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章 美女城管
    “啊!”锦衣女子当即停下了手。

    “你岂说说,为何要当街打人?”孙元化快步走了过去。自从王瑞王大人到登州上任后,他可是好久没有处理过政事了。

    要搁平时,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孙大人是绝对不会搭理的。不过,经过近两个月的清闲之后,他是真的闲得蛋疼了。

    那知这女子却不惧他,拱了一下手道:“老丈有所不知,我浮山湾早有城管条令,任何人都不得乱倒垃圾。这黄二麻子已经违反三四次了。”

    王瑞听到前面有喝吵声后,急忙抬眼望去,没想到事件的主角却是她的妻室之一秦小靖。

    看来,这美女城管又在暴力执法了。王瑞那个汗呀,咱是上去呢,还是不上去呢?

    秦小靖到了浮山湾后,就一直没有事做。

    她呢,见李小芳和张北佳每天忙忙碌碌的,所以自己也想有点事做。她几次都向王瑞提出,要到军队中去,去参加军队的日常训练。

    不过,王瑞考虑到她马上就要怀孕生子了,所以便一直好言相劝。说实在话,王瑞可不认为让女人上战场是什么好主意。

    咱大汉民族,挺立千秋,难道是靠女人上战场拼来的?王瑞无论如何,都不允许这种情况在自己治下出现。

    来自后世的王瑞,倒也不是什么老古板,也不会认为自家妻室抛头露脸有何不妥。

    一番考虑之后,他决定将一些伤残退伍的老兵组织起来,再配上一些临时工,成立一个“城管大队”!而秦小靖,则被他任命为城管大队的队长。

    自从有了这个差事之后,秦小靖立即全身心地投入到了建设美丽整洁新浮山的宏图大业之中。

    一两个月后,在她和队员们的大力整治之下,浮山湾已经初步出现了整洁规范的新面貌。以前那些当街乱倒垃圾的,随地乱扔垃圾的,基本上都要绝迹了。

    不过,还是有少数老油条,就象这竹器铺的黄二麻子,趁着城管队员不注意,便会乱倒垃圾。这黄二麻子,光被秦小靖抓住,都是好几回了。

    “哦,好象他这乱倒垃圾确实不对。”孙元化点点头道。不过他想了想后,还是觉得这乱倒一下垃圾,便要当街鞭打,还是太过严苛刑罚了。

    孙元化抓抓头发,又问道:“这城管条令中,可有倒垃圾便要鞭打的条文?”

    “这,这……,没有。只能罚钱。”秦小靖有点傻眼了。

    以前遇到有人做得过了,她一生气打便打了。不过,倒也不会将人打伤打残,就是让人受点皮肉之苦,记个教训而已。

    有趣的事是,她是浮山湾最敬重的将军大人的夫人,从来就没有人觉得她这打人有什么不对。被打的人,也不会真正去介意。

    少数的人,比如这黄二麻子,知道这秦夫人心软,有时下不了狠心罚他们的钱,便干脆让她打两鞭子出出气算了。

    “初阳兄!老夫给你介绍介绍,此人乃是秦小靖,亦是忠贞伯新娶的妻室……”刘之纶赶紧过去介绍。

    刘之纶算是王瑞和秦小靖的媒人。对于秦小靖,他可是最熟悉不过的。

    “见过两位老大人!大人安康!”秦小靖见是刘之纶,立刻明白了眼前这人是谁,急忙弯腰福了一福。

    --0---0---小--说---xs.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小说推荐:

    -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哦,原来是忠贞伯夫人!”孙元化也客气地还了一礼。

    “小靖,你岂说说,为何不按律罚钱,而要私律鞭打?”刘之纶决定给秦小靖找一个台阶下。

    “老大人,老大人,请听小的一言!这不关秦夫人的事,实是小人之过。”黄二麻子赶紧磕头禀告起来。

    他是真的吓坏了,要是这秦夫人当众吃了挂落,以后那帮城管队的“黑皮狗子”还不得把自己整死啊!

    “老大人,是小的请求受罚的。本来这多次乱倒垃圾要罚银半两,秦夫人体谅小的贫穷,准许小人改受鞭罚。老大人切莫怪罪秦夫人。”黄二麻子哀求道。

    “哦,你原来是你这刁民生事。以后你可要遵守条令,共同维护这浮山湾的整洁。否则,秦夫人打你还是轻的。”孙元化决定和和稀泥。

    他本来就是闲得蛋疼,无事生事,一见事主是忠贞伯的夫人,当然不会当真去搭理这事。

    不过,大庭广众之下,王瑞王大人却是当了真。要建立起良好的秩序,首先便要从执法者自身做起。

    来自后世的王瑞知道,以非法的方式去维护一个正义的条令,最后这个条令本身便会受到人们的唾弃。具体例子嘛,请参照后清的en管大队。

    “诸位乡亲!请听本伯一言。”王瑞快步走了上去。

    “将军来了!”,“是将军大人!”,周围的人都激动地聚了过来,害得尹大弟带着亲卫队员紧张地挡住外面,不让过于热情的人群靠近。

    “本伯曾有城管条令,规定多次乱倒垃圾者当受处罚。不能交付罚金者,可责令其维护街面清洁。现城管队队正秦小靖,不按条令执法,以鞭代罚,已触犯我浮山湾官员管理条令。”王瑞正色说道。

    “啊!”周围的老百姓都大吃了一惊。这是要处罚秦夫人的节奏啊!

    “然,本伯新婚,小靖初孕,夫人此时不便受罚。王某恳请诸位乡亲,许某割发受罚,以为夫人代罪。还望乡亲共同维护我登莱的各项条令。”王瑞抱拳向四周一一环揖。

    “将军大人!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万万不可呀。”立即有听明白了的人跪下相求。

    “将军大人!万万不可呀!”,“万万不可呀!”周围的人纷纷跪了下来。

    “哥,是我错了……”秦小靖也过来拉住了王瑞。

    “我晚上再来收拾你!”王瑞拨开秦小靖,盯着她的俏脸低声道。

    “啊!”秦小靖俏脸一红,当即瑧首低垂着退了开去。

    “乡亲们的好意,本伯感莫不尽。然法不可废,任何人都当遵从。大弟,拿刀来!”

    王瑞接过尹大弟递上来的顺刀后,让秦小靖帮忙拉住,几刀划去后,终于将头发齐肩割下。

    “将军大人!”,“将军大人,公侯万代呀!”周边的百姓和士兵都感动得流下了泪来。

    “哥……”秦小靖也含着泪水,将王瑞的割下来的头发小翼翼地收了起来。

    刘之纶和孙元化神情复杂地看着这一切,心中感叹:真是世之枭雄,莫过于此!

    当晚,心怀感念的秦小靖终于放下矜持,将王大人一直要求的什么“老汉推车”、“吟猿抱树”,“丹穴凤游”统统一了一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