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一章 以身相许
    当日黄昏,王瑞和秦小靖正在吃晚饭。

    张二走进来报告道:“大人,查清楚了。这狗贼就是一个为了女人做傻事的蠢货。”

    “哦,说说!”王瑞和秦小靖都来了兴趣。

    “被我们莱州军杀死的那个女人,也不是他的娘子,而是她的姘头……”张二一五一十地将曹宇和姚晨儿的狗血事讲了一遍。

    “妈的!这些白莲花,圣母婊!竟然因为这样的起因来刺杀老子!”王瑞听完后,颇有些哭笑不得。

    看来,这在古代,不但有各种各样的腐儒,也有和现代一样有各种各样的圣母婊和白莲花。

    对于这些人,王瑞没有多的话,只有一个字:“杀”!

    当日晚间,曹宇以及他的家人,合计六口,尽数死于莱州军的火枪之下。他家中的粮食银钱也全部被抄没。房子家具,日常用品,则被分给了提供他家消息的邻居和熟人。

    处理完这桩突发的狗血事后,接下来的十来天时间里,王瑞便变得很是悠闲。

    他每日上午看完各骑兵队送回来的报告后,便可以由秦小靖和小珠儿陪着吹牛打屁儿了。

    “姑爷,再讲个书生和女鬼的故事吧?”小珠儿又是期待,又是害怕地提议道。

    这些时日,王瑞都呆在迁安州衙里。闲得无聊时,他便将前世看过的聊斋故事拿出来,和她们海吹一气。

    “还讲鬼故事呀?珠儿,你就晚上想起不害怕?”秦小靖想起晚上小珠儿给其它女护卫讲故事的情形,不由得有点头皮发麻。

    想想吧,夜深人静之时,几个女子窝在被子里,露出一双双大眼睛,听一个女孩儿讲什么狐狸精吃人勾引书生的事,这得有多刺激?!

    “啥故事都不讲,又没得啥子好处!”王瑞学着小珠儿的石柱话的口气说道。

    “姑爷,这不是无聊嘛!你不无聊呀?”小珠儿狡黠地笑着道。

    “死丫头!哥,讲个不吓人的吧?”秦小靖提议道。

    “好吧。那讲个什么呢?讲个小兔子的故事吧?”王瑞想起自己前世在酒楼里听来的一个故事。

    “好也!”,“好也,姑爷快讲!”小珠儿的记心特别好,王瑞讲的故事,她都能差不多都能记下来。

    然后,晚上睡觉前,她就可以拿着王瑞讲的故事,在一众担任秦小靖“护花使者”的白杆女兵们面前得瑟了。

    “有一只白兔,她生了一只小白兔。等到小白兔长大后,有一天她便叫小白兔出去采蘑菇。于是,小白兔就带了篮子出去了。不过,走到外面后,她突然把去采蘑菇的路忘记了。”

    “哪怎么办呢?”小珠儿问道。

    互动得很好嘛。王瑞瞄了她一眼,继续说道:“这个时候,从路边蹦蹦跳跳出来了一只汹兔。小白兔就问他:‘汹兔呀,汹兔,采蘑菇的路怎么走呀?’汹兔白眼一翻说道:‘为什么要告诉你呀?除非你陪我睡一觉!’好吧,小白兔便和汹兔睡了一觉,顺利地找到了长着蘑菇的地方。”

    “小姐,这汹兔好坏!”小珠儿小脸红扑扑地对秦小靖说道。

    “可是,找到蘑菇的小白兔却忘记如何采了。还好,这时候,从一旁蹦蹦跳跳出来了一只小麻兔。小白兔就问他:‘小麻兔呀,小麻兔,这个蘑菇如何采呀?’小麻兔翻着白眼说道:‘为什么要告诉你呀?除非你陪我睡一觉!’没办法,小白兔只好和小麻兔也睡了一觉

    --0---0---小--说---xs.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小说推荐:

    -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然后,顺利地把蘑菇采到了。”王瑞接着说道。

    “然后,当然是回家了。可是走到半路,小白兔却忘记回家的路了。正在为难时,蹦蹦跳跳出来了一只楔兔。小白兔就问他:‘楔兔呀,楔兔,这个蘑菇如何采呀?’楔兔翻着白眼说道:‘为什么要告诉你呀?除非你陪我睡一觉!’没办法,小白兔只好又和楔兔睡了一觉。然后,她终于回家了。”

    “这小白兔真笨!”小珠儿嘟着俏皮的小嘴说道。

    “嗯,是有点笨。”秦小靖也点着头道。

    “一个月之后,小白兔怀孕了!又过了一个月,这只小白兔生下了一只小小兔。好了,现在我问你们,这只小小兔是什么颜色的呢?”王瑞最后发问道。

    “什么颜色?”两个美女歪着脑袋想了起来。

    “汹兔?”小珠儿首先问道。

    “不是!”

    “小麻兔?”小珠儿又问道。

    “不是!”

    “楔兔!”秦小靖也说出了自己的答案。

    “不是!”

    “小白兔!”秦小靖也有点头晕了。

    “不是!”

    “告诉我们嘛,姑爷!”小珠儿摇着王瑞的膊胳说道。

    “哥,告诉她嘛。”秦小靖也在一旁劝道。

    “真的想知道?”王瑞得意地笑了。

    “快说嘛!”两人一起催促道。

    “为什么要告诉你呀?除非……”王瑞将最后那一个“非”字的声音拖得老长。

    “姑爷,你好坏!”小珠儿的小脸首先红了。

    “哼,不理你了。”秦小靖拉着小珠儿,羞红着脸走了。

    “嘿,嘿!你们现在是护士也!有没有一点职业精神?我要投诉!”王瑞在原地苦笑了起来。

    在王瑞受伤的这些天里,明军的攻势进展得很是顺利。滦州和永平先后在孙承宗的指挥下收复。

    而莱州军的骑兵队,收获也特别丰厚。被其他明军打败打散的满虏和鞑子军队纷纷向北逃命。正好给了四处扫荡的莱州军骑兵机会。

    十多天下来,莱州军骑兵先后消灭逃亡的敌军三十多股,斩获敌人首级千余级。把王瑞之前卖掉的又补了回来。

    钱财粮食也缴获颇多,王瑞最渴望的战马也抢回来一千多匹。每天听着这些缴获报告,又有佳人相伴,王瑞觉得生活是如此的美好!

    这一日午后,王瑞觉得伤口处的疤好象完全结上了。作为一个几乎两三天必须要洗一次澡的人,他终于受不了了。准备叫秦小靖来给自己把绑带拆了。

    “哥,跟我进房一下。”王瑞还没有开口,秦小靖却先说话了。

    好吧,进房就进房吧,同房我都不怕。王瑞跟着走了进去。

    “脱衣服。”秦小靖掩上门道。

    “脱衣服?”王瑞有点傻眼了。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脱衣服,这是要干啥?

    “哥,把衣服脱了吧。”王瑞刚在床边坐定,秦小靖又提醒道。

    “这,这样不好吧?小珠儿她们还在外面呢。要不,晚上……”光天白日的,那事儿,还是晚上吧。

    怎么这小靖这么主动了?姑母的诫条也不顾了?王瑞在吃惊的同时,心中忍不坠是有那么一点点……小小的窃喜!

    这伤受得值呀!喏,秦小靖都要以身相许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