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二
    谷粒网 .. ,最快更新昭昭大明最新章节!

    “北门?”刘之纶完全被王瑞的作战方式搞得糊涂不已。

    孙承宗统率各路兵马,堵住了东西南三门,独留北门,很显然便是要用围三厥一的攻城之术。现在王瑞倒好,直接堵北门上了,这一厥木有了!

    “王总兵,咱们这么打,会不会影响到孙阁老的其它各门勤王军队呢?”不得不说,刘之纶作为传统读书人出身,还是颇为些大局观念的。

    “呵呵,影响嘛,肯定是有的。咱们把满虏赶出城去让他们打,岂不是比他们蚁附攻城更容易打些?”王瑞坏笑着道。

    “嗯、嗯!”见识到莱州雄视天下的战力后,刘之纶对王瑞充满了信心,也就认可了王瑞的攻城安排。

    话说,他不认可,又能咋样呢?呵呵。

    等到王瑞和刘之纶来迁安北门半里之外,行动最慢的刘玉书炮兵营都已经布置好了阵地。

    几百门迫击炮密密麻麻地整齐排列在三十多亩宽的炮兵阵地之内,黑洞洞的炮口狰狞地朝向迁安北门方面。

    迁安东门城楼上,阿敏轻蔑地望着城外密密麻麻的明军营地,却并不以为意。他和明军打交道久了,知道真打起来时,明军中没有几支军队是敢和满虏硬拼的。

    他现在最担心的是昨晚突然在北门外出现的那支明军。可惜,因为昨晚天气已暗,暂时还没有弄明白是谁的军队。

    “主子,来的是莱州军!挂的是王字大旗。”一个巴牙喇兵气喘吁吁地跑过来报告。

    “是莱州军的那帮狗杀才吗?”阿敏大吃了一惊,说话的声音也大了些。周边的士兵闻言后,脸上都瞬间露出了畏惧的神情。

    “快,通知旗里的所有勇士,立即从东门和南门突围,往东南方向会合出关。”阿敏果断地下达了弃城的命令。

    在固安时,他便在莱州军手上吃过大亏,也亲见了其它各旗被莱州军打得灰头土脸的。之前八旗大军俱在,也没见大家扑上去打,现在仅留他一旗的军队,他更不愿意去和莱州军死拼了。

    妈的,大家抢得盆满钵满的,安安稳稳地回老窝去了。现在扔下他一个人带着自己的镶蓝旗在关内,这算他娘的怎么回事?

    “啾、啾、啾!”,“啾、啾、啾!”,阿敏话音刚落,莱州军熟悉而又恐怖的火炮声便传进了大家的耳中。

    “快跑呀!”,“莱州贼来了!”被莱州军迫击炮打害怕了的满虏鬼子们,开始自发地跑向拴马的地方,要抢夺马匹逃亡,远离杀人如麻的莱州军。

    “都从东门和南门走!跟我们一起走!”阿敏和身边护卫的巴牙喇兵一边大喊,一边拼命地往东门跑去,渐渐地人流越汇越多。

    不过,驻守迁安北门的满虏就很悲催,他们还没有收到阿敏弃城的命令,莱州军的炮弹便呼啸着雨点般的炸落了。

    近五百颗炮弹、两轮炮击过后,迁安北门城楼附近,便再也没有一个活着的人了。留下的,便只有鲜血和残肢碎肉。

    朱磊当即按照作战方案,派出三支百人小队交替掩护着向迁安北门城门逼去。他们将负责用炸药包炸开城门。

    想来满虏也不可能死守迁安,与城同亡,所以也不必担心他们会用土袋乱石堵门了。

    “这就打完了?这小炮有这么大的威力吗?”刘之纶好奇地问道。他是第一次近距离的看到莱州军用火炮发起攻击。

    在他看来,莱州军的这什么迫击炮,完全就没有什么虎蹲炮、二将军炮威武嘛。当然,更加不要说和炮管又粗又长的红夷大炮比了。

    “呵呵,又粗又大就好吗?打炮这个事,还是要看你的炮硬不硬阵,能不能持久发射吧?我这可是炮蓄好!”王瑞笑着道。

    妈的,这话……怎么听着这么别扭呢?咱也的炮也不小嘛!咱这可不是为那些小钢炮说话,咱也不给小钢炮代言,咱不背锅g呵。

    “轰!”两人正说话间,迁安北门城门便被码成一堆的五个四斤重的炸药包炸开了。

    威力强大的冲击波,直接将整个北门的城墙和城门楼都抛掉了。北门附近随即腾起一朵巨大的蘑茹云,紧跟着落下的,便是如雨点般的碎石和土粒。

    “冲啊!”朱磊和陈铭开始指挥着两个营的士兵鱼贯往炸开的北门城门豁口冲去。

    “哈哈,王总兵!大功告成了!真是谈笑间强虏灰飞烟灭!”刘之纶难得地拍了一次王瑞的马屁。

    “全赖老大人运畴帏幄,指挥若定!哈哈!”王瑞也客气了一句。

    “王将军真是当世之戚少保!”刘之纶对王瑞的客气十分受用,这可是妥妥地要分给他运畴决断之功啊!

    所以嘛,他也不能太小气,该相互吹捧的,还得吹起!

    “大人,满虏往东门、南门逃走了。少量的满虏是走的西门。朱主官和陈主官正在控制三个城门,清缴城内满虏残敌。”半刻钟后,朱磊和陈铭派回来的传信兵便回来报告。

    “传令骑兵出击!”王瑞回头对号兵命令道。

    很快,三声长长的天鹅号声便刺耳响起,并由近及远地往后面的骑兵营位置传去。

    “该我们了!”汤效先和徐福同时兴奋了起来。

    现在莱州军的骑兵格局有点混乱。除了汤效先带的是一人双马的骑兵营外,王瑞还将骑术好的士兵又集中了一千五百人分到徐福的暂编营,组成一支同样是一千五百人的骑兵队。

    “兄弟们,打起精神来!这些满虏现在就是一伙丧家之犬,没啥好怕的。保持好阵形,冲上前去,碾碎你面前的所有满虏!”徐福豪气地给自家兄弟打着气。

    “哒、哒、哒!”,“哒、哒、哒!”,莱州军的马蹄声开始从后阵响起,慢慢地变得越来越密集,就是王瑞和刘之纶所处的位置,也能清晰地感受到大地微微的颤抖。

    由于王瑞率领莱州军直接从迁安北门发起了攻击,所以,孙承宗围三厥一的战事安排一下子就变得没有了任何的意义。

    可以说莱州的单独行动,造成的军情变动,让所有的其它勤王军都措不及防,全部陷入了被动之中。

    不管他们是否愿意,他们现在都得自觉不自觉地配合莱州军行动了。

    “什么声音?”莱州军发起炮击时,孙承宗孙大人的军议会还没有开完呢。有耳朵尖的人听到这种奇怪的炮声后,便发出了心中的疑问。

    “是莱州军!是莱州军那干杀才在擅自攻城!”侧耳细听了一嗅儿之后,祖大寿第一个说出了正确答案。

    “阁老?怎么办?”众人都望向了可怜的孙大人。

    遇到这样不听招呼的下属,憋屈呀!谁他娘说文贵武贱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