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五章 去抓贝勒
    谷粒网 .. ,最快更新昭昭大明最新章节!

    迁安城东北,队形散乱的满虏镶蓝旗大军正在逃离。

    “主子!想不到这些明军还真是胆小,见到咱们也不敢攻击!”亲信奴才都克塔理轻松地说道。

    “是呀,主子!只要躲过了那些遭天杀的莱州军,咱们便可以顺利出关了!”另一个亲信阿拉克塔也奉承道。

    “别啰嗦!叫奴才都快跑!莱州贼也是有骑兵的。”阿敏仍然没有放松警惕。

    莱州军的骑兵已上阵厮杀过很多次了,已经开始在满虏军中有了赫赫凶名。特别是最近从遵化那边逃过来的满虏和鞑子,更是将莱州军的骑兵吹得神乎其神!

    “哒、哒、哒!”,“哒、哒、哒!”,好的不灵坏的灵,阿敏话音刚落,西北方向便传来了莱州军整齐的马蹄声。

    “跑呀!”,“快逃呀!”,“莱州贼来啦!”,刚才还在庆幸明军“和平友好”的满虏兵丁们,现在开始惊慌失措起来。队形也变得更乱混乱不堪。

    这莱州军可完全不同于其它的明军。他们除了战力强横外,作战意志也是格外坚定。一旦被他们咬上,那就是不死也得脱一层皮。

    冲在最前面的是徐福的暂编骑兵二营,他们更加立功心切,在对马力的运用上也不如汤效先的骑兵营精练娴熟。哪知这样,反而让他们冲到了大军的最前列。

    “和满虏平行前进,轮流用火枪打击!满虏敢靠近,就给老子用手榴弹侍候!”狡猾的徐福早就针对自己这支半吊子的骑兵队伍,制定出了最合适的战术。

    一句话,便是充分利用自己火枪射程远、装填快的优势,对满虏来个非接触式的不对称打击。

    至于象汤效先那样带着骑兵冲上去用马刀猛砍,徐大主官表示:这很傻比!

    “砰、砰、砰!”随着徐福部的骑兵开始和满虏的逃跑队列平行,莱州军的士兵开始在马背上放起枪来。

    虽然在颠跛的马背上射击的准星很低,可是架不住满虏人多,一枪打出去,总还是有打中敌人的机会。

    再说了,徐福的骑二营也是一千五百人,一人打一枪数量也不少。首轮射击之后,满虏便悲催地被干掉了两百多人。

    “二娃儿,你他娘的笨蛋!枪口放低点!打不到人也能打到马!”一个军官在队列中一边装填着子弹,一边对着一个士兵破口大骂。

    这个憨二娃儿,便是那部分将子弹从满虏脑袋上大老远打空的士兵。所以,也怪不得他们会挨骂。

    当然,还有更离谱的。比如外号叫“矮冬瓜”的这个家伙,他在发射时,遇到马儿一颠,直接便将子弹打上了天。

    “矮冬瓜x去给老子倒一个月马桶。叫你打满虏,你给老子朝天上打鸟!”军官发现“矮冬瓜”还在傻乎乎地发笑,便顺便把他的处分也先行公布了。

    “啊!”,“矮冬瓜”吃了惊,差点掉下马去。他可笑的样子又引得同伴们哈哈大笑。

    “笑,笑个屁。快点装弹!”军官们继续骂骂咧咧地催促着士兵装弹射击。

    骑二营的士兵们一边控制着战马前进,一边伏在马背上紧张地装弹。一轮又一轮的射击声,开始在满虏逃跑的队列边上响个不停。

    几轮攻击之后,莱州军的骑兵射击装填节奏变得更加合理高效,满虏被打下马的人也变得越来越多。

    “打马!打马!”有个头脑机灵的家伙首先想出了一个馊主意。

    “对,打马!”,“打中马儿,满虏掉下马,就跑不掉了!”身边的同伴首先反应了过来。

    “打马!”,“打马!”更多的士兵也认识到这是一个好主意。

    不管如何说,战马的目标都更大。只需要放低枪口,十之六七都有打中的可能。

    满虏士兵如果在大明的境内失去了战马,那也就只剩丢掉狗命这一条路了。何况在徐福他们后面,还有汤效先的骑兵营呢。

    “保持队形!控制好马速!满虏有你们杀的!”听到前面徐福部发出的射击声,汤效先也并不着急。

    在他看来,从满虏后背上挥刀劈砍,那才是最过瘾的!而且,这样尾随追击,战果也是最为丰厚的。

    小半会儿功夫之后,汤效先的骑兵营前队也一头扎进了镶蓝旗满虏逃兵队伍的屁股里。

    “杀呀!”,“杀满虏呀!”骑兵们挥舞着雪亮的马刀,朝着自己马前逃跑的满虏后背劈去。

    早已失去了战心的满虏逃兵,已经没有一个人有回马作战的勇气。就这样,被莱州军骑兵追上的人,几乎全部都丧生于雪亮的马刀之下。

    至于摔下了战马,或是失去了坐骑的满虏,他们不是被后面同伴的战马撞翻,便是被追击过来的莱州军骑兵踩踏丧命或是被马刀砍死。

    就这样,在两支莱州军骑兵的轮番打击之下,近三千名镶蓝旗士兵,真正最近逃得狗命的,不过两百多人。

    这逃跑的两百多人中,不幸的并没有二贝勒阿敏。历史再一次在这里拐了一个弯,阿敏误打误撞地遇到了秦小靖这个女煞星。

    在徐福骑兵暂编第二营其中的一轮火枪攻击中,阿敏的坐骑仿如神助般地中了个**彩!哦,是六颗子弹。

    好在阿敏本人并未中枪,身边的巴牙喇们赶紧将阿敏从地上救起,并匀出一匹好马给他充当坐骑。不过这样一来二去之下,他们这三十多人便从整个逃跑队伍的前列落在了后队。

    汤效先的骑兵营开始狂捅满虏逃兵队伍的菊花后,阿敏知道,别说带多少人回去了,能逃掉自己的狗命便已是不错的了。

    于是,他果断地拨转马头朝更东的方向逃去。他手下的巴牙喇见状后,也当即跟着他一起脱离大部队而去。

    再来讲阿敏这一时空中的克星秦小靖。她和护卫所处的位置是在亲卫队的后部,骑兵冲锋号响起后,她便带着自己的几个“护花使者”,脱离队伍顺着骑兵队的路线追去。

    好在尹大弟和周云台机灵,马上就发现了她和女兵们的异动。

    不过,他们是派来保护秦小靖安全的,王瑞并没有说在什么情况下可以限制秦小靖的行动。所以,他们只好带着担任护卫的亲卫队人马尾随而去。

    “队长,要不要派出回去报告大人?”周云台有点担心。

    “来不及了。尽量保护好秦小姐吧!这姑奶奶太难侍候了。”尹大弟苦着脸道。

    “嘿!尹大弟!你哭着个脸咋子?走,我们去抓那什么满虏的贝勒!”上了战场的秦小靖格外兴奋,又恢复了平时的活泼快乐。

    “好,去抓贝勒!”尹大弟脸上还是一条苦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