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章 非专业刺客
    “不好!大人,出去了!”

    枪声首先惊动了坐镇迁安州衙的亲卫营主官陈松。他第一时间便想到在外面逛街的王瑞,是不是遇上了刺杀。

    “你!去,去通知陈铭陈主官全城警戒!甲小队留下防守州衙,其它人跟我来!”陈松马上作出了安排。

    半刻钟不到,陈松便带着全副武装的一百名亲卫队士兵,寻到了王瑞等人。

    “立即封锁清查两旁街道,保护大人和秦小姐回州衙!”陈松的决定让王瑞非常满意。

    看来,这些年来,对陈松的精心培养没有白费!

    “大人,你没大事吧?”陈松看到王瑞流着血的手臂,心中很是着急。

    “没事!狗咬了一口而已。”王瑞淡淡的笑道。

    说起来,这便跟曹宇这个不专业的刺客有关系了。他虽然箭射得准,可是却不是真正的杀手或是军人。

    何况这还是他第一次杀人,也就算个激情行刺。而且他使用的弓箭也偏软,射到王瑞身上时,已经没有多大的力道了。

    可既便是这样,箭头仍然插进了王瑞肩膀里半寸有余。

    回到州衙之后,军医官苟盛礼很快便赶了过来。拔出箭头清洗包扎好后,苟盛礼擦擦额头上的汗道:“大人,这箭上没毒。只要注意休息,很快就能好了。”

    “哎,没毒就好。哥,你不会怪我吧?”秦小靖后悔死了。

    “不怪。要怪,也得怪这行刺的人。怎么,吓着你了?”王瑞目光温柔地看着秦小靖道。

    “嗯,吓着了。哥,你会照顾好你的。”秦小靖老老实实点着头道,一双大眼睛中充满了雾气。

    “哭啥?没事的。对了,等大妹儿回来,还得要她同意呢。”王瑞笑着道。

    自从离开遵化后,两人就被这大妹儿禁止单独相处了。

    “大妹儿和尹大弟去追刺客去了!也不知道追没追上。不管!反正她得听我的。”秦小靖傲娇地回答道。

    且说尹大弟刚冲进房子里,便看到曹宇正往后门跑去。他立即举起手中的火枪又开了一枪。

    “砰!”子弹擦着曹宇的肩膀而去,带出一条血痕。

    “啊!”曹宇大叫了一声,更加拼命地拔腿冲出了后门。

    “刺客还在不在?”大妹儿在后面大叫。

    “你绕到南边去堵!这人穿着黑色短衣,包着黑色头巾。”尹大弟一边装弹,一边对大妹吼道。

    等尹大弟冲出后门时,曹宇已经冲到了另一条巷子的转角处。尹大弟止住脚步,屏住了呼吸,举枪瞄准了曹宇的后背。

    “砰!”子弹直奔曹宇的身影而去。可就在这一刻,曹宇却突然扑了下去。

    原因是他跑得太快,又紧张到了极点,没有顾及地上的一块盆子大小的石块,一下子摔了个狗吃屎,就连箭筒里的箭支也全部摔了出去。

    他也顾不得去拾箭,拖着摔伤的小腿,一瘸一拐地往南面的小巷冲去。

    那面有好几条交叉纵横的小巷,他路熟,跑进去后,后面的追兵就不知道该往哪条巷子去寻了。

    “哪里跑?”尹大弟大吼一声,拔腿追了过来。

    曹宇见后面的这个莱州兵死追不放,赶紧冲进一旁的锣鼓巷。他见一户人家的大门半开着,急忙闪了进去,同时顺手掩上了大门。

    几息工夫不到,大门外便传来了尹大弟急骤的脚步声,他冲过曹宇躲藏的院子,往前面追了过去。

    “嘿……”曹宇长长地出了一口气,估摸着尹大弟已跑过了外面的巷子,这才抽身出来,朝南

    --0---0---小--说---xs.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小说推荐:

    -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边的另一条巷子跑去。

    “抓刺客!”,“保护将军!”巷子外,陆陆续续跑过很多全副武装的士兵。

    看来这条路不能走了,曹宇又回头往另一条巷子而去。只要出了这条巷子,冲出过外面的大街,就能拐到他家的巷子了。

    曹宇冲出巷子,发现外面还没有追来士兵,心中不由大喜,拔脚便往自己家的后院巷子而去。

    “狗贼!哪里走?”突然从他身子的侧后传来一声娇喝声,然后便是带着凉意的长刀破空声。

    来的人正是大妹儿,她沿着大街冲过来堵截,刚好便看到穿着黑色短衣、包着黑头巾的曹宇冲到了大街上。

    “啊!”曹宇吓了一跳,顺手将手中的弓朝后挥去。

    “噗!”的一声,木弓被大妹儿的长刀劈在了地上。

    曹宇还要再跑,大妹儿的长刀已经反手拍了过来,刀背拍在曹宇的后背上,他一下子倒了下去。

    “狗日的,敢刺杀老娘的小姐!”大妹儿一脚踩在曹宇身上,举起手中长刀,便要结果曹宇的性命。

    “老子小命休矣!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曹宇将眼睛一闭,想在最后一刻表现成一个铮铮男子汉。

    “停手,抓活的!”后面追过来的尹大弟及时制止住了大妹儿的杀戮。两人寻了根麻绳将曹宇牢牢捆好后,将他押了回去。

    “敢刺杀老娘小姐!敢刺杀老娘小姐!……”大妹儿拿着一条马鞭,对着大堂里的曹宇一通狂抽,打得他满脸满身都是血痕。

    “好了!”王瑞摆摆手,制止住了狂暴发泄的大妹儿。

    “说,你为什么要来刺杀我?”秦小靖逼视着曹宇道。

    她心里实在有点想不明白,自己和这迁安城里的人无怨无仇,怎么会有人跑来对自己痛下杀手呢?

    “哼!”曹宇将头一扭,并不出声。

    “秦小姐,不用说,这个贼子一定是满虏的奸细。快说,你的同伙在哪里?”陈松插话道。

    “老子不是奸细!老子是来为我家娘子报仇的。”曹宇脸涨得通红辩解道。

    “为你家娘子?你家娘子是谁,和我有什么关系?”秦小靖更加一头雾水。

    “我那娘子莲儿,便是被这狗官的士兵杀害的!”曹宇瞪着王瑞道。

    “我们莱州军的士兵不可能随便杀人!说,你那娘子是如何被我的士兵杀了的?只要是我莱州军士兵的错,我就饶你不死!给你家娘子昭雪!”

    王瑞对望着他说道。同时,他也忍不住在心理嘀咕,该不会是老子的莱州军中出了那杀人作恶的害群之马了吧?

    “我那娘子救了一个……一个受伤的人,便被你们莱州军的人杀了!”曹宇吱吱唔唔地说道。

    “陈松,传张二来,把这人交给他!让他查查,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王瑞吩咐道。

    “王总兵,可有大碍?吓死老夫了!”张二刚把曹宇带走,刘之纶和陈铭、徐福等各营军官便闻讯赶了过来。

    “谢老大人挂怀!某已无大碍。”王瑞微笑着将发生的事情简略说了一遍。

    “秦姑娘,这事儿,老夫就要说你了!王总兵身负家国重任,汝安可要大人陪你乱逛?”刘之纶听完后,张嘴便对秦小靖一通狂喷。

    喷完秦小靖,他又喷王瑞:“俗话言,千金之子,坐不垂堂。将军岂能行此白龙鱼服之事?”

    望着口中泡沫横飞的刘之纶,王瑞第一次感到一种莫名的温馨。

    原来,“家有一老,便是一宝”,还真是对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