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九章 都爱粉目耳
    或许是因为心中有事,孙元化和刘之纶都吃得挺快。

    后面的一盘炒鸡蛋和目耳炒肉端上来后,他匆匆地夹了几筷子,便推托说吃饱了,然后生拉硬拽了刘之纶一起出去散步消食。

    王瑞也不去管他们,还是继续吃自己的饭。工厂大门外就有亲卫队的士兵守卫,还有如影随形的军情司特工在待命,王瑞一点也不担心两个老家伙会跑掉。

    话说,他们干吗要跑掉呢。就是跑了,又能干个啥?

    “看来,这人人都不喜欢吃黑木耳呀!”等两个老大人走出去后,王瑞一语双关地感叹道。

    “嘻嘻,都象咱哥一样,最喜欢粉目耳!”张北佳娇羞地红着脸打趣道。

    “粉目耳?”埋头专心吃饭的李小芳一头雾水地抬起了瑧首来。黑目耳她见过,还正在吃,可这粉目耳……她还真不知道是个啥!

    “傻姐姐,这粉目耳是……”张北佳附在李小芳耳边,低低地解说了起来。随着她的解说,李小芳的俏脸很快变得绯红。

    “死妮子!大白天的,小脑袋里尽想的啥?有这份闲心,你想想工坊的事情多好!”李小芳伸手在张北佳的脑门上弹了一下。

    “哥,她打我!”张北佳闪到王瑞一边撒着娇。

    “她打你,你就躲呗!”王瑞苦笑着当起了和事佬。

    “好!姐,那我就和你谈工坊的事。最近,你们纺纱厂每天送来的纱可是少了啊。都不够我这边织呢,每天下午刚过申时,就得准备下班了。”张北佳嘟着嘴对李小芳说道。

    “纺机不够呀!我也没办法……”李小芳苦着脸解释道。

    “怎么纺机会不够呢?”王瑞很困惑。这纺机不是一直就有在造的吗。

    “大哥这不是去登州了吗。无法组装。”两女回道。

    浮山湾用的“小芳纺纱机”,是细分成无数零件,在不同的作坊按标准规格制造的。送回来齐备后,再由马举亲自组织木匠组装。

    每一批木匠,都只允许组装固定的两个部件。这样一来,每一个木匠都只能接触到一个环节,不能了解到整个机器的全貌。

    马举正是用这样的手段,以达到最大程度地保守机器构造的秘密。不过,技术的扩散总是不可能绝对避免的,那就这样尽可能地延缓吧。

    不过,现在马举去了登州吃粉目耳。哦,是结婚。所以这组装机器的工作便就停滞了下来。

    哎,这些年来,大哥也是辛苦了。王瑞在心中叹道。

    “二妞,快过来!”,“姐,我在这里。”,“幺妹儿……”工坊车间外的小广场上,到处呼儿唤娘,一片欢笑。

    孙元化和刘之纶信走到一对母女面前,这个粗手大脚的女工正在给一个六七岁的女孩儿喂饭。

    这女人用了一个很大的海碗,装了满满的一大碗面片,大块大块的面块堆得象小山一般,里面还夹着些咸菜和五六块肉片。

    “哦,大家吃的真是一样的。”孙元化和刘之纶对望了一眼,喃喃地说道。

    女工挑出肉片喂这小女孩“二丫乖,以后去加入将军的哪啥汉儿团!中午,就可以到汉儿团去吃饭!”

    孙元化闻言后,很是好奇。汉儿团,这是个神马玩意儿?

    于是他微微一揖,客气的问道“这位大嫂请了!请问这汉儿团是啥?难道还管饭?”

    这女人一看孙元化衣着华贵,猜想是外面当官的过来。不过,见他讲话和气,便也不胆怯,笑着给孙元化介绍起这汉儿团的情况来。

    “就是在咱们这浮山湾做工、当兵人家的孝,只

    --0---0---小--说---xs.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小说推荐:

    -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要爹妈做事做得好,就可以去参加汉儿团!俺上个月就是优秀工人,这个月要再是,咱这二丫就可以进汉儿团啦!”女人说完后,脸上露出些得意的神情来

    孙元化一听,更加好奇了“哦!加入这儿童团,还有很多好处吗?”

    这女工脸上顿时露出本地人那种特有的优越感来,很是得意的说道“先生是外来的吧?加入这汉儿团,好处可是多着的呢。他们要训练,站立、排成排走步,这走着好有气势呢。”

    “入了这汉儿团,以后可以优先上学堂的呢。而且,这汉儿团,中午还管饭,吃得比俺们还好呢。这将军大人说的是啥?嗯,一切为了下一代!有时,这汉儿团还要给孝儿发鸡蛋!谁家的孝儿都想去呢!”女工开心地甩着一张肥脸,越说越兴奋。

    “哦!这忠贞还真想得远,想得开啊!”孙元化情不自禁地感叹了起来。

    “可不是吗?这王大人真是菩萨下凡呢。现在在咱这浮山湾做工的,谁不可劲儿的干呢!”这女人又絮絮叼叼的说道

    “娘,我吃饱了!”一旁的小女孩儿突然说道

    “你这孩子,咋才吃这么点呢?来,给你一个大白面!”这女人又从怀里摸出一个大白馒头来。

    不过,这小女孩却摇摇头,飞快的跑开了。

    “你家这孝儿,大白馒头都不吃?”孙元化插话问道。

    “吃的呢!说是上午王大人给她们发了汉家果,吃饱了,就不想吃了呗!”女工一边说着,一边捧着海碗狼吞虎咽了起来。

    了解到真实的情况后,孙元化再次变得沉默不语。就在昨天,他还在寻思着,什么时候找机会向朝廷送上一则奏章,争取将这王瑞降职罢官。

    可是今天,以他对登州军实力的重新认识,他确信:大明朝已经没有任何一支军队,可以直面王瑞手中大军的兵锋了。

    至于什么分化瓦解、什么明升暗降,在王瑞这个无法无天、随时不惜翻脸的将军面前,真要这样做,恐怕只会一次次地打朝廷的脸。

    再说了,人家现在还在为为国杀虏做准备,甚至不惜日夜操劳。孙元觉得,实在是没有去撩这老虎须的必要。

    “两位大人!可是嫌本将这工坊的吃食不好?”孙元化正在沉思之间,王瑞微笑着从后面走了过来。

    “非也非也!虽不精细,却也耐饱。”刘之纶笑着道。

    于是,王瑞便提议几人一起散着步回浮山湾的公事大院去。

    “初阳兄,可是觉得这里的街道有甚异样?”走在浮山湾的大街上时,刘之纶见孙元化好奇地东张西望着,便笑着发问道。

    上一次,他初到浮山湾时,其实也和孙元化一样,对这里的新鲜事物好奇不已。现在看孙元化也是这种刘姥姥进大观园的模样,心中的优越感不由得油然而生,爽得不要不要的。

    “很干净,很整洁!走在大街上的人都很有精气神。”孙元化评价道。

    哦,这一点都让他看出来了?呵呵,还有一样,你没有看出来吧。刘之纶决定装装逼。

    “初阳兄请看,这浮山湾的人走道,是不是和其它地方的人有所不同?你看,这所有人都是靠右行走的!”刘之纶指着人流道。

    “啊!”孙元化注意一看,好象还真是这样。

    两人正在说话间,突然听到前方一声娇喝:“黄二麻子!你又乱倒垃圾?过来,看本夫人不抽你几鞭!”

    只见一个锦衣华服的高挑女子,正对着一个邋遢瘦弱的汉子抬手欲打。

    “住手!”孙元化忍不住大吼了一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