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一章 只为报恩
    多谢伯爷!”孔有备耿仲明等三人又是一通磕头谢恩。

    “到平度州去吧。一应军饷粮食都由本伯调拔!让辽东的兄弟们都好好休养生息。”王瑞微笑着拍了拍孔有德的肩道。

    孔有德等人惶恐地望着王瑞,又瞄了一眼孙元化,见孙元化点头,这才又谢恩退下。

    尼玛,什么状况?咱们这巡抚标营,不在登州,调去平度州做甚?不过,想不明白归想不明白,命令还是得先接下。难道要学登州水师吗?那可是大大小小近五十个军官全部被杀了的。

    其实,昨天晚上,王瑞回到军营后,就对于杀不杀孔有德等人纠结不已。按他一贯的作风,肯定是先杀了再说,先把历史弄乱。

    话说,再乱,也乱不过满虏入侵中华吧?

    以王瑞的认识来讲,大明有任何一省,在一个实力人物的控制之下,都是可以阻止满虏鬼子最后窃据华夏神器的。

    别的不说,就说战国七雄之时,好象处于北面的赵国、燕国、秦国,其中随便一国都是可以任意吊打草原胡虏的吧。

    既便是内部打成一锅粥的三国时代,公孙瓒、曹操等人,也是把鞑虏们胖揍海殴过的。

    所以,控制整个山东省,现在便成了王瑞的一个重要目标之一。

    登莱现在他算是控制住了,可是以整个山东来讲,也不过只是占了一小半地域而已。可是,他王大人又盟誓要忠君爱国,这就不能明目张胆地去打下来了。

    因此,留下孔有德等人,到时来个驱虎吞狼,无疑才是最实际的选择。

    唯一没有参与今日王瑞就任典礼的,便是原登州总兵张可大。可大,字观甫,应天人。万历二十九年武举会试出身。

    张可大爱好学问,喜欢做诗,被称为儒将,在南京时曾救助过东林党人欧阳晖和刘铎,甚得东林党人推崇。

    他任浙江都司佥书,负责守卫瓜洲、仪真时,东林党大佬叶向高应召赴京,便亲去仪真见他,留下一个“此人不仅是良将,亦是良吏”的极高评语。

    不过这些事,王瑞都不了解,他前世又不是学历史出身的,哪记得那么多。他只知道这张可大,今天没有来参加他的就任典礼,不愿服从他这个忠贞伯的指挥。

    张可大便这样不知不觉地撞到了王瑞的枪口上,王大人还正愁着没机会来向登州的武将们展现一下莱州军的真实战力呢。

    于是登州大大小小的武将们,便在徐福的火枪队看押下,在半里开外,观摩了这场剿灭张可大的行动。

    疏散开总兵衙门周边的民户后,莱州军一个炮兵连用二十门迫击炮,给这些老派的明军军将演示了一下什么叫“炮火轰炸”。

    二十门炮,以每分钟十五发的速度,在五分钟的时间里,总计打出一千五百发炮弹,将整个总兵衙门炸成一片瓦砾。

    然后,一支一百人的火枪队,以不间断射击前进的方式,将逃出总兵衙门的张可大的家丁一扫而空。

    带着众人到达废墟之上时,徐福笑着说道:“诸位以为,天下何人可挡我军?有愿意用相同人数与我军一试身手的吗?”

    众军将闻言,皆不敢和他对视。开玩笑,这么迅猛密集的炮火,而且没有间歇,仿佛象下雨一样的,谁挡得了?

    --0---0---小--说---xs.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小说推荐:

    -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哦,看来是没有了?那就都好好听从我家大人的命令吧!忠贞伯不愿多杀武人。不过,如果有胆敢象这张可大一样不识趣的,那老子就成全他,让他们身死族灭!”徐福最后杀气腾腾地说道。

    好吧,大哥,我惹不起你,还躲不起吗?众军将纷纷低头不语。

    在降服武将的同时,潘大秋率领的工作组,也在登州府衙里开始了所有政务的交接。一句话,原登州官员,全部沦为事务性摆设。一切政务皆需遵从将军府民政司的指挥号令。

    送走石氏父子之后,王瑞在巡抚衙门设宴,为刘之纶和孙元化压惊。

    虽然这两天王瑞的疯狂杀戮,让他们都十分愤慨和痛心,但真到了酒宴之上,面对谦恭有礼得如同子侄的王瑞,他们又慢慢的打开了心结。

    既然,这家伙还不愿意撕破脸皮造反,还对咱们这么恭敬有加,那总还是有挽回的余地吧。

    其实最尴尬的是刘之纶,从巡抚官衙大门外进入大堂之后,他和孙元化是有过单独相处的时间的。

    愤怒的孙元化当即拉着刘之纶,责问他为何不加以制止。刘之纶老脸一红,难堪地辩解道:“孙大人不也没有制止吗?你这个登莱巡抚都制止不了,妨论我这没权没兵的监军!”

    孙元化又追问,为何不向朝廷禀报。刘之纶干脆将和莱州军并肩作战的整个经过讲了一遍。最后刘之纶才叹息道:“老夫非是贪生怕死之人,只为朝廷安危,只为与国留将耳!”

    一句话,刘之纶的意思是:他王瑞不公开造反,杀几个文官武将,咱们就懒得理他。至于说将这里的事捅出去,最后弄得朝廷要派了大军来直面天下无敌的莱州军,呵呵,这可是万万干不得的!

    再说,以莱州军的实力,可能半个月不到,便能打到京师城下了吧?为人臣子的,怎么也不能在自己手上整出这种弥天大祸不是?

    王瑞和莱州军已经用他们的行动,证明了他们是什么都敢做的。

    两个老夫子讨论大半天后,得出了一个靠谱的主意:还是以怀柔安抚为主。只要这王瑞去杀满虏,打贼寇,那就万事大吉!

    “来!两位老大人,今日受惊了9请满饮此杯!”王瑞举起酒杯向两人敬酒,礼仪甚为周全。

    “哼!今日你可杀痛快了?你岂同孙大人说说,你为何要杀这许多文官武将?说不出一个子曰,老夫可和你没完!”刘之纶将杯中酒一饮而尽,重重地放在桌子上。

    “哦,启禀两位大人!这剿灭满虏,肃清海内,都需要力往一处使,劲往一处用。某为登州总兵,这登莱的兵马水师,自然必须听从本伯指挥。如此方能三军令从一处,为吾皇守好登州东江一线。”

    王瑞振振有词地回答道。他又喝了一口酒,也不等刘之纶说话,又继续说道:“至于某为何杀这些文官,一来嘛,这些人只知文贵武贱那一套,一昧的对武将掣肘,方才使得我大明面对小小的满虏一直损兵折将!二来嘛,是为某那石家伯父出一口气。某初至登莱时,便蒙石家伯父照拂,此等大恩,如若不报,岂为人子哉?”

    “只为报恩?”看着正气凛然的王瑞,刘之纶和孙元化气得怔目结舌:尼玛,什么事到了你嘴里,就成了你有理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