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八章 重情重义
    “老爷,公子!门外来人求见。”在忐忑不安中,石府管家进来报告。

    “是王大哥来了?”石达一下子站了起来,心情很是激动。

    “绘之,听康伯说。”石父制止住了儿子。他宦海沉浮多年,看多了人走茶凉的场景,所以不太认为王瑞会真的上门拜见。

    说到底,当初他帮王瑞,也是为了自家的利益。现在人家一个手握雄兵的伯爷,凭什么来拜望他一个致仕的官员?

    虽说这大明文贵武贱,但也没有到这种地步吧?其实从邸报上讲的关宁军的动向来看,嗅觉敏锐的石崇文已经觉察了大明军队的军阀化倾向。

    所以,他对儿子的激动很不以为然。在他看来,石绘之还是不太了解人情世故。

    “这是来人的拜贴!”管家石康急忙将手中的拜贴递了上去。

    “石府尊堂:世侄王某正威今赴登州就任。欲一睹尊颜,以求教诲。万望拔冗赐见!王瑞。”

    石崇文看完,脸上立时泛起一片红晕,他激动地吩咐管家道:“快,开中门相迎!”

    然后,石父又转头对石达道:“你也去前门相迎!”

    看到儿子欢天喜地的跑了出去,石父又吩咐身旁的家仆道:“让厨房快快准备晚膳,有尊客到访。叫夫人和几位公子也过来。”

    “好嘞”家仆答应一声,乐颠颠地跑了出去。一路跑还一路想,今天来的是何人呢,怎么老爷会如此重视?

    这其实是因为王瑞的到访,实在是太出乎石父的意外了。而且王瑞在拜贴中,根本就没有提自己忠贞伯征东将军的身份,完全是纯纯粹粹地以世交晚辈自居。这就让致仕后门前冷落鞍马稀的石大人分外的感动。

    啥叫重情重义之人?这王瑞王正威便是啊!

    “绘之贤弟!可还认得为兄?”王瑞一袭儒衫月牙白袍,对着大门口的石达微微拱手作揖,显得极为亲近熟悉。

    “正威兄,你可来了,愚弟盼兄长久矣!来,快快入内。”石达快步走了过去,搀住了王瑞的手臂。

    “绘之贤弟,这科举之路可是顺遂?”王瑞笑着问起了石达的学业。

    “虽有及第,不过,仅在孙山之前耳!”石达也笑着回答。

    “恭喜贤弟,贺喜贤弟!怎么也不派来到浮山湾通报为兄一声?也好让为兄前来讨杯水酒?”王瑞嗔怪地问道。

    “哎,非是绘之忘记了几位兄长。实在是家父致仕后,情绪甚为郁结,小弟不敢轻易远行。故此……”石达叹着气,将石父致仕的事说了一遍。

    “哼,东林奸党!某当为世伯一展胸中郁气!”王瑞愤怒地说道。

    “哈哈,那敢情好。”石绘之打着哈哈笑着回道。

    他是官宦世家子弟,对官场中事也是颇为了解的,他可不认为王瑞真的会因此去找那些登州府文官的麻烦,而还仅仅是为了给自家父亲出口气。

    “贤弟可知,这排挤弹阂伯父的,都有哪些人等?”可是,他没有想到王瑞却是当真了。

    王瑞正要找借口清洗登州的文官呢

    --0---0---小--说---xs.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小说推荐:

    -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送上门来的借口,他岂能不要?

    有了为石父出气的借口,他王大人又可以光明正大地杀文官抄家了。这样既可以抄没这些人的家资充作军用,又可以为王瑞集团彻底控制整个登州府扫清障碍,何乐而不为呢。

    “哦,那小弟便给兄长说说。这些人有,登州去年新上任的知府周礼文,还有……”石绘这一口气说了六七个人的名字。

    他倒是随口一说,却不知这些人第二日便全部身死族灭。事后石绘之得知消息,也是后悔不已。

    他实在没有想到,王瑞所谓的为自己父亲出口气,竟然是将所有有牵连的官员全部抄家灭门,甚至男女老幼都不放过。

    这样一来,他石家就彻底地站到了登州官员文人的对立面,不和王瑞的集团站在一起都不行了。

    两人说说笑笑地来到正堂前时,石父和石母已经带着石达的兄弟姐妹在台阶前迎接了。所谓通家之好,这便是最隆重的礼节了。

    王瑞不禁想起自己和马举、潘学忠几人第一次来石府时的情形。那时他们为了求得一官半职,只在书房里见了石父,小心翼翼的,大气都不敢出。

    想不到,一别经年,再来时,竟然有今日之盛。

    “世侄王瑞,拜见世伯世婶!祝尊长安康!”王瑞收起乱飞的思絮,跪在台阶下拜见了石崇文。

    “贤侄有心了!快快请起!”石父老怀大慰,急忙让石达将五瑞扶起。

    进得堂来后,石父又让自己的其他儿子和女儿过来拜见王瑞。

    中国古代的所谓通家之好,其实就是这样的。好到可以登堂拜母,见双方的兄弟姐妹。

    待王瑞坐定,石父又详细地问了王瑞此次北上勤王的事情。王瑞也不隐匿,老老实实地讲述了一番。

    莱州军北上勤王的事,在训导司和军情司的多渠道宣传之下,在登州早已是人尽皆知。不过,市井传言,毕竟没有当事人亲口说来逼真。

    英武的王瑞立如松、坐如钟,娓娓道来之间,石家的几个年轻人看他的眼光中已经满是崇敬。

    特别是石达的几个姐妹,看王瑞的眼睛中早已挂满了星星……

    说话之间,时间过得飞快,很快便到了饭点。于是,石父便邀请王瑞入席。

    酒足饭饱之后,王瑞又邀请石父和石达次日已时参加自己的到任典礼。待石氏父子应了,王瑞这才拜别而去。

    望着王瑞离去的挺拔背影,石母瞄了瞄一旁的石家长女,突然低声道:“今日怎生忘了问问这正威可曾婚配?”

    “哦。这事,老夫怎能轻率发问?”石崇文皱着眉道。

    他的心思完全和夫人想的不一样。他考虑的是,这王瑞为啥要邀请自己参加他的到任典礼。所以,从古至今,这男人女人,永远都不在同一个频道上。

    石绘之送走王瑞,刚回到自己的房间,正要寻本书看,他母亲便叫了丫环过来传他过去说话。

    “我母亲大人传我问话?”石绘之有点好奇,母亲找自己去,能有什么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