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三章 一扫而空
    谷粒网 .. ,最快更新昭昭大明最新章节!

    “大人,关宁军回援了!”张二第一时间觉察到了祖大寿等人的行动,赶紧过来向王瑞禀报。

    “传令给刘玉书,在南门和东门之间,实行炮火阻隔。将这伙要回援的关宁军给老子打回来!”王瑞下令道。

    “哈哈,儿郎们!又该咱们炮兵营显威了!赶紧调整炮口方位。”收到军令的刘玉书非常高兴。

    管你娘的步兵还是骑兵,最后都离不开咱们炮兵!

    不行x到浮山湾后,老子得叫徐福和汤效先这两个老小子请咱喝酒!刘玉书默默地在心中又给二人记下了一笔酒帐。

    “啾、啾、啾!”,“啾、啾、啾!”,片刻功夫不到,刺耳的迫击炮声又打响了。

    一枚枚腾空而起的炮弹如同邪恶的小魔蛋,呼啸着直扑回援的关宁军而去。

    “轰、轰、轰!”一百多枚炮弹首先扎进了关宁军的前队,随着爆炸声响起,无数的战马和士兵被炸倒在地。

    倒在地上的战马和尸体,很快挡住了后面骑兵的去路。有想找路向前冲的,有想调转马头往旁边跑的,也有想往回撤的,场面一片混乱。

    “轰、轰、轰!”,“轰、轰、轰!”,莱州军的迫击炮完全就没有停歇,一轮又一轮的炮弹接二连三地炸开,将整个关宁军的前队位置变成一片钢铁弹雨肆虐的死亡之地。

    “回撤!”,“回去!”,“别往前冲!”前面的关宁军士兵开始喊了起来。于是,大家纷纷调转马头往原来的东门方向而去。

    “这,这……,撤回原地!”祖大寿不得已下了个命令。

    “大哥,营地不管啦?”祖二疯子焦急地问道。

    “管,怎么管?回去,找孙阁老作主!”祖大寿无可奈何地说道。

    于是乎,本来要回援自家营地的关宁军,在损失掉几百条性命之后,又灰头土脸地退回到了东门,他们原来所处的位置。

    “怎么?还打炮了?”刘之纶冲过来问道。

    “孝子不听话,打打屁屁!”王瑞将手中的望远镜递向刘之纶。

    “哦,这是怎么回事?”刘之纶拿过望远镜一看,只见关宁军正在乱哄哄地往回撤。

    “末将怕关宁军回去捣乱,所以放放炮仗,吓吓他们。”王瑞轻描淡写地说道。

    炮仗?你那炮……虽然小,可是它炮蓄好啊!不是吓,是杀吧?

    在莱州军火炮的掩护之下,汤效先和徐福率领的骑兵们很快冲到了关宁军的营前。

    也许是为了防备满虏出城攻击,关宁军的营地修得还算牢实。除了壕沟挖得颇深外,还修建了坚固的栅栏。在正中营门位置,还布置了重兵防守。

    不过,这一切,或许对于主要使用弓箭作战的满虏有用。对于莱州军嘛,就是个然并卵。

    因为莱州军在弓箭无法射到的距离,就已经开始利用了自已火枪射程远的优势,进行了一轮又一轮的齐射攻击。

    “砰、砰、砰!”火枪子弹打得营门位置的栅栏木屑横飞,木柱上布满了蜂窝般的弹点,守在营门口的关宁兵全部都中弹倒在血泊里。

    “去,破开营门!”汤效先吩咐道。

    在百多骑同伴的掩护下,一个骑兵冲了过去,飞快地将一个炸药包点着火,准确地扔在了营门位置。然后,他便抽打着战马,拼命地向后猛跑。

    “轰!”这个骑兵跑出十来丈远后,炸药包猛地爆炸了。

    关宁军营门口顿时腾起一股浓烟。烟雾散去后,营门口位置出现了一个两丈多宽的大豁口。

    “保持队形,往马厩位置冲!驾!”汤效先长刀前指,率先向营门口冲了过去。

    “杀呀!”,“杀呀,挡路者死!”莱州军如猛虎冲入了羊群中一般,将挡在自己面前的关宁军士兵一一砍翻,很快便冲到了关宁军马厩的位置。

    “快,围着马厩,组成枪阵,接应暂二营夺马!”汤效先命令道。

    “三将军,弄明白了!来的不是满虏,是狗日的莱州军!”一个家丁跑到留守的祖大成面前报告。

    今日祖大寿带了大军去进迁安城,便留下自家兄弟祖大成和祖大名守营。

    本来以为满虏已溃,不会再有敌军威胁,祖大成正在和新抓来的一个逃难女人**呢,却不曾想,莱州军竟然毫无征兆地打上门来了。

    “难道莱州军反了不成?”祖大成大感意外。老子关宁军也是大明的军队,他莱州军凭啥来打老子?

    “不知道呀!往马厩去了。”家丁报告道。

    祖大成和祖大名赶紧集结起一部人马,便要往马厩方向而去,没想到却和后面冲进来的徐福暂二营撞了个正着。

    “射击!”徐福果断地一声令下,砰砰啪啪打响的后装枪子弹,立即如大雨般地朝着祖大成带着的人马泼去。

    如此三四轮之后,祖大成好不容易集结起来的人马,便被徐福部瞬间一扫而空。

    “手榴弹侍候!炸散这些傻子!”腹黑的徐福又下了一个恶毒的命令。一队一队的骑兵开始奔着关宁军的帐篷而去,每个帐篷上都扔上一枚。

    “轰、轰、轰!”顺着一枚枚手榴弹爆炸,许多躲在帐篷里的关宁军士兵都被炸死炸残。

    “这老徐,怎么还不来呢?来人,去看看!”汤效先将马厩守着严严实实的,可是等了好半天,也不见徐福带了暂二营过来。

    “汤主官,暂二营的兄弟们正在关宁军营地里大开杀戒呢。要不,咱们也去?”不一会儿,一个小队长屁颠颠地跑回来报告。

    “去个屁!老子回去还得投诉他狗日的。正事不干!”汤效先气愤地骂道。

    “小汤子,等得不耐烦了吧?回浮山了,老子请你喝酒!”又过了一会儿,徐福终于带着他的暂二营来了。

    “喝个屁!你狗日的的主要任务是什么?老子要向大人投诉你!”汤效先还在生气。

    “别、别、别呀!不将这关宁军的家伙都打散了,也抢不了马呀!再说了,老子这新组建的骑兵,你就不让老子捏下软柿子,练练兵?”徐福振振有词地说道。

    嗯,这个感觉和王大人一本正经的胡说时,还挺象!

    “别**废话了!赶紧地,牵了马走吧!”汤效先不耐烦地吼道。

    一刻钟的时间不到,关宁军留在营地里的近两千多匹战马,被莱州军骑兵一扫而空……

    “快,去报告大哥!”祖大成对祖大名吩咐道。

    兄弟两人望着远去的莱州军骑兵,欲哭无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