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六章 求之不得
    “啪、啪、啪!”险山堡中央一座大房子内,虽然是大白天,但啪啪啪的响声却不绝于耳。

    难道又是满虏鬼子在白日宣淫?呵呵,还真不是。实情是萨那库在鞭打从九连城附近逃回来的敖勒多尔。

    “五百多人!五百多人啊!就这样让你丢了?说,你这仗怎么打的?东**到底了来了多少人?”萨那库一边挥着鞭子对着敖勒多尔猛抽,一边恼怒地吼叫着。

    “有六百人,哦,是三千人!”敖勒多尔其实根本没有弄清楚登州军来了多少人,他直接便被周云台带着的分遣队打得落花流水了。

    “三千人?三千人有什么怕的!东**那点战力,能怎么样?打不过,你跑呀!蠢货!”萨那库对着敖勒多尔后背又是一鞭,差点就没将他打翻。

    敖勒多尔这个牛录的满虏兵可是人人有马的,没想到打不过也就罢了,居然跑都没有跑脱,活生生让人家一举干掉了五百多人。萨那库觉得自己根本无法向豪格主子交代了。

    不行,这个场子一定要找回来!萨那库暗暗下定了决心。要不能就此事报仇雪恨,他这甲喇额真的位置可能也就要做到头了。

    “狗奴才,你说这伙东**正往险山堡来?他们有这么大的狗胆?”萨那库对敖勒多尔带回来的军情犹自不信。

    要说东江军的人偷偷摸摸的过来挖几个根人参,或是偷袭偷袭满虏控制下的小村庄,萨那库会信。不过,要说他们敢明目张胆地来打险山堡,萨那库无论如何也还是不愿意相信的。

    东江军要真有这份战力,又怎么会被赶到几个荒岛上去了呢?

    不行!老子要主动出击!如果就在这里傻等着东**来打,那会成为整个满虏八旗的年度笑话。萨那库很快下定了决心。

    “来人呀!先把这狗奴才给老子关起来!等老子杀光这伙东**,再回来收拾这狗东西!”萨那库恶狠狠地吼道。

    “走!”几个巴牙喇立时走了过来,将快被打成死狗的敖勒多尔拖了出去。

    至于敖勒多尔讲的什么敌军战术,萨那库压根儿就没有放在心里。

    在他看来,要论骑射的本事,明军连给满虏提鞋的资格都不够。更不要说又少马,又少装备的东**了。

    所以,他坚持认为,敖勒多尔这个蠢货,一多半的可能还是中了东**的圈套或是埋伏。

    在他想来,只要将探马撒远一点,不要中了敌人的埋伏。仅凭他手下的两千多满虏骑兵,就完全可以将东江军的三千多人打得哭爹喊娘了。

    留下一个五百多人的牛录看守老窝后,萨那库点起两千名骑兵,径直往九连城的方向而去。不出意料,他们将很快和龙尽虏的大军撞个正着。

    果不其然,申时还没到,便有探马前来回报,东南方向十里开外出现了一支明军骑兵的踪迹。

    “再探!”萨那库一边吩咐探马继续监视前来的明军,一边开始寻思交战的位置。

    萨那库带出来的全是骑兵,而且都是弓马娴熟的马甲,只要战场不过于狭小,他就能充分发挥己方骑兵的优势。

    他相信,只需要一轮骑兵冲锋和攒射,就能将这支来寻死的明军打得抱头鼠脑了。

    这十多年来,明军不就是这样败在自己这些大金勇士手下的吗?萨那库不由得自信满满。

    在萨那库得到明军消息的同时,登州军的探马也向龙尽虏报告了满虏的方位。

    “龙将军,满虏的骑射确实厉害,要不咱们先找个好的地方立阵?”一旁的张二虎好心地劝说道。

    虽然这登州军从主将到士兵都有些牛皮哄哄的,不过他们打满虏确实一点都不含乎,而且对他们这帮人也相当的不错。因此,张二虎忍不住将自己对于满虏的分析说给了龙尽虏。

    “没事,压上去!都是两个肩膀扛一个脑袋,谁怕谁!”龙尽虏说道。

    登州军现在要做的,便是主动向满虏发起攻击,彻底打出自己的军威士气。

    不过,考虑到满虏可能在登州军行进的过程中发动突袭,龙尽虏下令全军整顿队形,同时火枪上膛,随时做好战斗的准备。

    特别是张玉书的炮兵连,他们开始先是迅速进入整个军队的前阵。然后,全体炮兵都跳下战马步行,以便于在敌人突然袭击时,能以最快的速度架设炮阵。

    以炮对骑,在两军没有接触前,先对敌人进行炮火轰炸,一直以来都是登州军的惯用招数。打消耗战,从来就不是登州军的最优选择。

    两刻钟后,敌我双方的距离已经缩小到了五里的位置,在一望无垠的辽东大地上,眼力好的人已经可以清晰地看到对方的队列了。

    “停止前进!炮兵开始架炮!全体做好战斗准备!”龙尽虏果断地下达了立阵的命令。

    收到命兵的炮兵连开始在主官的带领下,选定炮阵位置,动作麻利地架设起迫击炮来。等下的这场战斗,仍将由他们首先打响。

    “主子,前面的明军停下了!”有探马跑到萨那库的马前报告道。

    “主子,这些明军还是怕了,开始修他们的乌龟壳了!”边上一个巴牙喇奉承道。

    “传令,全军冲锋,给老子一举打垮这伙明军!”萨那库下令道。在城外野地浪战,满虏以前可是从来没有怕过明军。

    等着明军来打自己,呵呵,萨那库真没想过。而且在这样一片一望无垠的原野上,明军根本不可能耍什么阴谋诡计。

    所以,萨那库也不想和当面的明军磨磨唧唧,他的战术简单直接,就是利用满虏骑兵的优势,冲上去打他丫的。

    “冲啊!杀光汉狗!”满虏骑兵得到命令后,纷纷催动战马,尘土飞扬地直冲登州军的位置而去。

    “嘚、嘚、嘚!”,“嘚、嘚、嘚!”两千人的满虏骑兵,队形排得颇为密集。战马跑开后,显得很有气势,就连几里外的登州军士兵都能感受数千双马蹄敲击地面的共振。

    “哈哈!来得太好了!老子正愁他们不主动攻击呢。”龙尽虏哈哈大笑了起来。

    利用自己炮兵的优势,先来上一通狂暴的炮击,正是龙尽虏求之不得的好事。

    很快,满虏的骑兵便冲入了迫击炮可以达到的两三里位置。为了保险起见,龙尽虏没有将敌人放得更近。他扣动了手中的短枪的扳机,下达了炮击的命令。

    虽然,将敌人放得更近,炮击的效果肯定还会更好一些。不过,考虑到是登州军首次在辽东和满虏大规模作战,身边又还有一个东江军的观摩团,龙尽虏还是决定稳妥为上,不去过分追求完歼敌人。

    “啾、啾、啾!”,“啾、啾、啾!”刺耳而又密集的迫击炮声再一次划破了辽东的天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