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章 虚惊一场
    谷粒网 .. ,最快更新昭昭大明最新章节!

    “起来吧!”等王瑞对天盟誓完,秦良玉终于笑着点了点头。

    能降伏王瑞这只神通广大的妖猴,秦良玉觉得自己此刻就是那观世音菩萨。

    “啪、啪、啪!”王瑞刚刚站了起来,大堂内秦良玉所坐的屏风后,突然传来几声清脆的掌声。王瑞抬头望去,没想到从屏风后走出来的人竟然是刘之纶!

    “王总兵忠君爱国,实为天下楷模!想你如此年纪,便能立下这浩天大功,只要恪守今日盟誓,日后定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将军成婚之日,老夫定要派家人前来讨坛老酒!不知将军会不会嫌弃老夫这迂腐之人?”

    刘之纶走到王瑞面前,满脸挂着欣慰的微笑。

    哦,老子被套路了!王瑞心底突然冒出一股寒意。这大堂屏风后,该会不会埋伏了无数的铁甲之士吧?如果老子不答应,他们就会蜂拥而出,把老子砍成肉泥?

    外面套路深,最好回军营!王瑞此时此刻,可是比任何时候,都更想回到自己的营地里。

    只有和他战无不胜的大军一起,他才是声震天下的总兵和大将军。离开了军队,那就真的--屁都不是!

    “小王将军!小王将军?老大人和你说话呢。”秦良玉见王瑞突然走了神,急忙小声提醒。

    “啊!”王瑞抬头望去,秦良玉脸上的笑容仍然温暖如春。

    但此时此刻,在王瑞眼中,这笑容却变得高深莫测。王瑞急忙望向刚才秦良玉坐的位置,还好,没有酒杯或是水杯!

    话本中不是常说吗?摔杯为号,甲士尽出,一举将某某某砍成一堆烂肉!

    “呵呵,大人能派人来,实乃末将三生之幸呀!你放心,到时末将一定给老大人备上一壸好酒。”王瑞很快恢复了平静。

    刘之纶和秦良玉,怎么说,也没有袁嘟嘟那么无知无畏吧?就这么轻易地对老子这个皇帝新封的太子少保、征东将军动手?好象不可能。

    想到这一点后,王瑞的心情总算彻底平复了下来。

    “靖儿,快快过来见过堂部大人!”秦良玉招呼秦小靖正式拜见刘之纶。

    秦小靖弯腰行礼之后,刘之纶又笑着问道:“秦督!王将军和秦姑娘并肩杀敌,沙场结缘,实乃此次勤王之佳话。老夫今日便着厚着脸皮讨个吉利,可否让老夫当这保媒之人呀?”

    “哦!固所愿,不敢请耳!老大人如能保媒,实乃秦王两家之幸呀!”秦良玉笑着同意。

    咱这是自由恋爱的好不好?要个鬼的媒人呀,何况还是刘之纶这个迂夫子。给我找媒人,问过我们二人了吗?

    “末将及小靖谢过老大人!”虽然心中万般不爽,王瑞还是不得不拱手致谢。

    这就是大明,这就是旧社会。一切的礼仪传承,不管你愿不愿意,就得这样进行。

    小聊了半刻之后,王瑞推说需要回去安排明日行军事宜,这才得以匆匆告辞而去。

    “陈松,留下几个机灵的兄弟,让他们注意观察这个大院里有多少士兵进出。”离开白杆兵中军驻地大院六七丈远后,王瑞低声下达了一个命令。

    “另外,给我传张二过来。要快!”王瑞想了想后,又吩咐了一句。

    “大人,有什么吩咐?”王瑞和陈松等人还没有回到营地,张二就带着七八个军情处的特工急急忙忙地赶了过来。

    “第一,立即启动暗线,查明这两日白杆兵的兵员调动。哪怕是超过五人以上的,都需要查清回报。”王瑞首先命令。

    “是,大人!”张二回答得非常的干脆。

    当然,这也是王瑞格外器重张二的最主要原因之一。因为他永远不会问你为什么,而是问你有什么吩咐。然后,便是干脆利落的行动。

    “第二,立即启动潜伏计划,迅速让人打入刘之纶的家仆之中。”王瑞接着命令道。

    这次北上京师勤王,莱州军的侦查方向主要针对的是满虏,对友军或是一起行动的明军和官员完全就不太关注。

    不过,今日之事发生后,王瑞对自己的情报工作开始有了一个新的思考,也得出了一个新的行动方向。

    当然,你也可以说,刘之纶和秦良玉这样做,完全就没有敌意,就是要让王瑞发一个誓而已。

    可是,谁又能肯定不会有其它的可能发生呢?双岛之时,同样持有尚方宝剑的毛文龙,不也死于袁宗焕这个卖国贼之手吗?谁说得清呢。

    王瑞一回到莱州军营中后,莱州军各营主官便收到了内紧外松的二级特别警戒令。当然,对宣称则是,为明天大军的开拔事先准备。

    当时晚间,张二的人终于查明,白杆兵中并没有针对王瑞的任何调动。而王瑞前去白杆兵中军之时,那个大院内外,都没有超过二十人的白杆兵,更不用说全副武装的甲士了。

    但是,今天的事,虽然是虚惊一场,却十分生动地给王瑞上了一课。那就是对于以前在历史书上看到的名人,尤其要多长个心眼。

    因为历史上臭名昭著的人,自己肯定会有所防范心理,故而也不可能受到对方的攻击和伤害。可是所谓的忠臣义士呢?比如秦良玉刘之纶这样的。很显然不定,自己便疏忽了。

    至于为什么危险会来自于他们?王瑞觉得,最有可能让这些人动手的,一定是价值观的不同。又或如大明的这种文武之争。

    王瑞因此给自己定下了一条铁律,绝不在没有军队护卫的情况下,和大明的任何高阶文官会面。谁要是坚持以这样的方式和自己见面,都可以视作危险给予致命攻击。

    第二日辰时中分,莱州军列阵于遵化南门之外,准备前往迁安作战。

    一万八千多名莱州军士兵衣甲鲜明,排列得如同快刀切过的豆腐,整齐得简直会让人产生密集恐惧症。

    “大汉至上!效忠将军大人!”当银盔银甲的王瑞骑着银白色的“美姬”,在亲卫队的簇拥之下出现在大军阵前时,莱州军阵列中顿时爆发出一阵巨浪拍岸般的欢呼声。

    “莱州军威武:军威武!”王瑞手臂向前斜举,和亲队士兵们一起大吼了一声回应。莱州军阵列中,再次吼声如雷。

    看着秦小靖在五个女兵的护卫下骑马走到王瑞身边,秦良玉突然后悔得心疼。自己怎么就想出让王瑞对天盟誓这样一个馊主意了呢?

    或许这么做也没有错,可是,自己怎么傻到去请刘之纶来见证!

    哎,王瑞会怎么想?他已经用他之后的表现显露了自己的心情。

    “姑妈,嫂子,哥!我们走了!”秦小靖再回头望向城门楼时,俏脸上早已挂满了泪滴。

    “走了,小姑娘!”王瑞冲她淡淡一笑。

    “出发!”随着王瑞下达出发的命令,最前面的步兵方阵首先踏出整齐的脚步声。

    数万人如同一人,踏地如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