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一章 挑硬的打
    第二日,王瑞在浮山湾公事房大堂分别会见了刘之纶和孙元化。

    在亲切友好的气氛中,大明忠贞伯征东将军王瑞向二人通报了登莱各地发生的事情。反正大致的说法和给崇祯皇帝私信上讲的差不多。

    王瑞还将自己给皇上的奏报副本给两人看了一遍。王大人表示,缴获的银两已经悉数送往了京师,交给皇上充入了内库。

    不过,在登州还有白银六万两,因为个别军官统计失误,忘了上交,目前只能一分为二,劳烦两位老大人代为看管。

    至于给朝廷的奏章,忠贞伯的参随方文渊不忍两位老大人操劳,已经主动为其草就,只等两人签名用印即可。

    为了照顾整日为国操劳,忧心国事的两位老大人,登州军后勤处不但给每人买来了四个美貌的婢女,还有六个亲随仆妇。

    这些人将在军情处登州站负责人李天昊的指挥下,全力照顾好两位大人的日常生活。

    不过,刘之纶和孙元化在见到方元草拟的奏章后,都向王瑞提出了一个相同的疑问:忠贞伯,这满虏的首级在哪儿呢?你可不能用假冒的狗头去欺瞒朝廷!

    这王瑞将自己在登莱弄出来的大变动定性为满虏奸细、水师和士绅联合作乱,还信誓旦旦说斩获满虏奸细首级无数,可是这满虏首级说砍就能砍来的么。

    刘之纶还好一点,他是实实在在的见过登州军狂揍满虏的,算是相信登州军有此战力。而孙元化则是完全不相信,毕竟满虏又不是你王大人家养的猪,你想杀就能杀的。

    中午一起用餐时,两人终于忍不住了。和王瑞关系良好的刘之纶首先发问道:“忠贞伯,现今满虏已然出关,这满虏首级可去何处斩得呢?”

    “辽东啊!辽东可是应有尽有啊!两位大人想要多少,末将定为老大人们取来。”王瑞站起来,拿起一根柏木指杆,点着辽东的方向介绍道。

    辽海之上,确是有过一条船运送七八百颗满虏首级过来。不过,却被黄海清这个败家子炸沉在海里喂了鱼。

    所以,王大人要的首级龙尽虏还得重新去砍。不过好在已经装上了船,想来不久就该到了吧。

    王瑞忍不住想,如果能象后世那样,建上一个冷库,该有多好!需要拿出满虏鞑子首级时,从冷库里往外倒腾就是了。

    崇祯三年九月初八,三艘福船驶入义州北面的码头。黄海清领着一帮东江的军将进入龙尽虏所在的义州州衙之内。

    虽然来的都是西朝鲜海周边的各支岛军的中下层校尉,龙尽虏和林思德仍然很是热情的设宴款待。

    王瑞和龙尽虏等人做预案时,就分析过:这此占据东江各岛,形同土皇帝的将领们,在短时间内,是不会那么乖乖听话的。

    不过,王瑞也不想一昧的用强。不管怎么说,王瑞这个穿越者,对东江军的认识肯定是最深刻的。

    虽然后世网上的毛派袁派在各个论坛中吵得不可开交,关于东江军的看法也是五花八门。

    但王瑞以一个理性的现代人认为,东江军还是实实在在进行过许多抗击满虏的战斗的。当然,战争可能都算不上,最多也只就是一个游击战。

    这种战斗的效果,也是非常有限的。游击战那真有效,那阿富汗的目教圣战者们早就把美帝赶跑了。可是结果呢?

    虽然东江军在袭扰满虏的战斗中,有时打得很惨烈,不过王瑞也没有幼稚到,将这帮人就当成兄弟。

    这帮人欺压辽东逃民,杀人越货,和满虏暗通款曲的肯定也不在少数。

    说到底,东江军的这帮人,其实本质里最要维护的,还是自己的利益。

    因此,这次请他们来观摩登州军对满虏的作战,他们多半也是当成了笑话看的。能派一些自己的心腹小校和家丁过来,龙尽虏就已经高兴不已了。

    当然,不是说,就没有大人物想来,比如皮岛的毛承祚和黄龙两人,便很想亲自来看看。

    不过,因为袁贼杀毛帅求和的事还才刚过去没有多久,现在的东江军群体对登州、关宁和朝廷都没有了信任,所以他们也只派了三个心腹家丁前来观摩。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后,龙尽虏决定先探探这帮人的口风,了解一下这义州附近的满虏状况。

    “诸位东江军的兄弟,本将新来,对这辽东地面上的情形还不太了解,大家给兄弟我说说,这附近的满虏是一个什么情形?”

    “龙将军的意思是,要找满虏干上一仗?”东江军中一个胡子拉碴的大汉问道。

    “对,找这些畜生先干上一仗,让他娘的知道咱登州军也到辽东来了。大家说说,这附近的满虏据点都有哪些?”龙尽虏问道。

    “这可就多了!镇江、汤站、险山堡,这些地方满虏都不少。这江南面,永丰、朔州、大馆、龟城一带,也是满虏经常活动的地方。”另一个三十多岁的精壮汉子回答道。

    “龟城?这里可没有什么满虏了。好叫各位兄弟知道,这龟城,现在已经被我登州军占了。”林思德插话道。

    “哦,龟城都被你们占了?”一众东江军的将领尤自不信。

    “是的,定州、龟城、义州这个大城目前都在咱们手上。”林思德决定先给这帮人通报通报军情。

    叫东江军的人来观摩,说到底,就是为了夸耀登州军的武力。所以,有必要将登州军在这边的情形让这帮人知道,让他们比较清晰地知道登州军的实力。

    “大家就说说,哪个地方的满虏多点吧?咱找个满虏多的地方打。这要少了,打起来也不过瘾。大军出动,跑一趟也不划算。”龙尽虏直截了当地问道。

    东江军的军将们相互之间看看,都不说话,许多人脸上不由自主地开始露出鄙夷的神色来。

    尼玛,你好大的口气9要找个满虏多的地方打?沈阳就多,你丫的去打吧。

    不过,又有认真讨论事情的。刚才那个说话的精壮汉子,显然便是对这一片的情形颇为了解。

    他抓着脑袋想了一下后,说道:“要说这附近的满虏军哪里多,那肯定是险山堡了!怎么说,也得有两千多人吧。”

    “好!吃柿子挑软的,打仗,老子挑硬的。咱老子就打他娘的这个险山堡!”龙尽虏一拍桌子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