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五章 满州烤肉
    “嘿,王兄弟,你这美味是大黑熊还是傻狍子呀?”曹变蛟打趣道。

    “是,是是!快叫人端上来!”,“咱老吴还没有吃饱呢,快上快上!”一干军将催促道。

    “好嘞!各位将军暂且候着,马上就来!”王瑞微微一拱手道。

    “张二,给大人们上菜!”王瑞又对大堂外的张二吩咐道。

    片刻功夫不到,已经舒醒过来的阿敏被押了上来。他看着满堂的明军将领,顿时明白,自己这是被俘了!

    “这是满奴俘虏?”孙承宗问道。

    “回阁老的话,正是!这便是满州烤肉。”王瑞回禀道。

    “你这蛮虏,见了本督,还不跪下?”好不容易抓住一个满虏俘虏,看这样子好象还是一个头领,孙承宗忍不住就想耍耍威风。

    “哼!”阿敏哼了一声,傲然而立,并不理他。尼玛,要不是突然冒出来一个王瑞,老子早就出关潇洒了!

    好歹老子也是四大贝勒,岂能跪你这懦弱明狗?

    “你这蛮子,还不快快下跪?”,“这是我大明督师,快快下跪,到时好饶你不死!”,众将开始了威迫利诱。

    “哼,一帮手下败将!本人乃是大金二贝勒阿敏,岂能跪你等败将懦夫!”阿敏何时被人如此喝斥过?恼羞成怒之下,忍不住便说出了自己的身份。

    “阿敏?!”,“二贝勒阿敏?”众将大吃了一惊,开始相互交头接耳,窃窃私语了起来。

    “你真是二贝勒阿敏?”孙承宗和刘之纶也坐不住了……

    活捉满虏二贝勒,这可是滔天大功啊!至虏变以来,大明便战绩微弱,更不要想这种活捉四大贝勒之一的好事了。

    “正是本贝勒!”阿敏傲慢地应道。

    狗东西,真是倒驴不倒架啊!众将不由得心中暗骂。都这样子了,你丫的还摆你满虏二贝勒的架子呢?

    “好!老子便来教教你这个二贝勒礼仪。下跪你都不会,如何能保得住自家狗命?!”堂下的曹变蛟走了出来,抬腿便要踢阿敏的膝盖,让他乖乖下跪。

    “曹将军,万万不可!”孙承宗赶紧制止。怎么说,这也是一个二贝勒,就这样动粗,好象不妥吧?

    “曹将军,请入席。我大明乃是礼仪之邦,一贯以德报怨,切莫与这蛮虏计较!”刘之纶也出来劝说道。

    以德报怨?王瑞一听这话,心底的火气就直冒。

    后世都说儒学如何如何不好,其实儒家的好东西还真不少。只不过,这些好东西,却是被那些迂腐的老夫子……古代的白莲花们污染了,或是选择性地遗忘了。

    “刘老大人,这以德报怨的说法,是出自《论语宪问》吧?”王瑞强压着心中的激动问道。

    “是极。王总兵也知道论语?”刘之纶和孙承宗都很意外,齐刷刷地望向王瑞,他们都当王瑞是大老粗呢。

    是不是大老粗无所谓,只要坚挺就行!王瑞不用猜,都知道他们会是这副吃惊的表情。

    “或曰:‘以德报怨,何如?’子曰:‘何以报德?以直报怨,以德报德。’此乃是圣人原话,末将有否说错?”王瑞看着孙承宗和刘之纶问道。

    “是呀”,“王总兵言,确是圣人之言。”,刘之纶和孙承宗对望一眼,纷纷点头称是。

    “可恨天下腐儒太多,只道以德报怨,不言以直报怨。何以报怨,以直报!满虏残杀我大明百姓,以何报?以杀报!”王瑞目光咄咄地盯着两人说道,眼神凛人心魄。

    “有理……”,孙承宗和刘之纶都陷入了思索之中。

    “好!如今王瑞便遵从圣人之言,以直报之!”王瑞对二人拱手一揖道。

    “什么,你是王瑞?”阿敏一下子瞪大了眼睛,

    --0---0---小--说---xs.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小说推荐:

    -0--0---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吃惊地望着年轻英俊得不象话的王瑞。

    曾几何时,满虏军中便在流传,说王瑞是长得如何血盆大口,如何青面獠牙的。

    没想到,真人竟然是如此的英俊年轻,雄姿英发。阿敏不禁有些自惭形愧……

    输在这样一个人手下,不丢人!

    阿敏手脚突然一软,扑通一声跪了下去:“王将军,主子!奴才愿意为你上马征战,为你打下一片大大的疆土!”

    “要做我的奴才?”王瑞不由得大吃了一惊,众人俱是一头雾水。

    尼玛,你可是满虏的四大贝勒之一啊!就这样一跪,便要放弃自己在野人中的高贵身份?然后,来做咱的奴才?

    其实王瑞真是把满虏高看了。从历史上来讲,满虏这个野蛮的种族,从来就没有什么道义品德。它们的低贱卑劣,早就渗进了骨子里。

    老野猪皮为了救生,委身李成梁家中为奴。自家的老妈、老婆全部送给李成梁操了一个遍,结果,他还不是乐滋滋的?!

    至于后来的伪满州国溥仪,更是把老婆姐妹,都送给日寇奸银。

    这些事,大家可能不太明白。臭名昭著的川岛芳子,大家都知道吧?这个贱人,为了复辟满清对汉人的奴隶统治,可是和自已的日本义父、叔父,甚至可以利用的任何人上过床的。

    下贱,便是满虏的特性!所以阿敏的这些表现,完全是出自于本性使然。在他自己看来,是没有任何不妥的。

    “要做本官奴才?好啊,那就要看你表现了!”王瑞笑着道。

    “王将军……”孙承宗和刘之纶都有点着急。满虏的二贝勒,你收为奴才,你要做甚么?

    “考验考验他而已。”王瑞冲两人点点头道。

    “本官听说,你们满虏很好吃,有一道菜唤作‘满州烤肉’。你可为我等演示一番?”王瑞转向阿敏问道,脸上带着阴森森的冷笑。

    “一切听主子吩咐!主子想如何做,奴才就如何做!”阿敏将脑袋在大堂的青石板上磕得嗵嗵直响。

    “既然如此,那好!张二,上肉,上烤炉。让二贝勒给咱们展示这鼎鼎大名的‘满州烤肉’吧!”王瑞吩咐道。

    不一会儿功夫,一个受伤的满虏俘虏便被带了上来。张二让人把他牢牢地绑在了柱子上,然后又让人架起炉火,再将绑着阿敏手的绳子也解了。

    不过,沉重的脚镣却依然带在阿敏脚上,让他轻易无法逃跑还是暴起伤人。

    “让二贝勒取菜吧!”张二说道。

    一个军情处的特工随即走到阿敏身边,扔过一把小刀道:“自己割!先从小腿上开始。如果把他割死了,老子立即把你杀了!”

    “主子,主子……”阿敏回头又对着王瑞跪了下来。

    “不想死,想做老子的奴才,就照做吧!”王瑞淡淡地说道。

    “主子,主子!”这次轮到绑在木桩上的满虏俘虏叫主子了。他看着阿敏拿着刀,拖着脚镣向自己走来,早已吓得心胆欲裂。

    “别废话!”阿敏瞪着凶恶的眼睛盯着他。

    然后,他缓缓蹲了下去,一把撕开这个满虏的裤脚,手中的小刀连续几下刀下去,血淋淋地便从这人的小腿上取下一大块肉。

    “过去,马上烤!”这个军情处的特工,又将阿敏逼去了火炉旁。

    “是!”阿敏顺从地说道。随即走坐在火炉边,把从这个满虏小腿上割下的肉架了上去。

    “烤好一点!要金黄金黄的!别烤焦了。”张二吩咐道。

    “各位将军,大家就等着品尝这地道的‘满州烤肉’吧。”王瑞笑着招呼众人道。

    “啊!”马上有人一阵反胃,匆匆地往茅侧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