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七章 涛天大功
    谷粒网 .. ,最快更新昭昭大明最新章节!

    “哈哈,我抓住满虏的二贝勒了!”秦小靖高兴得花枝乱颤。

    呵呵,我也不确定是不是二贝勒阿敏呀!阿敏我又没见过,这家伙这么丑不拉几的,怎么可能是阿敏呢。

    王瑞对阿敏的印象来自于上一个时空。那些傻比辫子戏导演用的演员,都是没演技的俊男美女,以至于许多没脑子的观众还以为满虏鞑子真有那么英俊呢。

    好吧,等下找几个俘虏来认认!

    “可惜,不是抓住的大贝勒。”秦小靖眼睛中的光芒暗淡了下去。

    “是大贝勒!这个满虏虽然长得是很丑,但是你看他个子,还是大个大个的嘛!哈哈!”王瑞笑着安慰秦小靖道。

    “嗯、嗯、嗯,是个大的。”尹大弟等人也附和道。

    “哥,你们说的是真的呀?那,那……,哥,你不会悔婚了吧?”秦小靖眼角挂着泪花问道。

    悔婚?老子悔哪门子的婚!这样一个大挺胸、大长腿的漂亮美人儿老子不要?!老子悔婚?老子脑子又没有进水!

    好象好久没有下雨了哈。王瑞记得崇祯年间,正处在小冰河期,雨水好象是挺少的。

    如果这样的未婚妻都要悔婚,那另一个时空中的那个满虏辫子朝的所谓“皇帝”,肯定得悔上三千回!

    为啥是三千回,不是三千零一回?呵呵,人人都知道,蛮清后宫佳丽三千,个个全是丑八怪嘛!

    “不悔!不悔!要不,咱们今晚就……洞房花烛夜!”王瑞将脑袋摇得象拨郎鼓,随即提出了一个新主意。

    “这,这……”,秦小靖小脸涨得通红,有羞涩有幸福。这,要不要就答应了呢?反正迟早都是哥的人了嘛!

    “不得行!姑姑说了的,要回去办婚礼!”大嗓门儿的大妹儿及时制止了王瑞和秦小靖的,婚前……乱约定。

    “这个,这个小姑娘叫啥子名字呢?”王瑞指着一起来寻人的小美女问秦小靖。

    “小姐……”小美女见到秦小靖,眼泪早就流着哗啦哗啦的。

    “珠儿别哭!我们不是好好的嘛。”秦小靖安慰她道。

    “哥,她叫珠儿,小珠儿!”秦小靖对王瑞解释道。

    “啊!猪儿,小猪儿!哈哈,这个名字有趣!”王瑞说完,身边的亲卫队员都跟着一阵哄笑。

    “取贱名容易活”,中国人民有智慧,天上神仙也是敢骗滴!

    只是,只是……这么一个娇滴滴的如花美女,唤着“猪儿”,真的好么?

    “姑爷!我这个珠儿,是珍珠的珠,不是小猪的猪!”,小珠儿翻着白眼纠正。

    怎么姑爷也象那些没文化的人呢?从小到大,小珠儿不知道就自己这个么名字,和乡下那帮土狍子解说过多少次了。

    “姑娘,这没啥,我们村子里,还有一个女子叫狗妹儿呢。”跟在王瑞身旁的陈松当起了雷……人,举出另一个取贱名的例子来安慰人。

    “小姐!你看他们……,好讨厌!”小珠儿嘟起了粉红的小嘴。

    大家就这么开心地嘻笑着,一路往北面迎去。一刻多钟之后,终于遇到了徐福和汤效先的骑兵营。

    “大汉至上,效忠将军大人!属下见过大人,见过秦小姐!”徐福和汤效先在马上向前斜举手臂,庄重致礼。

    “汉军威武,礼毕!”秦小靖也学着王瑞的样子,笨拙地回了一礼。

    “怎么样?”王瑞勒着马笑着问道。

    “我说还是你说?”徐福和汤效先对望了一眼,异口同声地问对方。

    “花样真多!快说!谁说都一样!老子这里,什么时候少下了你们这帮兔崽子的功劳?”王瑞笑骂道。

    “除了跑掉的几百来人,其余的满虏鬼子,全部砍下来当猪头了!有两千多颗。”徐福回答道。

    “好小子,你们干掉不错。回到浮山湾,老子就把你这暂编骑兵二营这个暂字去掉9有你,汤效先,你也可以升成正营官了!”王瑞开心地指着汤效先说道。

    “嘿嘿!”,“老徐,要请客哈。”众人又跟着一阵傻乐。

    “对了,这次缴获的战马不少吧?”王瑞想当然地问道。

    “有四百多匹。”徐福和汤效先又对望了一眼后,才开口回道。

    “嗯,只有这么多。”汤效先肯定道。

    “这么少!满虏都被你们干掉了几大千了,怎么缴获的马儿这么少呢?老子想着,怎么也该有个七八百匹才对呀。”

    “这个,这个……”,徐福将今天的战术安排详细说了一遍,当然也没有忘记报告有人首先喊出了打马这个馊主意。

    “这样子呀。”王瑞皱着的眉头总算伸展了开去。

    “来,帮着老子喊话。谁最先喊打马的,给老子过来听命!”王瑞笑着吩咐道。

    “大人说:最先喊打马的,给老子过来听命!”尹大弟等人开始打马出去,沿着骑兵行进的队伍喊起了话。

    片刻功夫之后,一个军官带着一个精瘦有神的小兵过来了。

    “大人,就是这小子最先喊打马的。他叫孙山,大山子!”军官介绍道。

    孙山,怪不得这小子聪明!原来是上过榜的。其他人都名字落在孙山后了嘛。

    “大山子,老子问你,你怎么就想到打马了呢?你知道这战马多少钱一匹吗?打死了多可惜!”王瑞正色问道,努力装出一副严肃的神色。

    其实他心中一阵暗赞,这小子才是真正的机灵。

    “大汉至上,效忠将军大人!小的得到的军令是消灭满虏鬼子。所以,首先打马是最好的战术。因为马的目标大。把马打死打伤了,满虏就跑不了。然后,就可以……随便杀。”

    大山子行了一个军礼,语气激动地回答道。虽然神情尴尬,但却并不害怕。

    “随便杀?这小子口气还真大。”王瑞转头对身边的军官说道。众人不知道王瑞是个什么意思,都笑笑不说话。

    “嘿,大山子,你这打马的主意,是最大程度的干翻了不少满虏鬼子。不过,也确实打死了很多马。所以,老子要重重的……奖赏你!”

    王瑞将最后那句话拉得长长的,直到大山子的嘴巴张成了啊字,他才来了个大转折。

    “谢谢将军大人!”军官和大山子再次行了一个军礼,随即便匆匆归队。

    “哈哈,这小子机灵。大人,把他丫的调来亲卫队吧?好好调教调教他。”陈松插话道。

    “陈松,你狗日的!不抢老子的好兵,你会死呀!不给。”徐福笑骂道。这陈松,从老子营里挖走好多好苗子了。

    “哥,不是说叫些俘虏来,看看我抓的是不是什么大贝勒吗?”秦小靖急切地插话道。

    “对!效先,去带些俘虏过来,看看那个丑八怪是个什么贝勒!”王瑞吩咐道。

    如果是,那秦小靖还真是立下那涛天大功了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