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一章 为阁老贺
    谷粒网 .. ,最快更新昭昭大明最新章节!

    “将军,阁老n至于此?何至于此?此间定有误会。”

    刘之纶一看事情要糟,赶紧出来打起了圆场。王瑞这家伙的话已经说得很明白了:全阁老忠君报国之名!

    怎么全?用刀全啊!如果孙承宗死在这迁安城里,他刘之纶必定会为天下士人唾弃!

    至于这王瑞嘛,呵呵,他好象完全不在意读书人的看法。死猪不怕开心烫!帐多不愁,虱多不咬。

    “将军!当今天子圣明,罪督已然下狱。既然城内满虏残兵已灭,还是和孙阁老一起定下驱虏方略吧!”刘之纶笑着对王瑞道。

    “如此,便依老大人所命。来人,摆下桌案,末将今日便斗胆请孙阁老一睹我大明莱州铁骑风采!”王瑞痛快地答应了下来。

    哎,这刘老夫子,这些天也过得不容易,咱就给他这个面子吧。呵呵。

    何况,咱们的王大人也并不是真的要造反,他只不过是想做一个安静的……杀满虏的美男子!

    愿望如此渺小,咋就不能实现呢?

    桌案坐椅摆好后,刘之纶走到孙承宗身边道:“阁老,我莱州铁骑已出城追歼鞑虏,未几定会有胜绩传来,还请阁老稍等片刻。”

    孙承宗居中,王瑞刘之纶分坐左右。三人刚刚坐定,从东北方向便传来了一阵响雷般的马蹄声。

    “阁老,来了!可否传些军中仵作前来,为末将点验点验首级?”王瑞拱身一揖道。

    “好,老夫准了!让人去喊话吧!”孙承宗看着满脸笑容、态度谦和的王瑞,总算找回了一点当朝阁老、督师统帅的尊严。

    很快,喊话之后,各军便分别派出了几个精于点验之人。莱州军又用吊篮放下几个士兵,用白灰在城门下画出一个大大的四方框。然后,才让来参与点验的十多人在框外等候。

    片刻功夫之后,如雷般的马蹄声越来越近。凯旋而归的莱州军铁骑开始进入所有人的视野。

    当先一人衣甲尽赤,显然全是被鲜血染红。来者正是莱州军骑兵营主官汤效先。

    他打马径直来到城门楼下,然后勒住战马,转身面向王瑞等人大声禀报道:“大汉至上,效忠将军大人!莱州军骑兵营、暂编骑兵二营,完成追击满虏的任务,前来复命!”

    “汉军威武!大明万岁!”王瑞站起来回了一个礼。然后,一挥手臂道:“献上满虏首级,为阁老贺!”

    “遵命!”汤效先首先从马背上取下两个血淋淋的满虏脑袋,抬手扔入四方框内。

    “开始了!阁老请!”王瑞举起手中的杯子示意。

    “啊!噗……”,孙承宗一下子把喝到嘴中的酒吐了出来:“怎么是酒?”

    “哈哈,醉卧沙场君莫笑,铁骑凯旋当尽酒!阁老以为然否?”王瑞豪爽地一饮而尽,哈哈大笑了起来。

    “王将军所言极是!今日此时,非痛饮三杯不可!快,重新为阁老奉酒!”刘之纶也笑了起来。

    重新上酒的时间,莱州军骑兵已经排着长队赶了过来,他们花样百出地将满虏脑袋扔进四方框中。很快,占地好几亩的四方框内便堆满了小山般的首级。

    “好生点验,快快报予本督知晓!”孙承宗激动地站了起来,大声吩咐着城下负责点验的军士。

    “阁老以为几何焉?”刘之纶手捋胡须,笑着问孙承宗。

    此时的刘之纶完全忘记了刚才的一系列不快,他又找回了和莱州军是一伙的快感。

    斩下如此多的满虏首级,朝廷论功行赏,他刘之纶怕是可以从此进入内阁了吧。到时,众人见他,是不是也得恭恭敬敬的唤声“阁老”了?

    瞬间,刘大人觉得自己简直就是穿越重生了,他仿佛又回到了高中进士,洞房花烛之时。那时的刘大人,可是雄纠纠气昂昂……兴奋激动的上了床!

    “未知,点验后方晓。”孙承宗淡淡一笑道。

    杀良冒功的把戏,咱们的孙大人可是见得多了。以前不过是装着不知道罢了。如果这狂悖武夫,也想拿这些来敷衍自己,哼……

    “阁老所言有理!稍候片刻就好。”王瑞笑着点点头道。你以为老子这些是假的啊?

    莱州军骑兵将首级扔完后,仵作们开始了紧张的点验。

    一贯沉稳,讲究修身养气的孙承宗孙阁老,终于再也无法安坐如山。他开始站起来,来回踱着方步,看着在人头堆中点验的仵作们操作。

    呵呵!王瑞和刘之纶相视一笑,也站起来观看首级点验。

    就这样,在大家耐心快要耗尽之时,忙碌得满头大汗的仵作们终于折腾完了!

    “可是满虏真级?”孙承宗首先问道。

    “回阁老话,全是满虏首级!”,“阁老,全是满虏首级呀!”城下的仵作们纷纷语气激动地回答道。

    “真的?有多少级?”孙承宗语气也跟着变得激动了起来。

    “全是真的!”,“全是真的!”仵作们争先恐后地回答道。

    “有,有多少级?”孙承宗的声音都有点颤抖。

    十多个仵作合计了一嗅儿,最后一个人激动地回答道:“阁老,合计为两千一百又四十三级!阁老,大捷呀!”

    两千一百又四十三级!孙承宗头一阵眩晕,这也太多了吧?他是真的幸福得晕了过去。

    “阁老,阁老!”王瑞和刘之纶急忙一左一右扶住了他。

    “阁老醒醒!”刘之纶一手掐着孙承宗的人中喊了起来。我的天,该不要刚刚没被气死,现在却高兴死了啊!

    “阁老,快醒醒!”王瑞也着急地叫了起来。难不成老子真的要在大明实践人工呼吸了?

    人工呼吸嘛,也不是不可以……比如那娇滴嘀的小美女如果晕倒了,咱们的王大人,还是可以勉为其难地试试的。

    至于一脸老人斑的孙承宗嘛,还是快点把他叫醒吧!

    掐人中,没作用!王瑞顺手提过酒壶,对着孙承宗的老脸就淋了下去。

    “啊,好酒!”刺激之下,孙承宗抹去眼睛上的酒水,终于醒了过来。

    “阁老,阁老!”王瑞和刘之纶赶紧扶了孙承宗坐定。

    “好、好、好呀j上洪福呀!王将军,实是我大明战神呀!”孙承宗一把抓住了王瑞,情绪依然十分激动不已。

    什么标营,什么狂傲不逊,孙承宗早已忘到几宵云外去了!

    “阁老过奖了。能有寸功,一赖圣上洪福,二赖刘大人运畴帏幄!”王瑞趁机从孙承宗中的“魔爪”中挣脱了出来,礼数周全地作了一揖。

    “哈哈,当浮一大白!为大明贺,为王将军贺!”刘之纶笑得脸如菊花,心里爽得不要不要的。

    相当初,他出京驱虏,有多少人等着看他笑话?一路上又受了多少参阂白眼?如今终于苦尽甘来!

    “是极,是极!当浮一大白哉!”孙承宗也跟着说道。

    “哈哈,好!小二,上酒!”王瑞大喊一声,招呼张二过来倒酒。

    结果,张二倒了半天,一杯酒都没有倒满:“大人,没有酒了!”

    “狗日的,片刻功夫,竟然有人敢在老子眼皮底下偷酒喝?”王瑞很是困惑。

    “大人,刚才救人时,被你自己倒了”陈松偷笑着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