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三章 两方的代差
    来的这队骑兵是原来阿敏镶蓝旗的人。带队的人是豪格派到镶蓝旗中统兵的一个正黄旗牛录章京,名叫敖勒多尔。

    阿敏在迁安被莱州军俘虏后,镶蓝旗便被黑孩(黄台吉)交到了他的长子豪格手里。

    自从前不久一支一千多人的满虏军队突然没有了踪迹后,沿鸭绿江北岸一带的满虏都打起了精神。

    他们纷纷四处出动,一来是为了打探那支突然消息的军队,二来则是为了防范东江军发起的骚扰攻击。

    不过,敖勒多尔对东江军的所谓攻击颇不以为意。一帮丧家之犬,还能折腾出什么花样?

    至于说什么军队消失不见了,敖勒多尔觉得这帮家伙多半是跑去朝*鲜境内“打草谷”去了。

    所以,最开初探马来报,说南面有支骑兵正往险山堡方向去时,他还想当然地认为是走丢的军队又从南面回来了。

    经过好几拔的探马报告后,他才相信来的真的是一支明军军队。

    “走,随本主子去杀光这伙不要狗命的东**!”敖勒多尔自信满满地吼道。

    他刚来带领这个牛录不久,正需要带着手下的奴才立些战功,好巩固自己的威望和地位呢。没想到,马上便有明军上赶子地送上门来了。

    “前面地形咋样?”龙尽虏问几个探马道。

    “很平,一马平川!”一个探马回道。

    “哦。那得让大军停下来了。”龙尽虏自言自语地说道。

    他担心,自己这三千多骑兵一旦出现在满虏带兵的军将视线里,这伙满虏一准儿会调转马头拔腿逃了。

    “将军应对有方,对付这些满虏骑兵,还是得靠阵形。”一旁观摩团的张二虎奉承道。他还以为龙尽虏停下来,是要结成阵形对敌呢。

    “给我叫那个叫周云台的百总来!老子倒要看看,这小子有啥出众的本事。怎么会提拔得这么快!”龙尽虏对传令道。

    周云台随大军回到了浮山湾后,王瑞就将其下放到了骑兵营中担任百总。在几个月的训练中,他的这个百总部分表现得非常出色。

    这次实施朝*鲜攻略后,王瑞又将他这个百总部派入了龙尽虏的大军之中,让他们进一步的去经受战火的淬炼。

    “大汉至上,效忠将军大人!第二营丙百总部周云台将来报告!”不一会儿功夫,精神抖擞的周云台便来了龙尽虏马前。

    “前面有一支满虏军队,大约有五六百人。我给你五个百总部。给老子打垮这股满虏,你有没有信心?”龙尽虏问道。

    “报告龙主官!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遵命!”周云台挺直腰杆说道。

    “好!你可以再任意挑选四个百总部前去。”龙尽虏满意地点着头道。

    “报告龙主官,咱就带第二营的甲、乙、丙、丁、戊五个百总部去。”周云台心道,有了这等挣军功的好事,不想着自家营的兄弟,以后还不得被这帮家伙骂死。

    半刻钟后,周云台开始带着五个百总部,合计六百余人,在两个探马的指引下,迎着敖勒多尔这一支满虏骑兵而去。

    “主子,明军来了一支骑兵。差不多六百来人。”一个满虏巴牙喇回到骑兵队列中,向敖勒多尔报告道。

    “来得正在好!六百人,就敢来撩老子的虎须?这伙东**真是不想活了。传令给勇士们,加快马速,迎上去!”

    敖勒多尔听说迎上来的敌军只有六百来骑后,仿佛象受到了巨大的侮辱一般,当即便吩手下的满虏骑兵快马迎将上去。

    而在另一边,周云台也很是兴奋。

    半年前,他还是固安城里一个混吃等死的护院领班,没想到遇到忠贞伯王大人后,他很快便被提拔成了一支天下强军中的骑兵百总。

    而今天,他更是有了单独指挥一支六百多人的骑兵军队,和满虏骑兵来上一次硬碰硬的冲决机会。此时的周云台踌躇满志,顾盼自雄!

    由于双方都在快速推进,一刻钟不到,双方便进入了相距两里不到的距离。两边的战马都跑发了性。

    “弯弓搭箭!”敖勒多尔大叫了一声,首先从自己的箭筒中抽出一支轻箭搭在了弓上。其它的满虏闻令后,也纷纷挽弓搭箭,做好了射箭的准备。

    在进入一箭之地后,先对敌人来上几轮羽箭攒射,然后再拔马劈砍,正在是满虏骑兵对付明军骑兵的标准战术。

    后世被包衣奴才汉奸后代们吹得牛皮哄哄的所谓“关宁铁骑”,常常在满虏的这种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战术面前,被打得溃不成军。

    不过,老革命遇到了新问题,敖勒多尔这次遇上的是最悍不畏死、最善于总结学习的登州军骑兵队。而且,这支骑兵还由作战经验特别丰富的周云台指挥。

    周云台要奉送给敖勒多尔的,正是登州军骑兵的最新战术--龙卷风!

    “风!”周云台大吼了一声。

    “风!”六百名登州军骑兵同时齐齐一声暴喝,纷纷拿起身侧的火枪,开始装填第一枚子弹。

    “冲啊!”,“杀光对面的汉狗!”跑到相距三百步的距离后,满虏们叫喊得更凶,也做好了最后射箭的准备。

    “分!”冲在最前面的周云台又是一声大喊,率先拨马往满虏冲锋队伍的左侧而去。

    如同被突然拉开的拉链一样,登州军的骑兵一下子一分为二,一左一右向满虏军队的两侧而去。

    怎么搞的?这支明军的队形就这样轻而易举地被自己冲开了?敖勒多尔被突如其来的变故弄得哭笑不得。

    尼玛,说好的弓箭火枪对射呢?

    “砰、砰、砰!”射击确实打响了,不过没有满虏。

    登州军的队形转向后,他们就冲进了登州军分开的中间位置。这时的满虏骑兵位置变得十分尴尬,如果向前面射箭,只能射到空处。

    可是,要向两旁的明军射箭的话,就需要扭转身体,这在战马高速冲刺的状态下,几乎是很难做到的,至少也是几百人不能同时做到的。

    再说了,冲向两侧的明军和满虏军队相距都在一箭之外,满虏就是把箭射出去了,也未必能射到两侧明军士兵的战马身上。

    不过,登州军却能实现对满虏的大量杀伤,因为满虏还在他们的有效射程之内。

    这,就是两方武器和战术的代差带来的巨大优势!

    “砰、砰、砰!”,“砰、砰、砰!”,随着络绎不绝的火枪次第打响,一连串的满虏骑兵开始从奔驰的战马上掉了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