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三章 不许进城
    谷粒网 .. ,最快更新昭昭大明最新章节!

    “诸位马上各归本营,待满虏逃出,便从侧后追击。”孙承宗当即作出了他自认为最正确的决定。

    言下之意嘛,这帮丘八都懂。一句话,先把城池光复了。至于打满虏嘛,那就能打则打吧!

    不过,这样的命令如果在王瑞面前说,他一定会撇着嘴冒出两个字“无耻”。

    孙大人修改了自己的军令之后,各路勤王大军的主将便纷纷急匆匆地要赶回自己的营地去。

    如果你认为他们这么着急忙慌的回去是为了阻击满虏的话,呵呵,同志们!你们就想错了。

    他们打定的主意便是,只要满虏弃城而逃,立马便带着自己所部人马冲进城去。

    这样,不但有了收复城池的大功,还能有许多非常实际的好处。比如咱们王大人眼中的囊中物:当地官府的库房,官员富户家的钱粮物资。

    你还别以为这样做就好残忍。这些身家丰厚的官员士绅,在一个被满虏攻占的城市里,还能保得身家性命,就说明了他们不是什么好东西。

    当然这还是好的。咱们的王大人,怎么说也是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的,要抢——缴获,也只缴获封建官员和土豪劣绅家的。

    要是换成其它的明军,那就会演变为一愁脱脱的抢劫。那怕是斗米赤贫之家,也是不能幸免于难的。

    那会象咱们王大人,有了缴获,还会时刻想着广大的贫苦百姓,给他分粮分物……就差分女人了。

    可是,这次在迁安,跟着孙承宗过来的各路明军却悲催了。

    这些主将们还没回到自己的营地之中,被莱州打得失魂落魄的镶盔旗满虏鬼子们,便已经从东西南三个城门蜂拥而出了。

    他们拼命地抽打着战马,也不冲击城外的明军营地,而是径直夺路逃命,纷纷冲向迁安城东南方向。

    于是,一个奇葩的战况出现了:除了从迁安东门出来的满虏多一点,超过了一千骑以外,从其余两门逃出的满虏都均在七八百人左右。可既便就是这么一点数量的敌人,各个城门外动辙几千上万的明军,也没任何一支军主动发起过攻击。

    就这样,镶蓝旗除了死于莱州军炮火和陷于城内的一百多人外,近三千名满虏鬼子,就这样在大队明军的眼皮低下,“和平”撤退了。

    “人家都闯进你家了,你还不敢打!你究竟在等啥?等下雪了把敌人冻死吗?既便你手中的武器是烧火棍,你也抡起来,砸他丫的两下嘛!咋就让入侵的敌人大大咧咧的走了呢?”

    事后,咱们的王大人得知这一荒唐情形后,忍不住就扔了杯子破口痛骂。

    呵呵,也不是完全就没有打。西门外的明军可是向敌人扔了石块滴9好,不是扔的糖果……

    等各路军队的主将磨磨蹭蹭地回到自家营地时,弃城的满虏早已逃得不见了踪影。

    好吧!只要能光复失地就好。孙阁老可是下了好大一局棋!

    “儿郎们!给我杀进城去,光复迁安!”,迁安东门城外,关宁军主将祖大寿见满虏尽数逃走后,当即拔出宝剑指挥着手下儿郎进城。

    “冲啊!”,“进城啦!”,期待已久的光复——抢劫城池的机会,瞬间摆在了众人眼前。

    这帮丘八兴奋地大喊大叫着,有马的催动战马,没马的撒开脚丫子,争先恐后地径直往城洞冲去。

    他们每个人眼中,都闪着兴奋和贪婪的光芒,恨不得立马插上翅膀飞进城。然后,可以尽情地……抢钱抢粮抢东西了。

    如果遇到那娇滴滴的大姑娘小媳妇,那就有机会谱写一曲感人的——军民鱼水情了……

    呵呵,简直不要太爽!

    “冲呀!”,“兄弟们,快冲呀!”,祖宽带着三十多个家丁,兴奋地嗷嗷大叫着,纵马冲在最前面。眼瞅再冲七八十来步,就可以首先“光复”迁安城了。

    按照战马冲刺的速度,也就是一眨眼的工夫,祖宽便可以成为这牛皮哄哄的第一人了。他一张满是络腮胡子的黑脸顿时涨得通红,印堂上也青筋毕露。

    “砰!”,就在祖宽觉得美梦即将成真,金钱美女滚滚而来时,一声清脆的火枪声将他从梦境中惊醒了。

    “嘘!”,祖宽等人一惊,赶紧勒住了战马的脚步。

    尼玛!难道满虏在耍什么诡计吗?是要诱我们进城,聚而歼之?

    没理由呀!要是这样的话,也就不会在自己还没进城时开枪示警了!

    “城下的明军听了!莱州军正在城内肃清残敌,任何人不得进城!”

    祖宽等人正在迟疑间,城楼上一个粗豪的山东口音传了过来。喊话的人,正是负责迁安东门防御的火枪营主官李正浩。

    “什么?不许我们进城?”,“我们可是来光复迁安城的!”,祖宽身边的家丁们开始七嘴八舌地议论了起来。

    “不行!我们关宁军就是负责来攻占东门和东城的。老子必须进城!”祖宽不客气地回话道。

    虽然迁安城墙上莱州军的火枪都密密麻麻地指向自己这边,但祖宽依旧无所畏惧。

    不管咋说,老子是按照孙阁老的指挥布署进城的,何况现在又还在光天化日之下,祖宽觉得这城里的莱州军肯定不敢真的阻挡他。

    “走!儿郎们!别理他们,随老子冲进去!”祖宽一拍胯下的马儿,便带着身后的几十个家丁继续往城门冲去!

    “瞄准!射击!”,李正浩将手中的指挥刀狠狠劈下,毫不犹豫地下达了作战的命令。

    “砰!”一百多支火枪,随即发出一声巨大的爆响,然后便在东门城墙上腾起一排白色的浓烟。

    “希律律……”,“救命呀”,等到浓烟散去后,刚才祖宽等人所处的位置便已经被一扫而空了。

    许多末死的战马躺在城外的草地上,悲凉地长啸着。而侥幸逃得性命的两个家丁,也哭爹喊娘地惨叫了起来。

    “啊!是莱州军?!”祖宽一行人后面的关宁军士兵听闻后,都纷纷止住了冲向城门的脚步。

    啊!这狗日的莱州军还来真的呀!连祖宽祖参将这样的大官,他们都敢不打招呼就开枪了。

    妈的,真是太无法无天,太猖狂了。

    “什么?祖宽被先攻进城防守的莱州军杀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祖大寿闻言后,他也大吃了一惊。赶紧吩咐前面往城里冲去的士兵们停止前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