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一章 两督相会
    谷粒网 .. ,最快更新昭昭大明最新章节!

    第三日申时,莱州军以日行八十里的速度抵达迁安。

    “哎,王将军,老夫是真的老了。这把老骨头差点就要累得散架了!”刘之纶看着正在热火朝天挖壕沟扎营的莱州军士兵,喘着气叹息不已。

    “大人为国纾难,不辞艰辛,实乃我辈楷范呀。老大人还是早些进帐歇息吧!”王瑞微笑着劝道。

    哼,想督老子的军,你得有副好身体!

    其实莫说刘之纶,就是普通的明军士兵,要是和莱州军比行军,那也肯定是胖的拖瘦,瘦的拖死。

    就拿新加入莱州军的原刘之纶部士兵来说,他们这一路走来,也是甚为艰难。因为他们虽然参加了莱州军的新兵集训,不过总的说来,进入莱州军的时间还是太短。比如长途武装行军这样的训练,就还尚未得以开展。

    于是,他们就只能被从一匹马背再换到另一匹马背上了。可既便是这样,许多新兵的胯裆还是因为长时间骑在马背上,被生生磨破了皮。

    “兄弟,我太佩服你们了!我骑在马背上都难受,你们走在地上却精神抖擞的!你们真是太厉害了。”周士相伏在马背上,对本伍一个牵着马走在地上的同伴说道。

    “嘿嘿!你还是不错的。我们也是因为加入莱州军前一直在训练,不然也还是跟不上。”同伴鼓励道。

    布置好营地后,除了以刘之纶的名义,向孙承宗的中军大帐派出一个小队报告军情外,莱州军便没有再采取任何的行动。

    第二天辰时,孙承宗将气势搞得很大,牛皮哄哄地击鼓集将。不过,咱们的王大人直接就没有鸟他。

    经过祖大寿从京师邻外逃走后,居然还升了太子太保这一事来看,朝廷对真正有实力的军镇已经不太可能采取过于生硬的措施了。

    所以,这什么军议会,还是让刘之纶刘大人去吧。王瑞直接推说偶感风寒,将这个开会的重任交给了刘之纶大人。

    反正你们两人都是督师,你们俩就狗咬狗、王对王的去扯吧。

    不过,可怜的刘大人却信以为真,他一再叮嘱王瑞保重好虎体,相机行事就行。

    而且,刘大人还一再声言自己会认真对待,将这次群英备至的军议会,开成一次团结和成功的大会!

    孙承宗中军大帐之内,三通鼓响之后,关宁、延绥、河南、陕西、临洮、湖广等各路勤王兵马的将官全部都准时到了。

    孙承宗正要说话,外面突然急匆匆地进来一人,随即便缩头缩脑地站到了左排最后侧。

    “张三虎!出来!”孙承宗锐利的眼光扫了过去,厉声喝了一声。

    “阁部大人,小,小的消息知道得有些迟,又去巡了营。所以……”

    “来人,给本官拿下,棒打三十!”孙承宗完全不听他解释,大手一挥,几个标营的士兵便将这个撞枪口上的倒霉蛋儿拖了出去。

    “啪、啪、啪!”,打屁屁的事,就是在大帐之外进行,帐内也清晰可闻。众人闻声,皆沉默不语。

    接着便是孙承宗的旗牌官出来一一点名。点到王瑞时,众人左看右看,却没有人应。

    于是,包括孙承宗在内的众人这才想起刘之纶:这家伙不是和你一起来的吗?怎么就不见人呢。

    “孙大人!王总兵昨夜偶感风寒,难以起床。本官也许他相机行事。还是请大人早些定下方略吧,莱州军自会依令而行。”刘之纶冲孙承宗微一拱手后说道。

    尼玛,这也行呀?众人都齐刷刷地望向了孙承宗。

    呵呵,迟到的人刚刚才打完了屁屁。那这个不到的呢?是打屁屁呢,还是马上拿下问罪?

    上次在蓟州吃过王瑞哑巴亏的关宁军将领们更是幸灾乐祸,巴不得老孙头儿现在就把王瑞抓过来暴打一顿。

    “刘大人,贵部所为……恐怕不妥吧?”,孙承宗盯着刘之纶,老脸一阵红一阵白,仿佛在进行精彩的川剧变脸表演。

    “孙大人,这王瑞如此不遵军令,这仗完全就不能打嘛。还望阁老大人明察,严惩以敬效尤呀!”和王瑞有仇的祖大寿开始出来挑拨离间。

    “是呀,是呀!”许多畏惧祖大寿的将领,以及关宁军自己的军将都一起附和了起来,显得有点民议汹汹的味道。

    “刘大人?”孙承宗再次提醒,意思是让刘之纶出头,去惩戒一下王瑞这个不将上官和阁老放在眼中的跋扈将军。

    呵呵,总不能让咱这个堂堂帝师、大军督师就这么当众被打脸吧?也得有个台阶下不是。

    “孙大人,下官既已说明情形,还望阁老体谅则个。况圣上旨意,也只是调我莱州军协同作战而已,可从未提及统一指挥啊!”

    刘之纶一见这个情形,顿时就被气得气不打一处来。怎么都针对起老夫来了呢?以为老夫好欺负吗?咱可是天下第一强军的督师!

    皇上就是这样安排的嘛。咱有皇上的圣旨呢。想老夫拿出来吗?

    “哼!那刘大人便和莱州军去相机行事吧。今日之事,老夫是定会据实禀报予圣上知晓的。”孙承宗见刘之纶态度又臭又硬,不愿和他再多纠结,便冷着脸下了逐客令。

    “如此,请容老夫先行告退。”刘之纶也来了牛脾气,对着孙承宗微微地拱身一礼,随即便径直走了出去。

    他既没有挥挥手,也没有带走一片云彩……

    “建奴入寇,肆虐京畿,几过半载,京师周边百姓死伤千万,村村被毁,人人难安。时至今日,仍有数城为建奴所据,我大明子民亦沦为蛮夷之奴隶。吾皇每思及此,日日食不甘味夜不能寐……”

    虽然闹出了王瑞点将不到这样一个打脸的小插曲,孙承宗仍然慷慨陈词地布置着今日的攻城行动。什么分门而攻,什么围三厥一,什么敌溃掩杀,倒也是布置得有模有样的。

    孙承宗的军议大会还在进行,刘之纶却已回到了莱州军营内。等他进入中军大帐时,王瑞已经下达了作战命令。

    “王总兵,身体好了?可以指挥攻城了?”刘之纶没想王瑞身体恢复得这么快。

    “多谢老大人挂怀。幸蒙上天眷顾,仰圣天子洪福,末将好了!走,我们一起去看将士们攻城吧。”王瑞握紧拳手,用力弯了弯手腕。

    “王将军,这个……,咱们莱州还没有攻城器具啊。”刘之纶有点不相信莱州军做好了攻城准备。

    他到孙承宗大营去时,一路上可是到处看到壕桥、轒辒车、云梯这类堆积如山的攻城器具。你这莱州军,什么器具都没有,就要徒手攻城了?

    “呵呵,有老大人在此,何需此等物件呢。”王瑞笑着回道。完全没有任何语言逻辑。

    这攻城没有器具,和我在不在这里有神马关系呢?刘之纶被王瑞绕得一头雾水。

    “王将军,那咱们攻哪个门呢?”刘之纶又询问道。

    这搞不明白的事可以先不去管,可这要打仗了,打哪个城门总要搞明白吧。

    “北门!”王瑞抬手向前一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