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九章 蓝瘦香菇
    谷粒网 .. ,最快更新昭昭大明最新章节!

    一刻钟后,刘之纶气喘吁吁地来到了东门城楼之上。

    一见刘之纶上来,陈铭便急忙迎了过去,将城门外的情形和刘之纶细细讲了一遍。

    不过,他还是把李正浩在东门城外打死祖宽等人的事,自动省略了。

    “阁老,久候了!请孙阁老上来说话吧。”刘之纶遥遥对着孙承宗拱手一礼,这才对城下的小校吩咐道。

    不一会儿功夫,孙承宗便骑着一匹白马来到城门之下。他在马上抬手向城楼上一拱道:“刘大人,贺喜呀!贵部抢先进城,当论首功呀!”

    “同喜同喜!我辈为国征战,岂敢居功?今日之盛,全赖天子洪福而已!”刘之纶得意地拱了拱手回道。

    “刘大人,莱州军既已光复迁安,还是请打开城门,让城外的军队入内吧!”孙承宗说出了自己的请求。

    和这些武夫嘛,道理是讲不清的。刘大人嘛,还是可以争取争取的!

    “阁老,现在城内尚未平静,我军还在追歼残敌。实在不是进城的时机呀!”刘之纶拒绝道。

    这刘大人虽然迂腐,不过,不代表着他不聪明。他是可以考中过进士的人,这可是大明妥妥的学霸和精英阶层。

    他用脚趾头想,也知道孙承宗等人打的是什么主意。他无法想象,如果他将这帮人放了进来,迁安城内会乱成什么鸟样。他更无法想象,如果王瑞回来,面对其余各军进城的情形,又该会如何暴怒!

    特别是,这王将军王总兵,就是一个睚眦必报的莽汉儿。到时双方要是起了冲突,大打出手了,那可就麻烦大了!

    “那刘大人,贵部需要多久才能肃清满虏残敌呀?”孙承宗又进逼一步问道。

    “这个,这个……怎么又得两个时辰吧!”刘之纶继续打着哈哈。

    估计到时这王总兵也该回来了吧。这麻烦,到时就让他来应付好了。

    咱读书人,当指点江山,激扬文字,岂可理此烦俗之事呢。

    “只是老夫还有些许方略需与刘大人共叙,可否让老夫先行进城去?”孙承宗拉下老脸请求道。

    “这,这……,老夫需问过此间值守的将军。”刘之纶有点不知所措。

    不让大军进城,他敢找借口。可是,这不让孙承宗这样一个东阁大学士、先皇帝师进城,他就有些吃不准了。

    如果他坚持不让孙阁老进城,以后这事要是传之士林,他刘之纶还不得成过街老鼠?

    再说了,孙阁老可是要进城和他共商军务方略,这个说法让他几乎没有了拒绝的余地。

    如果王瑞现在在此处,他一准得竖起大指拇夸赞:“孙大人,套路呀!妥妥的好套路呀!”

    不过,现在咱们王大人还没有回来,先赶回来的是特务头子张二。

    他一见刘之纶好象有松动的迹象,赶紧低声对陈铭道:“陈主官,你可要挺住了,王大人可是亲口让俺对你们下令的,没有他的军令,任何人都不许进城!”

    “知道了。俺只听俺三哥的。”陈铭不耐烦地应道。末了,还不忘在张二面前显示一下他跟王瑞的特殊关系。

    “陈主官,是否可以打开城门,让孙阁老先行入内呀?”刘之纶笑着征询陈铭的意见。

    刘之纶很有自知之明。他知道这支军队的军将,是根本不可能听他一个外人指挥的。所以,他便适时采取了商量的口气。

    “老大人!陈某受命守城,如无我家将军命令,断断不能开城。还望老大人原谅则个。”陈铭拱手一揖应道。

    “这,这……,让老夫好生为难是也!”这个僵局,差点就要把刘之纶刘大人逼疯了。

    那王总兵呢,怎生还不回来?你说,你一个挂印总兵,皇上亲封的太子少保,咋能这么说出城就出了城呢。还有那什么秦小靖,完全就是一个娇精--惹事精嘛!

    一个一定要进城,一个坚决不让。刘之纶觉得自己就象耗子进了风箱中,站哪头都得受气。

    “刘大人,可有安排妥当呀?”耐心等待了片刻之后,孙承宗便在城下催促了起来。

    “陈将军,能否通融一下?孙阁老可是朝中重臣呀!就是王将军在,也是会开城门迎孙大人入内的。”刘之纶苦口婆心地劝说道。

    “老大人,既然如此,那我们还是等我家大人回来定夺吧!”陈铭下决心,不见到王瑞的军令,绝对不会打开城门。

    “这,这……”刘之纶一跺脚,完全就是一朵蓝瘦香菇。

    “刘大人,有何烦心之事呀?”刘之纶正在头疼之时,突然身后传来了王瑞爽朗的声音。

    “哦,王将军,你回来得正好,快快打开城门,迎孙阁老入内吧!”刘之纶觉得,此时回来的王瑞简直就是自己的救命稻草,赶紧走过去一把抓住了他。

    “哦,孙阁老入内何事呀?”王瑞远远地望着城下的孙承宗,漫不经心地问道。

    “尹大弟,你嗓门儿大!你来问问这孙阁老吧。”王瑞吩咐道。

    “孙阁老,我家王将军问,你进城来所为何事呀?”尹大弟扯开破锣嗓子,大大咧咧地吼道。

    此言一出,孙承宗身后的大队中,顿时响起一片愤怒的喝斥和谩骂声。

    牛逼哄哄的一品文官,各路勤王大军的督军,对方竟然让一个粗汉来呼来喝去的。叔叔可以忍,婶婶也不可以忍!

    当然,孙承宗也被王瑞的这一出气得脸色惨白,花白的胡须乱抖。

    他实在想不明白,这个素未谋面的王瑞王总兵,怎么就对自己表现出这么大的敌意呢?

    这事嘛,还得从王瑞王大人的前世说起。咱们的王大人,对满清的东林奴才们写的明史,特别是晚明的历史,是持一种批判的态度去的。

    换句话说,在王大人看来,只有东林汉奸们写好的,那就一定是坏的。反之,亦然!

    比如这孙承宗,好象和东林党那帮人关系不错吧?而且祖大寿、袁大忽悠这些怪胎,好象就是这老货整出来的吧。

    还有让尚可喜等人带了大明的枪炮和技师逃去满虏那边的孙元化,好象也是和孙承宗这老儿穿一条裤子的吧?

    王瑞想到这老家伙便没有什么好气,当然要折腾出一点花样,让这老货也蓝瘦香菇一下……

    不过,王瑞还是小看了孙承宗这个一代帝师的养气功夫。

    脸上一阵红一阵白之后,孙承宗终于抚平了自己受伤的心灵。他朗声对着城头上大声问道:“来的可以太子少保、征东将军、登州镇总兵王大人?”

    此言一出,王瑞颇有些意外。这老家伙能忍啊!

    只是,咱该如何回复他呢?不回话,是明显不行的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