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六章 误打误撞
    谷粒网 .. ,最快更新昭昭大明最新章节!

    迁安东北方向,二贝勒阿敏在三十多个巴牙喇的护卫下,正在落荒而逃。

    好在汤效先率领的骑兵营,是以歼灭满虏主力为主要作战目标的。所以,他们对于类似于阿敏等人这样的小队逃兵,并没有产生足够的重视。

    以至于阿敏就差点在他们的眼皮底下,轻轻松松地胜利大逃亡了。

    不过,好在此时,在阿敏等人逃跑的南面两三里的位置,秦小靖正在亲卫队五十多名精锐的护卫下,快马加鞭地赶来。

    按理说,他们应该跟着大部队走,沿着汤效先部骑兵的追击路线前进。

    可是,尹大弟为了保证秦小靖的安全,避免和满虏大队对战的事情发生,他便鼓捣着秦小靖往更偏东的方向追击。

    就这样,他们刚好就误打误撞地追到了阿敏等人逃跑的路上。

    “大弟,这东面没有满虏啊!”秦小靖皱着俏眉道。

    “嗯,差不多了。咱们转向北吧,说不定还能捞条大鱼呢。”尹大弟憨笑道应付她。

    尹大弟打定主意,无论如何都不能由着秦小靖去疯。

    战阵之上,刀枪无眼的,真要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他就是死了都对不起自己最敬爱的王大人。

    浮山湾边,还有个娇艳如花的孟鸽儿等着他回家呢。新婚的第二天,他便随着大军出征了,那种……的滋味,他还没有过到瘾呢!

    虽然那晚,他和孟鸽儿大战了三百回合,不过他还是会在空闲时不自觉地想着回去和她**。话说,这事……又有谁不想的呢。

    杀满虏,自有汤效先徐福等人率领的大军。他尹大弟嘛,任务是保护好秦小姐。

    “嗯、嗯!向北,向北!”秦小靖开始拔转马头,向北面冲去。

    “小姐!你看,前面是不是满虏!?”又跑了半刻钟后,眼尖的大妹儿一下子便发现了阿敏等人的踪迹。

    “哈哈,终于让本姑娘逮到了!驾!”秦小靖兴奋地叫了起来,一拍“二哈”的脖子,枣红的汗血宝马如同一道红色的闪电飞也似的冲了出去。

    “冲上去,保护好小姐!”尹大弟一看秦小靖在猛打猛冲,心里有点着急,当即招呼兄弟跟上。

    作为天天都要进行骑兵战术训练的莱州军第一精锐,亲卫队的士兵们表现出了远远超越秦小靖等女子们的骑术。半刻钟之后,尹大弟率领的亲卫队首先便咬上了阿敏等人的尾巴。

    “主子,快走,你带人去殿后!”忠心的亲信奴才都克塔理大叫着,同时和五个巴牙喇转身朝尹大弟等人冲去。

    “砰、砰、砰!”几个阻击的满虏弓箭还没有举起,莱州军亲卫队的枪便已经打响了。两人三马,顿时便报废了五骑。

    “主子,跑呀!”侥幸没有被打中的都克塔理,不得不调转马头继续往前追去。

    “跟我来,快装弹,装好就打!直接打马。”尹大弟大声命令道。

    在亲卫队平时的演练中,军官和士兵们曾经无数次摸拟过和满虏骑兵对战的战术。

    最后,大家发现最有效的方式便是,和满虏骑兵平行对冲或是从他们的侧面齐头并进。这样,就可以利用自己火枪威力大、装填快的优势,实现让满虏的反击全无威胁的战斗。

    其实这个战术,就是徐福之前使用的战术的变种,而且还加上了优先打马的无赖动作。

    “砰、砰、砰!”等到莱州军亲卫队和满虏逃兵跑成两条平行线时,尹大弟等人几乎每个人都打了四五轮。

    到了最后,真正还在马上的,仅仅只有可怜的四个人。当然,他们已经完全没有了回头作战的勇气,只能一个劲地抽打着马儿逃命。

    虽然战术和徐福的骑兵暂编第二营差不多,但是尹大弟带的亲卫队的战力却远非徐福那支新组建的骑兵所能比。

    要知道,能进入王大人亲卫队的,基本上都是全军中最为忠诚和勇敢聪明的士兵,他们本身比起一般的士兵便更为出色。

    进入亲卫队后,他们在伙食和训练上,都要远优于普通的士兵。而且王瑞一直是将他们当成特种兵,当成基层军官培养的,所以王瑞本人更是会亲自参与亲卫队的各种训练。

    因此说亲卫队是莱州军精锐中的精锐,也一点不为过。

    这样一支军队,在面对阿敏这些夺路逃亡的丧家之犬时,当然便轻松地取得了一边倒式的胜利。

    “杀呀!”,“杀满虏!”秦小靖和五个白杆女兵娇喝着,杀入满虏倒地的人群之中。

    她们充分利用战马冲起来的速度,六支白杆枪左右翻飞着,所过之处便再无一个站着的满虏。

    阿敏刚躲过大妹抽过来的一枪,撒开脚丫子便往旁边一匹无主之马跑去。只要再次骑上马背,他便又有了活命的希望。

    “这个当官的满虏,是我的!”秦小靖一看阿敏身上的衣甲,便知道这个家伙一定不简单。

    因为他的头盔比普通的满虏头盔更为华美,身上的衣甲也是明晃晃的。秦小靖想,如果不是一个当大官儿的,肯定是不可能穿这么骚包的衣甲的。

    所以说,有时候只重衣衫不重人,还是颇有几分道理。

    “追!”,秦小靖一拨“二哈”的脖子,这匹极有灵性的马儿立即闪电般地转向了阿敏奔跑的方向。

    阿敏眼见自己离那匹战马还有七、八来步,心中便分外激动,脚步也仿佛轻快了许多。

    “倒!”只听一声娇呼,秦小靖抡起白杆枪,借着马速抽在了阿敏的后脑之上。

    阿敏只觉得脑袋一痛,紧跟着眼前一黑,扑通一下便摔倒在地。这时,尹大弟带着亲卫队的士兵也已经转了回来。

    “给我绑了!”秦小靖用枪尖指着倒在地上,还晕迷不醒的阿敏说道。

    “哈哈,秦小姐,你真的抓了一个大家伙哟!”尹大弟等人也搞不清楚被绑成粽子的满虏是谁,既然秦小姐要抓活的,那就抓活的吧。

    至于阿敏的其它亲兵巴牙喇,则全部被尹大弟等人杀掉了。呵呵,带首级还是要比押俘虏方便得多不是?

    砍下这些巴牙喇的首级,又将所有尸体上的金银珠宝和吃食清缴出来之后,尹大弟等人便护着秦小靖往迁安城东门方向而去。

    一刻钟之后,她们便在半路上遇到了焦急找到的王大人和大队人马。

    “小靖,你们没事吧?”王瑞关切地问道。

    “哥,我们没事……”,一想到这几天王瑞对她的冷淡,秦小靖不竟鼻子一酸,眼泪差点就要流了出来。

    “没事就好!随我去迎迎骑兵的兄弟们吧!”王瑞笑着道。

    “哥,我抓了个满虏的大官儿!”秦小靖忍不住想表个功。

    看了看晕迷中的阿敏,王瑞也不知道这人到底是谁,便开玩笑道:“该不会是满虏的二贝勒阿敏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