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章 为毛帅复仇
    谷粒网 .. ,最快更新昭昭大明最新章节!

    “哦,正是本将!孙阁老,有礼了!”王瑞大声地微笑着拱手一礼道。

    “王将军果然好生年轻有为,不愧圣上当世戚少保之赞!”孙承宗也笑着拱手一礼道。

    哦,老子和孙承宗的首次对话就这样开始了?王瑞也颇感意外。

    “孙阁老谬赞了!不知孙阁老此来有何指教呀?”王瑞也笑着问道。

    这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既然你孙承宗和咱老子打太极,老子就还以推手吧。

    “将军一举光复迁安,当论首功。老夫现有些许军务方略,需与刘大人及将军商议,还请将军下令打开城门,让老夫等人入内才是呀。”

    孙承宗耐心地说道。他心中暗暗打定主意,入得城去后,定要当面责问那莱州军滥杀无辜、诛杀祖宽之事。

    他不相信,在这大明境内,还有武夫敢不给他面子?难道老夫的尚方宝剑是泥做的不成?

    “哦,原来是此事。只是现今城内尚有满虏残敌,末将实在怕敌寇惊扰到老大人呀!”王瑞故作为难地说道。

    “不怕,不怕!有王将军如此虎将在,老夫有何惧哉!哈哈!”孙承宗爽朗地笑着道。

    “哈哈,阁老真不愧为统率过千军万马的。如此,便请孙大人带标营先行入城吧。至于其它各路勤王的兄弟,就尚需等待少许时间了。”王瑞当即答应了下来。

    和孙承宗说完话后,王瑞立即将陈铭、张二和陈松等人唤了过来,如此这般地吩咐了一番。

    半刻功夫之后,迁安南门城门缓缓地打开了。孙承宗安顿好各路军将之后,开始带着自己的标营进了城。

    等到孙承宗的标营最后一个士兵进了城后,沉重的城门再一次缓缓落下,将城里城外分隔成两个世界。

    “末将陈松,见过阁老大人。现今甲胄在身,不能全礼,还望阁老见谅!”陈松带着十多个亲卫队士兵过来,对着孙承宗拱身行了一礼。

    “哦。”孙承宗淡淡点了一下头,并不太在意。

    要知道,如果换成平时,一个总兵见了孙承宗都是要下跪行礼的。今天,咱们的孙阁老已经很宽容了!

    骄兵悍将嘛,孙大人见得多了。比如关宁的这帮人,延绥镇的,孙大人早已有了应对的主意。

    “阁老这边请!标营的兄弟们,还请暂时稍息片刻,待会儿咱们定会好好招待大家!”陈松一边为孙承宗引路,一边笑着和标营的主将说着话。

    嗯,是会好好招待,招待你们吃……手榴弹!

    片刻功夫之后,孙承宗便在陈松等人的护卫下,来到了城楼之上。

    “陈松,城中纷乱,可要好好保护好孙阁老和刘老大人!”王瑞客气地对着孙承宗拱手一揖。

    然后,他微笑着抽出了自己腰间的手枪,突然对天开了一枪。

    “砰!”刺耳的枪声响起后,孙承宗标营所在的南门大街两侧房屋,突然之间门窗大开,无数黑乎乎的手榴弹扔了出来。

    “轰、轰、轰!”上千枚手榴弹顿时在迁安南门内大街上炸开。

    “保护阁老!”陈松大喊一声,十多个亲卫猛地拔出雪亮的顺刀,瞬间便将孙承宗和刘之纶围在了中间。

    “轰、轰、轰!”雨点般的手榴弹,仍然嗖嗖嗖地从大街两旁的房屋中扔出,陆续次第爆炸。

    如此三轮之后,孙承宗带进城来的标营一千五百余人,便全部倒在了血泊之中。迁安南门内大街,也瞬间成了一个巨大的修罗地狱。

    “你,你……”目睹此惨境的孙承宗须发喷张,便要冲过来找王瑞拼命。

    “竖子!安敢如此?你可记得你对天之盟誓?”刘之纶也被突然的变故惊得呆若木鸡。反应过来后,当即便指着王瑞破口大骂。

    “督师标营?土鸡瓦狗,不过如此耳!”王瑞轻蔑地笑笑。

    “王瑞,你这是要造反吗?”孙承宗大喝一声,不顾拉住他的陈松等人,拼尽死力就往王瑞这边冲。

    “呵呵!某若造反,阁老以为何军可制耳?”王瑞优雅地装着逼反问道。

    “哼!我大明百万大军,难道制不了你一粗鄙武夫?”孙承宗傲然一哼道。

    “百万大军c吓人呀!吓死宝宝了!比之满虏十万大军若何?固安一战,某诛杀满虏蒙鞑过万。进京一役,某再诛满虏数千。固安再战,又诛数千。遵化救援,片刻而诛满虏数千,致敌酋仓惶夜遁。再施引敌入瓮之计,又诛鞑子数千。阁老以为是虚事否?”

    王瑞越说越豪迈,最后声音变得甚为激昂感人。

    周边的亲卫队士兵们都眼中冒着小星星,一脸崇拜地望着他们的主公,于有荣焉!他们是见证者,也是参与者!

    “遵化之事,老大人亲历,可为阁老解惑一二。”王瑞脸上又换上了人畜无害的微笑,向刘之纶拱手一揖道。

    “哼!”孙承宗冷哼一声,转过头去猛盯着刘之纶。

    刘之纶被孙承宗冷峻的眼光盯得头皮发麻,不过他还是重重地点了一下头道:“然也!遵化之事,所言并无半点虚假。”

    孙承宗闻言后,眼中的厉色瞬间消失了许多,脸色变得十分颓废。他喃喃地道:“将军有此战力,为何不思报效圣上,竟要行此无法无天之事?”

    “为毛帅复仇耳!”王瑞笑着道。

    “标营士兵虽然全没。然而却让城内满虏残兵尽皆丧命,孙大人的标营威武呀!”王瑞对着孙承宗拱手一揖道。

    “王总兵,何至如此?何至如此?”刘之纶痛心疾首地呼号道。

    “你这武夫,你说,为何要杀我标营将士?”孙承宗也厉声喝问。

    “呵呵,袁崇焕这个蠢货是阁老提拔的吧?是阁老门生吧?双岛之事,孙大人以为如何?”王瑞也厉声反问,全然不给孙承宗任何面子。

    “某敬你年迈为国,否则,某随时可全阁老忠君报国之名!死于满虏残兵之手耳!你等视军人如草芥,本将今日便让阁老一睹匹夫之怒如何?”

    王瑞越说越激动,将他前世看明史时,所有的愤怒都爆发了出来。

    孙承宗无助地望着激动的王瑞,嘴唇动了动,却再也说不出什么。

    此时的他,脑中天人交战。

    是吃个哑巴亏,将这事一手抹去?还是禀明圣上,将此獠抓入天牢治罪?

    可是,谁去抓?如果真的逼得他反了,怎么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