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七章 义气兄弟
    首先去而复返的是延绥的吴总兵,未时未过,他便急匆匆地回来了。

    “王兄弟,年纪轻轻便能练成如此强军,老哥哥我自叹不如呀!所以,咱专门回来和兄弟你亲近亲近!”见到王瑞后,吴自勉满脸堆着笑拱手一揖道。

    “吴总兵客气了,快快请坐吧!”王瑞知道这帮家伙一定会回来,赶紧招呼吴自勉入座。

    “老哥哥我比你大,就叫你一声王兄弟如何?”吴自勉一边坐下,一边自来熟地套着近乎。

    “好好,好!这样叫着亲切呀!”王瑞也一样的满脸带着笑意。

    呵呵,这大明的将军,怎么一个个的就象前世的大老板呢?这圆滑,这交际,这语言,那真是……好象商学院出来的精英。

    王瑞前世也是一个小老板,所以他倒还很熟悉这一套。所以,也就很自如地陪着吴自勉东拉西扯。

    又喝了几口茶后,吴自勉终于讲到了正题:“王兄弟杀虏勇猛,老哥哥佩服不已呀!听闻王兄弟军中少马,老哥哥久处边陲,马还是有几匹的。要不,给王兄弟送过来几匹?”

    “哦,那敢情好!只是……兄弟我没有银两呀!总不能白拿了哥哥的马不是?”王瑞笑着道。

    “嘿,咱兄弟之间,讲驴球子银两!讲银子还是兄弟吗?”吴自勉很义气地应道,一副好兄弟的作派。

    “哈哈,老哥哥果然义气!小弟这里要有什么老哥哥看得上的,尽管拿去便是。”王瑞也摆出一番豪爽的模样。

    “兄弟,你那满虏首级……,嘿嘿,能不能换点给老哥哥?老哥哥这趟出来,现在还没有斩获呀!难道就这样空着手回去?不能呀!咱是来杀鞑子的呀!”吴自勉苦着脸说道。

    两位“义气兄弟”讨价还价一番之后,终于达成一个协议,吴自勉以一匹战马换王瑞一颗满虏首级。

    最后确定的数量是三百匹。王瑞大气地又送了吴自勉不少缴获的兵器。反正这些东西,都是从满虏手中夺来的,就拿来当个人情吧。

    咱们的王大人自己,对满虏鬼子的破烂玩意可是看不上眼的。自从王瑞建立起平炉炼钢厂后,莱州军的兵甲武器便全方位地超越了这个时代。

    吴自勉刚走,其它各路军将又接踵而来……

    快到酉时,王瑞终于完成了今日的“易货贸易”。当然,这些“采购商”们也满意而来,尽兴而归。他们现在不但有了军功首级,还都收到了王瑞的赠礼。

    这样,王瑞用一千多颗首级,换回了一千多匹战马,同时建立起了从这些边镇军将中买马的渠道。

    俗话说,木秀于林,风必吹之。现在的王瑞和莱州军,可是太秀了!说是秀逗了也不过。

    所以,王瑞也确实需要分些首级出去,让自己的军功,不要显得太过于逆天。

    “哎,做生意真累呀!这一下午笑脸陪的,都快僵了!”王瑞揉揉自己笑得有点发僵的脸道。

    “大人,还有一个人你没有见呢?”陈松提醒道。

    “还有一个人?谁呀,这家伙很有耐心嘛。”

    “曹变蛟,小曹将军,都等小半天了。”陈松报告道。

    不一会儿功夫,王瑞前世十分欣赏的一

    --0---0---小--说---xs.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小说推荐:

    -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代名将,小曹将军便大步流星地走了进来。

    互相行礼入座后,王瑞带着神秘的微笑道:“小曹将军,兄弟我可知道你来找某何事!放心,我不会告诉其他人的。”

    “这,这……”,曹变蛟脸上开始流露出难堪的神色。他脸皮薄,要早知如此,还真就不来了。

    其实曹变蛟倒不是和其他人一样,想要用战马来换满虏首级。满虏嘛,他自己也会杀。他看上的,是莱州军的火枪。

    “小曹将军,别不好意思。虽然今日午间在席上,你不好意思。不过,兄弟我知道你想吃。没事,兄弟我这些满虏俘虏多的是。晚上再给你弄一份就是。”

    “要不,我现在就让人押了过来?咱们现点现杀?你想吃哪个就吃哪个!反正那‘满州厨师’也是现成的,保证让兄弟你吃到地道的满州烤肉!”

    王瑞口若悬河,得意洋洋地对着曹变蛟吹嘘。就象后世那种特色餐厅的老板,在向客人介绍自家店里的山珍海味。

    “啊,啊,啊!”曹变蛟胃中一阵恶酸,将刚喝进肚子里的茶水又吐了出来。

    尼玛,老子中午吃的全都吐了。好不容易回去补了两个杂粮饼子,你丫的又来了!要吃,你丫的自己吃,老子不媳。

    “不是,不是!兄弟我想说,你那火枪……能不能匀几只给俺?”曹变蛟一脸便秘模样地说道。

    “哈哈,你咋不早说呢?我还以为你要吃人肉呢。”王瑞笑着道。

    曹变蛟抬头望了王瑞一眼,心道你有让我说吗?咱老子一进来,你便开始推荐你那让恶心的“满州烤肉”了啊。

    对于有人想买自己的枪,或是朝廷想要王瑞的枪,他都有一个预案。所以一年之前,王瑞就造出了前装燧发枪作为外销版。这次刚好带了一千多支来。

    曹变蛟好象并不会谈生意,也没有经过讨价还价,最后交易便定了下来。曹变蛟以一匹好马换王瑞一杆火枪和随枪的一百发定装弹。

    当然,咱们的王大人可是很好的“老板”,他又附带送了曹变蛟八十颗满虏脑袋。反正满虏暂时还不会跑,想要了,便去砍就是了!

    生意谈完,曹变蛟便要告辞,王瑞拦住他道:“曹兄弟,现在正是吃饭时间,怎生能让你空着肚子走了?给兄弟我一个面子,留下来吃饭!”

    是啊,都到饭点了,不留人吃饭,多不仁义!咱们的王大人可是相当仁义的。

    “饭,我就不吃了。军中还一堆事儿呢。我明儿便安排人进城来交接。小弟先行告辞了!”

    曹变蛟匆匆作了一揖,逃命式的跑出了迁安州衙大堂,引得王瑞和陈松等人哈哈大笑。

    呵呵,这留人吃饭,居然也有吓得人抱头鼠窜的时候!

    曹变蛟表示很鄙视:吃个屁!鬼知道你上的菜里,有没有满虏的臭肉呢。

    第二日,自有随军的少年工作组和后勤连的军官,去组织战马和首级的交接。王瑞也不操心。

    他让将士们休整了一日。从第三日开始,便组织起各个骑兵作战队,以迁安为核心,扫荡周边四处流窜的满虏和鞑子。

    在战争中学习战争,无疑才是最好的练兵方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