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章 留下这个伏笔
    众人迟疑了片刻,终于有人带头站了起来。

    文官们战战兢兢地左右看看,再也不敢乱说话。血淋淋的教训就在眼前,谁愿意搭上全家性命出来争一口没来由的所谓硬气?

    一旁的武官们,更是感觉很复杂。因为他们的兵营昨天就已经处于莱州军的控制之下。这帮莱州军可是真的会杀人的。

    有擅自出营,不遵号令的,不管是军官还是士兵,都被莱州军用犀利的火枪毫不犹豫地射杀了。

    巡抚标营有一个千总,自恃勇武,带着十多个家丁骑着马想要冲出营去。结果十息功夫不到,便在莱州军的火枪齐射下,变成了烂肉块。

    哎,可惜了十多匹好马!

    更让他们害怕的是,莱州军什么情况对他们都不隐匿,就连登州水师不听号令,几乎所有军官悉数被杀的事情,也是有传首各营的。

    这些军官在登州久了,许多人和水师的将领也是颇为熟悉的。一看到首级,大家都相信,莱州军通报的情况没有一分虚假。

    这王瑞王大人,可是真的会大开杀戒的!

    就在他们以为这王总兵只是针对武人时,结果刚才对文官们的杀戮又开始了。这他娘的,完全就是铁石心肠的大杀神啊!

    不过,这些武将们,以前都没有少受这帮高高在上的文官腐儒们的气。现在王大人当着他们的面狂杀文官,让他们莫名其妙的竟然有了一丝快感。

    “诸位,无须为此紧张。只要各位遵从本伯号令,忠心大明,各位的身家性命,全都是平安无忧的。放心,本伯会选派军队,保护各位的家人和产业。”王瑞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道。

    不过,他这自以为优雅的笑容,在这些惊魂失魄的登州文武官员们看来,简直比魔鬼的面容还要可怕得多。

    你这哪是保护,是监视还差不多吧?

    “来,长洲!认识认识你的这些下属吧!”王瑞微笑着将一旁等候的潘大秋叫了过来。他已经被王瑞任命为登州的民政主官,负责所有的民政事务。

    “诸位同僚!这位潘大秋、潘主官,从今日起,就将担任咱们登州府的民政主官。希望登州府的官员们,都要听从他的指挥!来,过来拜见咱们的潘大人!”王瑞吩咐登州府的官员道。

    “参见潘大人!”原来登州府的官员立即齐刷刷地跪了下去。

    话说,不跪也不行啊。刚才不跪的,全部都被杀了!

    “免礼!”此时的潘大秋非常的得意。在辽东时,他不过就是一个不入流的破落小吏。没想到到了登州来后,居然可以指挥一大帮各个品级的文官。

    这他娘的,就象话本里讲的故事一般,妥妥的**丝逆袭啊。

    “世伯,此为小侄属下潘大秋,以后还望伯父大人多多指教才是。”王瑞又将潘大秋带到石崇文面前,让他拜见石父。

    “晚辈潘大秋、字长洲,拜见石府长辈,万望大人赐教!”潘大秋一看这石老先生,是自家老板也极为尊崇之人,急忙过去下跪行礼。

    “起,起来吧!”石崇文极为尴尬。虽然石父是极为圆滑的官场老油子,但王瑞突然玩出的这一场大戏,还是让他意外万分。

    --0---0---小--说---xs.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小说推荐:

    -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

    文官们爱玩心计,讲规制。遇到王瑞后,人家直接杀人。您老不是被人弹阂吗?好,我替您都杀了!

    石崇文看到在自己身前谦恭有礼的王瑞,心情复杂万分。

    当着监军和巡抚大人的面,肆意杀戮朝廷命官,置朝廷于何地?可恨的是,王瑞弄得好象他做这一切都是为了自己一般。看来,石家要不和这莱州军绑在一起,都不行了。

    后人看历史上的人,总以为文官做正直,多有气节。其实这都是一个假像。大明崩塌,满虏入侵之时,真正以身殉国的文人,有几个呢?一双手指都数得过。

    所以,了解历史的王瑞认为,用杀戮,是可以让孙元化和自己配合的。因为,看孙元化在历史上面对登州之乱的表现就知道了。

    因此,在杀光巡抚官衙的所有人后,孙元化已经明白了王瑞的决心。后来的林思德告诉他,可以当这是一场满虏奸细作乱,甚至也可以当这场杀戮没有发生时,他就彻底的软了。

    毕竟王瑞也没有扯旗造反。要以死明志吗?呵呵,林思德可是说了,敢死,等待孙元化的,便是勾结满虏、引发登州大乱的罪名。

    林思德还笑着问他:“如果孙大人和这登州的文武官员都因为满虏之乱,全部死光了,大人以为朝廷当作何解?”

    派大军来打刚刚威震天下的忠贞伯?别逗了,岂莫皇上和朝廷的面子挂不挂得住,可能也没有任何一支军队敢来吧。

    要将整个大明打成一锅粥吗?算了吧,还是拿登州的官员当炮灰吧。

    “孙大人!把标营的将官们,给末将介绍一下吧。”脸色惨白的孙元化正在回想着昨晚林思德给他做的一系分析时,王瑞笑吟吟地出现在他面前。

    “你!……”孙元化手指着王瑞,终于沮丧地放了下来。

    孙元化吃力地站起身,从武官队列中招呼出来了三个武将。孙元化指着一个满脸络腮胡子,完全不修边幅,脑袋大脖子粗的家伙道:“忠贞伯,这便是标营游击孔有德。”

    “啊,原来是孔将军?孔将军也是杀过满虏的啊。”王瑞感叹道。

    孔有德,不就是琼瑶那个老妖婆写的“还猪格格”他爹吗?不过,这时间的孔有德还没有成为大汉奸,他也确实和满虏鞑子们血拼过的。

    孙元化叹气道:“哎,他们是今年才来投奔我的。最早都是矿工,起事之时,也是极为惨烈。我当年听闻消息,也是扼杀叹息。这些辽民十多年来,颠沛流离,着实是一部血泪史呀!”

    孙元化又介绍了另外两人,分别是李九成和耿仲明。

    孔有德等人看向王瑞的眼光,都充满了崇敬,跪在地上着着实实地磕了三个响头,口中说道:“伯爷斩了那许多满虏,替咱们辽民报了这血海深仇。以后还望伯爷多多指点,末将也想象伯爷那样多杀满虏!”

    看着三个后来投降满虏的大汉奸,王瑞皱起了眉头。心道,咱老子,是不是现在就把这个家伙杀了算了?

    犹豫了一嗅儿,王瑞还是决定按之前的构想行事,留下这个伏笔。

    他扶起孔有德等人道:“都起来吧,你们也是不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