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八章 一家奇葩
    “啊!”第二日卯时,房间里还有些暗,折腾一晚的王瑞醒了。

    “嗯,压死我了。”王瑞将张北佳压在自己身上的雪白大腿拿开,挣扎着坐了起来。

    “哥,你这么早就起来了?都不多睡一会儿!”刚起床出来的李小芳很意外,怎么哥就这么早起来了呢?

    该不会……不会是对佳儿不满意吧?嗯,等下得问问这丫头!

    “我得去军营。以前天天都去的嘛!你最大,那个……你就带了她们吃早饭吧。我得在军营和我的士兵们一起吃早餐啦。”王瑞安排完,出门带上亲卫走了。

    勤王回来后,王瑞就是天天一大早去军营里和士兵们一起训练的。

    “大汉至上,效忠将军大人!”在往军营的路上,所有在大街上执勤的士兵,都纷纷向王瑞举手致礼。

    “嘿,兄弟,你说,咱将军怎么新婚了,都不多睡一会儿呢?”一个小兵悄悄问另一个同伴道。

    “将军大人舍不得咱们这些兄弟呗!”另一个士兵说道。

    “狗蛋儿,二毛!嘀咕啥呢?这将军的私事,也是我们这些当兵的可以去乱谈论的?!再嘀咕,老子罚你们倒一个月马桶!”巡逻过来的何汉军骂道。

    意外的不只是狗蛋儿和二毛,兵营中的将士们也一个样。这将军大人,娇妻美妾好几个,也不陪着,刚结完婚,就来军营了?

    等王瑞来到今天跟训的小队长,小队长刘老三惊喜万分:“早上好!大汉至上,效忠将军大人!”

    “兄弟们,快过来,看看谁来喽!”刘老三声音分外欢快。

    “将军大人!”,“将军大人来喽!”一百多个士兵撒丫子般地冲了过来。

    “哈哈,臭小子们!你们,都赌输了吧?等下训练结束,就交钱哈。一人五文。”刘老三相当的得意。

    这帮小子,还说将军大人今天早上不会来跟训了呢。哼,昨天早上将军大人还下了小队呢,要赌也不知道研究研究赌局!

    这不,将军大人,不就来了吗?

    浮山湾公事房正堂内,潘父刘之纶和李老秀才三个长辈正襟危坐,等着王瑞带了三女前来请安敬茶。

    “义父大人、三位长辈,媳妇儿给您们请安了!”在李小芳的带领下,三个新娘子在正堂奉茶请安。

    “好好,好!”,“都起来吧!”三个老人都非常满意。嗯,看来三个孩子都挺孝顺。

    只是,王瑞这小子呢?跑哪去了?

    三位老人、外加潘学忠,眼睛都齐刷刷地望向了马举。可怜的马举一脸懵懂:都看着我干吗呀?

    “嘿、嘿,那个,那个正威呢?”潘父首先问道。他现在是男方家长,这自家孩子不合礼仪,肯定得他主动先问。

    “回父亲大人的话,我哥、相公一大早去军营了!”李小芳拱身回话道。

    “这小子!”,“看他回来,我怎么收拾他!”马举和潘学忠骂道。

    “嗯,看来,这就是正威能这么年纪轻轻,便有此成就的原因吧!”潘父感叹道。

    半个月后,特意北上参加王瑞婚宴

    --0---0---小--说---xs.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小说推荐:

    -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的潘氏父子,扬帆南去。这次浮山湾一行,彻彻底底让潘父看清了王瑞和莱州军的巨大实力。

    密密麻麻的巨大工坊,高耸入云的烟囱,紧张而又忙碌、仿佛机器一样的流水线,给了潘父太大的震撼。

    这个儿子几年前认识的卫所千户,就这样华丽丽地蜕变成了正一品的挂印将军,圣上亲封的忠贞伯,手握天下无敌的强军!

    或许这就是缘份,或许这就是潘家富贵长久的机会。潘父决定,回去宁波后,便要将潘家家主的位置交到潘学忠手上。

    现在潘氏家族的所有收入中,来自于潘学忠的业务收入,已然占到了总收入的九成。

    而这笔收入,却是非潘学忠经手不行。换了别人,这浮山湾的人也不会认呀!莱州军,便是潘学忠的后盾。

    这家主之位,他不做,谁能做?

    “大哥,咱们商量商量?我有一个构想,那机枪,可以不先造。这个东西虽然好,但是有了现在的火枪和迫击炮,我们已经能够暴打任何对手了!不过,咱们还缺一样东西……”

    这天吃过午饭,王瑞筷子还没有放下,便开始了和马举的午餐会。

    中午和马举一起共进午餐,一大家子人吃吃喝喝,然后两个男人再讨讨论论工作,是王瑞和马举一天中难得的休息时间。

    “缺大炮!”马举也放下筷子道。

    “对,咱们最缺海上用的大炮!”王瑞强调道。他知道,在这个时代,欧洲诸国的舰炮发展,已经超越大明了。

    幸好,现在有了王瑞,他对大炮的结构也非常的了解,正好可以迎头赶上。

    “大哥,妹妹再给你添点饭?”李小芳在一旁提示道。她性格温婉,很得马举夸赞。

    “吃好了!我们还是先谈正事吧。”马举笑着道。

    “哥,你还让不让人好好吃饭呀!”张北佳嗔怪道。

    “大哥!这造炮呀,铜最好。咱们大明呀,或者说山东附近吧,铜矿真的少。其实最好去拿下的铜矿,是朝鲜的铜矿。对,还有铁矿!”王瑞说明道。

    “二弟的意思是打朝鲜?上次咱们那样打一下,倒是没啥。不过,要是真去占一块地儿的话……”马举有点迟疑。

    “没事!这高丽棒子就是废材。咱们想咋打就咋打!谁他娘的要是去朝鲜都打不赢的话,咱们把他一撸到底!哈哈!”王瑞笑着道。

    “哥,又要打仗了呀?让我去吧!”秦小靖一听打仗,顿时就来了兴趣。

    “你呀,就好好呆在家里吧。咱莱州军,可不缺打仗的人c好练练骑马吧。不过你那马中芙蓉的‘马蓉’,可不要骑了哈,容易劈腿!”王瑞笑着安慰她。

    要说咱们王大人现在的三个妻子中,估计秦小靖是最郁闷的人了。

    她以前一直呆在军中,现在突然闲下来,成了将军府的太太,这就让很好动的秦小靖有点不太适应。

    至于李小芳和张北佳,呵呵,受王瑞的影响,她们婚后第七天,便重返工坊上班去了。

    说起来,王瑞这一家子,也算是奇葩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