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七章 要造反吗
    “着令:打开大门,跪迎大明忠贞伯、征东将军王大人!”王瑞来后,何汉军拿起一个铁皮喇叭对着巡抚官衙大门吼道。

    喊了三遍之后,大门还是紧闭不开。何汉军凑到王瑞身边问道:“大人,这帮人不开门啊,怎么办?”

    “炸开院门!冲进去,控制住里面所有的人。有胆敢反抗者,杀无赦!”王瑞命令道。

    何汉军一招手,火枪队立即向巡抚官衙墙头的标营士兵开了枪,将守在墙头的人一扫而空。

    随即,一个爆破手抱着一个炸药包冲了过去。他将炸药包放在门槛下后,便拉着引火线往后跑。跑出四五丈远,他再点燃引火线,继续跑向大队这边。

    “轰!”随着一声巨响,整个巡抚官衙大门便被炸掉了,甚至连旁边的院墙也被炸掉了好几丈宽。

    “捉拿满虏奸细,有反抗者,杀!”王瑞拔出长刀喝道。

    “冲呀!捉拿满虏奸细,绝不放走一人!”何汉军随即指挥着一个把总部近五百名士兵冲了进去。

    “砰、砰、砰!”巡抚官衙内随即枪声四起。所有手拿兵器的人,无论是士兵还是孙家家仆,全部都被莱州军用火枪打翻。

    细细搜查了大院一番,确定没有隐匿之人后,王瑞才在陈松和亲卫队的护卫下进入看押孙元化的后院正房。

    这孙元化热衷于玩火器,别一不小心玩鹰的被鹰啄了。比如,要是有人躲起来,对着王瑞来上那么一枪?

    “孙大人!别来无恙乎?”王瑞微微拱手一揖,脸上带着优雅的微笑,让人如沐春风。

    “你,你是何人?要造反吗?”孙元化惊恐地喝问道。

    “孙大人真是眼界太高!本人乃是大明忠贞伯、征东将军王瑞是也!孙大人难道不知本伯今日到任乎?”王瑞仍然满脸带笑。

    “你,你是王总兵!这,这是怎么回事?”孙元化听到是王瑞,心情平复了许多。

    通过朝廷最近的许多邸报,孙元化已经从字里行间知道大明出了个一战封伯的将军。其火器之犀利,天下无人能敌。

    作为一个热衷于火器研制的狂热粉,孙元化还指望着见识见识莱州军的火器呢。

    “本伯奉圣天子令,前来登州赴任总兵一职。不曾想部分水师将官和标营军官,竟然勾结满虏奸细,拒不听从本伯号令。是以……本伯不得不下令肃清奸细和叛匪。孙大人放心,不出一个时辰,定可以还登州城一个清宁。”

    王瑞笑着看着孙元化,正气凛然地说道。

    什么?水师,标营!这些营伍不归你王瑞王大人管吧?还有什么满虏奸细,你这打进巡抚衙门就为了捉所谓的满虏奸细?不要太扯,好不。

    “你,你……,你这是要造反吗?”孙元化气得全身发抖,颤颤巍巍地指着王瑞逼问。

    “孙大人言重了。造反可不是这样的。某要造反,第一时间要杀的人便是你孙大人啊。”王瑞嘴角挂着一抹戏谑之色,淡淡地回道。

    “陈松,将孙大人的家仆家丁带过来,给孙大人展示一下造反是什么样的吧。”王瑞转头吩咐着陈松。

    片刻功夫之后,八个孙家的家丁仆人便被带了进来。

    “老爷,救命呀!”,“救救我们吧!”,“

    --0---0---小--说---xs.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小说推荐:

    -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军爷饶命呀!”孙家的家锻仆人都哀求了起来。

    刚才在外面,血腥的杀戮早已唤醒了他们。他们不再是可以依仗巡抚大人的威势压人的亲随。在这些凶神恶煞的莱州兵面前,他们不过是随时可以碾死的小蚂蚱。

    “将这些满虏奸细全部斩杀!”陈松一声令下,六七个士兵当即扑了上去,对着跪在地上的孙家家锻仆人就是一通劈砍。数息功夫之后,这些人便当着孙元化的面,被砍死在血泊之中。

    “大人,造反是这个样子滴!哈哈。孙大人,还想想奏章要如何写吧。”王瑞哈哈大笑着,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保护好孙大人,将巡抚衙门内的奸细全部斩杀!”陈松对何汉军吩咐一声后,也跟着走了出去。

    一刻钟后,巡抚官衙内一百三十一人,被杀掉了一百三十人,仅仅留下孙元化一人。

    亲眼目睹这一场残酷杀戮的孙元化呆如木鸡,最后一下子晕倒了过去。

    “保护好石家了吧?”走出巡抚官衙后,王瑞问身后的陈松。

    “李仁军带了一个把总部去的。放心吧,大人!万无一失!”陈松报告道。

    虽然最近这一两年交往减少了,但其实登州石家和王瑞及莱州军,都可谓渊源很深。

    王瑞马举带着辽东逃民初至登州,便是这石家帮着报功请赏,才让王瑞出任浮山前所千户官的。

    后来,王瑞有好几次立下战功,也是主要通过石家出谋出力,才使得王瑞一步步的升迁至参将的位置。

    一路以来,石家对莱州军和王瑞的照拂可说是最大的,甚至比起潘家也不妨多让。如此重要的人家,王瑞当然得吩咐人重点保护。

    “带上一千两白银。我得去拜会拜会石家伯父和我那绘之兄弟。”王瑞吩咐道。

    今天满城的枪炮声,以及士兵跑动的脚步声,将石府所有人都吓了一跳。不过,好在没过多久,便来了一支数百人的军队,说是奉忠贞伯的军令前来保护石家阖府的安危。

    “军爷,我那王兄弟可是到登州来了?”石绘之询问李仁军道。

    “回公子的话,我家将军确实已经来了。现在恐怕还有许多杂事要处事。想来,用不了多久,公子就可以见到我家将军了!”李仁军客气地回道。

    石家家主石崇文,官至登州同知,为人一贯低调务实。因其厌烦东林党人的空谈阔论,向来为登州的东林系文官不喜。去年受同僚排挤弹阂,目前已经告老离任,赋闲于自家府上。

    作为官场中人,虽然离任,官场上的同科同年还是不少。所以,王瑞王大人一战封伯的事,石家人也早已知晓。

    不过,石父更多是把这层关系当成一种利害交往,颇为放在心上。如今王大人简在帝心,正是风头正健之时,石父可不认为王瑞还会再对石家有多好。

    但是,石绘之则不一样,他不但和王瑞马举等人很是聊得来。这些年人也一直未曾断过书信往来。现在听说王瑞前来登州赴任,便一直期待和他们再次相见。

    看来,这王瑞王大哥,还是很重义气。这不,登州一有混乱,王瑞便首先派来一支军保护石家。

    对于王瑞这个故人来访,石绘之充满了期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