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二章 君子爱马
    谷粒网 .. ,最快更新昭昭大明最新章节!

    好吧,哥就是给你们跑腿的。

    第一次,张二对自己父母的取名能力表示了怀疑。还能再二一点吗?

    片刻功夫之后,张二还真就又给王瑞等人寻来了一壶好酒。

    “是真的吗?”,“是不是真夷满虏首级?”,“有多少颗?”

    点验的仵作一回到自己军队所在的位置,主将、副将、参将一大堆上官便围了过来,七嘴八舌地要探明究竟。

    “回上官的话,全部都是真的。一共有两千一百又四十三级。”仵作老老实实地回答道。

    “这么多?不可能啊!这迁安城里总计不过三千来个满虏吧?就不能跑掉几个?”军将们犹自不信。

    “真是这么多!两午一百又四十三级。”仵作再一次禀报道。

    这个时代的满虏,牙口、长相、面容和汉人完全不同,所以有经验的仵作是一眼就能看出分别的。

    至于为什么莱州军会砍下这么多的满虏首级,那就不是他们能说出个究竟的了r许,是这么满虏象猪一样,站在那里让这莱州军砍呢。

    这一幕幕的场景,在勤王的各路大军中几乎同时出现了。大家从最开初的不相信、怀疑,最后变成了认可和恐惧。

    这次来勤王的,都是山西、延绥、宁夏、关宁等地方的九边精锐。对于鞑虏,这些九边的军将们还是非常了解的。

    哪怕是和满虏真正血拼的时间不多。不过,没吃过猪肉,也还是见过猪跑的嘛!

    于是乎,迁安东门城下的那个四方框内,摆着的,别不再是血淋淋的“烂西瓜”,而妥妥的军功和银两。

    不过,既便如此,却没有任何人敢轻易妄动,起那不靠谱的抢夺念头。

    要是换在其它时候,哼……

    在几万双各路勤王大军将士们,羡慕嫉妒恨的眼神注视下,莱州军出来了五百名士兵,在营官陈铭的指挥之下,用几十辆马车,把这些满虏首级全部收了进去。

    这,抢不得,那可不可以……呢?一些心思活泛的主将,开始有了新的主意。

    “来,再饮一杯!今日战绩,实在是可喜可贺呀!”孙承宗举杯示意道。现在,他已经发自内心的,开始被莱州军的战力所折服。

    虽然之前刘之纶也证明,莱州军确实在遵化城下一举打垮掉数万满虏。不过,总还是没这亲眼所见来得真实。

    “阁老,末将之前曾闻关宁军罪督袁某,有宁远、宁锦数次大捷,可知曾斩获满虏首级几何呀?”王瑞一边举杯示意,一边好奇宝宝般地询问。

    “这,这……”孙承宗这了半天之后,终于还是没有说出口。

    尼玛,这不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吗?

    所谓的宁远大捷、宁锦大捷,耗费大明钱粮无数,己方死伤数千人,斩得满虏首级仅仅百余,孙承宗哪里还能说得出口。

    在其它人面前嘛,尚且还可以虚应故事。不过,眼前的这位,却是斩杀了鞑虏上万人的征东将军,在他的面前,孙承宗完全就吹不起牛逼。

    “据老夫所知,好象有百余。”刘之纶打脸似的补充了出来。

    “关宁这帮草包,真是浪费国家粮食。天天这样躲在城里做乌龟,想来必是要战马无用吧?”王瑞笑着问孙承宗。

    “这,这……关宁铁骑,还是颇有战力。”孙承宗道。

    “哦,那就请阁老一睹这关宁铁骑和莱州铁骑,谁更有战力吧!”王瑞站了起来,笑着摸出了腰间的手枪。

    “你,你这是要干什么?”孙承宗对王瑞的这支手枪已经有了畏惧心理,结结巴巴地问道。

    “为国杀贼耳!刚才有军将来报,城外有部分满虏残兵逃入关宁军营中。末将自然要清剿干净!”

    说完后,王瑞猛地扣动了手枪扳机,“砰”的一声枪响再次催魂般的响起。

    “目标,关宁军营地!驱散阻挡的士兵,抢夺战马回城!”徐福和汤效先听到枪声后,立即下达了军令。

    “哒、哒、哒!”莱州军骑兵三千余人,开始催动战马,径直往关宁军营地扑去。

    “你,你……”,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孙承宗一时气结。王瑞赶紧让陈松等人一通捶胸捶背,好半天才把他救醒。

    而刘之纶呢,也完全被王瑞这种跳跃式的思维方式和行事方式,弄得惊讶万分。

    尼玛,你这是想打谁就打谁啊9有没有一点王法?

    其实,王瑞这还真不是不动脑子的胡来。他之所以要教训一下关宁军,乃是要维持关宁一线的战略平衡。

    因为这次勤王一战,满虏死伤上万,已然到了伤筋动骨的地步。如果祖大寿这帮人有骨气和胆量一点,现在拼了老命去打,说不定还真让他们“直捣黄龙”了。

    呵呵,不行!这民族英雄必须咱们王大人做!

    “王将军,岂可如此行事?这关宁军也是咱大明的军队!你糊涂呀!”刘之纶也是气不打一处来。

    他对王瑞这个“熊孩子”现在是又爱又恨。这他娘的,实在是太能惹事生非了!

    “好叫老大人知晓,实在是满虏逃入关宁军营中,末将也是迫不得已啊!”王瑞一脸委屈的表情。

    “竖子!此中必有内情,快快道来!否则……”刘之纶手指发抖地指着王瑞,大声喝问道。

    否则,否则要什么?王瑞心中轻蔑一笑。我就喜欢你讨厌我,又拿我无可奈何的表情!

    不过,心中轻视归轻视,面子上,王瑞还是做得很到位的。嗯,不能撕破脸皮嘛!咱王大人可是忠君爱国滴。

    “启禀大人!末将听说关宁军多马,又不出城和满虏交战,故而属下想着,能否借来……由我莱州军一用!”王瑞振振有词地回答道。

    “你,你……”刘之纶指着王瑞,再也说不出话来。他也差点要晕倒了!

    “刘大人切莫生气。气坏了自个儿的身子,可就不美了。末将可是君子爱马,取之有道。”王瑞赶紧过去扶着他。

    那边还有一个老家伙气晕了,才醒过来呢,可不要把这个坚强的也弄晕厥了。

    “盗亦有道!”刘之纶一边甩开王瑞的搀扶,一边朝孙承宗躺着的地方走去。

    “大帅,那莱州军的骑兵往我们营地冲去了!”东门城外,一个总旗惊慌失措地跑到祖大寿面前报告。

    “啊!”关宁众将都吓了一大跳。如果说王瑞和莱州军胆大妄为,其它各路人马不知道,那他们关宁军可是一清二楚的。

    “他王瑞要干什么?难道要在阁老眼皮底下造反吗?”祖大寿愤怒地吼了起来。

    身边众将都沉默不语,大家都哑巴了。尼玛,这话可乱说不得!

    “大哥,还是快些拿个应对之计吧!”最后还是祖大乐站了出来。

    “快,回去阻击莱州军入营!”祖大寿赶紧吩咐众人。

    片刻功夫之后,跟着来孙承宗要进城“打秋风”的关宁军,开始慌里慌张地往自家营地方向冲去。

    一场内战,眼看便要爆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