废了。

    人生最大的悲剧是什么?不是人死了钱没有花完,也不是人活着钱花没了,而是面对美人儿硬不起啊!

    “主子,主子!来了一支大军,看那样子有三千来人。说是自己人,可是却说不出我们认识的兄弟。”依尔根报告道。

    “走,随老子看看去!”阿多佳又回房安慰了柴清几句,这才带上依尔根往南面的堡门而去。

    堡门之外,已经过来一会儿的登州军已经等得有些不耐烦了。不过,因为龙尽虏想着赚开堡门总还是比猛攻硬打更有效一些,众人倒也不敢多说什么。

    “二狗子!能骗过满虏吗?”龙尽虏自己也有些没有把握。

    “能不能赚开这堡门不好说。不过,咱这满虏话可是没有人能分辨出来真假的。”二狗子得意地说道。

    “堡下来的是哪里的兄弟?”阿多佳来到堡墙上,大声地呼喊道。

    现在时间已经过了申时,辽东的天黑得早,已经灰蒙蒙地看不清外面这些人的衣着和面容。

    “咱们是堡里的啊,你他娘的认不得人啦!”二狗子不客气是用满虏话骂道。

    “你这狗奴才,怎么说话呢?这是咱们阿多佳主子!”依尔根忿忿不一地吼了起来,俨然一副“主辱臣死”的作派。

    “阿多佳主子呀?快快打开堡门,我们都等着回家呢。”二狗子催促道。

    “你是何人?萨那库主子呢?”阿多佳警惕地问道。

    “奴才是塔尔丹啊!萨那库主子受了伤,还在后面呢。快点开门吧!”二狗子的反应相当快,顺着杆子便往上爬。

    塔尔丹这个名字,在现在的满虏人名中,就和汉人中叫“二狗、二牛”的人一样多。阿多佳不由得又更加相信了几分。

    虽然阿多佳并不认识什么塔尔丹,不过话又说回来了,险山堡中,光满虏马甲兵就两千多人呢,谁也不敢说自己全部都能认全了。

    “塔尔丹,哪里来这么多人呀?”阿多佳看着堡外黑压压的人群,觉得依尔根说得不错,确实有三千来人。所以,无论如何,他都得先问个明白。

    “哦,打垮了三千多东**,抓了一千多丁壮。”二狗子镇定自若地应对道。

    “是这样啊c吧,我叫奴才们马上给你们开门!”阿多佳最后选择了相信。

    也不是阿多佳不够谨慎小心,实在是在他的认识之中,只有刚才和二狗对话的情况,才是最有可能出现的情形。

    耐心地等待了片刻之后,险山堡的堡门终于缓缓地打开了。

    “花径不曾缘客扫,蓬门今始为君开”。周士相脑海中忍不住冒出一句很污的诗句来。

    呵呵,杜老夫子生气地表示:诗非污诗,人是污人!

    “上!”龙尽虏大手一挥,周云台带着五个百总部的分遣队首先催马冲了过去。

    “不对,有诈!”看着快速冲进的登州军骑兵,阿多佳突然觉得哪里不对。

    是的,登州军的队列太过齐整了,完全就是任何时候都比较散乱的满虏兵比不了的。而且,他们过来的队列也太过安静,这和吵吵嚷嚷的满虏兵们也完全不同。

    可是,他还是发现得晚了!

    就在阿多佳突然高声大喊有诈时,最前面一支五十人的骑兵小队已经突然发力了冲到了堡门口,挥着雪亮的马刀劈向四周的守门满虏兵。

    “砰、砰、砰!”后面的士兵随即举起火枪对着堡墙上的满虏开始了射击。

    “快放箭!”阿多佳也反应了过来,招呼着身边的满虏展开反击。

    “嗖、嗖、嗖!”有些反应快的满虏闻令后,纷纷射出了手中的羽箭。不过,这些箭支全部都射在了堡外的空地之中。

    但是登州军的火枪却没有停歇,顺着冲过来的人越来越多之后,打向堡墙上的子弹便变得更加密集了,

    “快冲!冲进去再说!”周云台赶紧催促着手下的几个百总。

    轰隆隆、轰隆隆……,伴随着周云台一声命令,更多的登州骑兵冲进了险山堡内。

    “砰、砰、砰!”,“砰、砰、砰!”后面冲来的登州骑兵,也完全不甘示弱。他们举着犀利的火枪,很快便将堡墙上的满虏打得精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