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六章 傻马二哈
    谷粒网 .. ,最快更新昭昭大明最新章节!

    “哥子些,喝哟!”,“嗨,还是和莱州军打仗巴适!”

    遵化城内,白杆兵和莱州军的各个营地,到处都是一片欢声笑语。

    这次遵化大捷,莱州军打得几乎没有任何压力。精密的战前设计,出其不意的埋伏攻击,以及超越时代的利器,让蒙古鞑子全无半点还手之力。

    而白杆兵呢,自从和莱州军组队后,他们基本上就成了打酱油……,哦,是打扫战场的。

    不过,这打酱油可不用花钱。俗话说,战场一扫,黄金万两!

    当然,黄金是没有这么多的。打扫战场收获最多的,还是吃食、衣甲兵器这些常规物品。

    战马呢,呵呵!给莱州军吧。反正白杆兵要了也养不起。

    汤效先便从这次缴获的战马中,发现了一匹绝色宝马。

    这是一匹枣红色的汗血宝马,挺拔高挑的身体上,长了一水油光发亮的红毛。两只又尖又竖的耳朵挺立在长成“**头”发型的脑袋之上,美萌萌的,使它分外讨人喜欢。

    听说有这样一匹宝马之后,陈铭朱磊,以及各部的主官,都不知往拴马的地方跑好几趟了。目的嘛,你懂的!

    按莱州军的军律,一切徼获都是要归公的。可不是汤效先想要便能要,想给谁便能给谁的。但是,他架不住这帮家伙唠叨呀。

    好在,大大咧咧的尹大弟一来,汤效先的难题便迎刃而解了。

    尹大弟流着哈拉子,摸着马儿身上光洁的皮毛,围着这枣红宝马转了两圈后,终于情不自禁地感叹道:“这匹马儿实在太配秦小姐了!送给秦小姐最好!”

    此言一出,大家都释然了。这个时代虽然没有“女士优先”的规矩,不过她却是王大人正牌的未婚妻。这便要另当别论了!

    最后,汤效先得了彩头,由他出面,代表莱州军的将士,将这匹马儿献给秦小靖这个未来的主母。

    “收下呀,靖儿!”和刘之纶一起坐在上首的秦良玉笑着提醒。能得到这帮骄兵悍将的拥戴,无疑是一件好事。

    “呵呵,原来你们是一伙的。”刘之纶端起酒杯,浅饮了一口,心中疑惑不已:这对奸夫银妇……哦,错!这对小儿女是如何勾搭上的呢?

    哎,非礼勿视,非礼勿思!

    第二日巳时,秦良玉突然大发善心,让王瑞和秦小靖去南门外溜马。

    “啊!”两人初听到秦良玉让自己去溜马时,都颇感诧异。怎么这平时将二人防得象贼似的秦督,今天变得如此开通了呢?

    王瑞和秦小靖就象偷偷在课堂上相互递纸条的中二少年,突然有一天,老师叫你们痛痛快快去玩,你爽不爽?意外不意外?

    在城外布置好警戒后,陈松和尹大弟并排将王瑞的“美姬”和秦小靖的枣红色汗血马牵了过来。

    两匹马儿,你蹭我一下,我顶你一下,走得很是欢快。呵呵,这两匹马儿,看来是一见钟情了?

    “哥,我试试!”秦小靖开心地接过尹大弟手中的缰绳,话音未落,便已矫健地翻身上了马。

    哦,这就直接上马了?

    王瑞以前去学骑马时,老牧民就曾告诉他:上马之前,要先和马儿说说话套套近乎,和马儿蕴酿出了感情,才可以试着……试着上它的嘛!

    这秦小靖要,霸王……硬上马了?好象,不太好吧?

    喏,出事了!

    秦小靖还没在马背上坐稳,枣红马儿便一声嘶鸣,两只前蹄突然腾空跃起,马姿拉风得不要不要的。

    秦小靖娇躯一个踉跄,顿时便向后跌倒。

    不过,好在秦小靖平时经常骑马,骑术还颇为不错。只见她紧紧地拉住马缰,两条健美的大长腿紧紧地夹着马腹,瞬间便止住了坠落的势头,身体也再次在马背上立住。

    “希律律!”,枣红汗血宝马又是一声长嘶,撒腿便要冲将出去。

    “嘿!”王瑞低喝一声,身体腾空而起,一下子就跳到了秦小靖身后。

    他在马肚子上轻轻拍了一掌,又摸了摸马脖子,枣红马儿很快便安静了下来。甚至它还有心情和一旁的“美姬”调皮地相互乱舔。

    哼!敢欺负女人!?小靖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哥!我要饿它一天!”秦小靖气鼓鼓地说道。

    “不!饿三天!饿死它这匹不长眼的傻马!哈哈!”王瑞突然觉得很好笑。

    你这傻马……不!是宝马,还高配版的呢,你再牛逼,也不能惹女人呀!女人可是出了名不讲理的。

    “走起!”王瑞握牢马缰、夹紧马腹,又在马腹上轻轻一拍,枣红马儿开始小跑了起来。

    马背上的空间很小,秦小靖和王瑞又都是身形高大的人,随着马儿奔跑的颠簸,二人的身体很快便贴在了一起。

    哦,又蹭到了。王瑞贴着秦小靖翘臀的某处,又可耻地硬了。

    要不要来场马震?这个,这个难度应该挺高的吧……

    “哥,给这傻马取个名吧?”顺着策马开跑,秦小靖的心情也开始变好。

    “嗯!取一个。就叫它二哈吧!”王瑞还在胡思乱想,见秦小靖提问,便顺口把前世自己狗狗的名字赏给了这匹汗血宝马。

    “好!听哥的。二哈!二哈,你以后可要听本姑娘的话呀!”秦小靖欢快地摸着马脖子道。

    “对,就是要这样,和马儿建立感情!”王瑞将秦小靖抱着更紧,贴在她耳根上低声鼓励。

    “嗯、嗯……”,秦小靖开始发出低低的娇哼声。

    “希律律……”,两人正情深意浓,沉醉其间时,左侧突然传来一声突兀的长啸。

    难道是亲卫队的人过来了?不可能呀!陈松怎么会这么眼水?

    王瑞和秦小靖转头看去,没想到入眼的,居然是银白色的“美姬”。它欢快地跟在枣红马儿旁边,两只大大的马眼扑闪扑闪的。

    “你,你……”,王瑞指着“美姬”,很有些苦笑不得。

    你是跟“二哈”一起后,变傻了吗?**,**!你不知道吗?

    “嘻嘻!”秦小靖也忍不住吃吃地发笑。

    好吧,回去了。再晚,姑母和嫂子该担心啦。

    “哎!满虏差不多应该都退出关了吧?看来,各路勤王军都该撤返驻地了!”王瑞感叹道。

    “哥!如果我回石柱了,什么时间我们才能再相见呢?”秦小靖微微侧着身子,将脑袋贴在王瑞怀里,幽怨地发问道。

    “是呀!要不,我去求求秦督?让你跟我一起回莱州去!”王瑞想了想后说道。

    这个时代,既无铁路,又无飞机,如果分离,何时方能相聚?

    “好呀,好呀!”秦小靖又开心了起来。

    不过,她眼光很快又黯淡了下来:“姑母是不会愿意的。我爹爹和娘亲,也会想我的。”

    回城后,面临分别的王瑞和秦小靖心情都很差。

    王瑞一把将马缰绳扔给尹大弟道:“大弟!饿这个‘二哈’三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