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五章 神奇之术
    ,!

    “爷爷!”吴益凡大喊了一声,赶紧把老夫子扶住。

    “这,这可如何是好?”刘之纶也着急了起来:“王总兵,快,快传太医!”

    “哦,尹大弟!去叫苟神医。”王瑞一看出了这事,也很着急。

    咱又不是诸葛孔明,怎么就做出这气死周瑜骂死王朗的事了呢?再说,咱也没有骂哦。委屈!

    “快!找块平地放下来。”王瑞脱下自己的军大衣,寻了块平地暂时将老头移了过去躺下。

    “你,你这武夫&死了俺爷爷,俺跟你没完!”吴益凡突然发现自己爷爷没有了鼻息,悲愤地冲着王瑞便吼。

    尼玛,这都什么事儿?老子遇到碰瓷儿的了?话说这大明碰瓷儿的人胆真大,咱可是一镇总兵!放后世,好歹也是大军区的司令。

    哦,你咋不去找满虏碰瓷呢?问问这帮禽兽为何胡乱屠城。

    “让开,让本官来施救。”王瑞前一时空上学和参军时,都学习过急救,好歹有些经验。

    可不能让这老头儿死在自己营中,到时便是“黄泥巴落裤裆,不是屎都是屎”了。

    虽然王瑞不介意杀人死人,可这老夫子完全就自己找的嘛!咱可不当这背锅的。

    “想让你爷爷活命,便让我家将军救!咱们莱州军,没亏欠你们啥!”

    陈松见状,一把将吴益凡拉到一旁,轻松得如同拎开一只小鸡仔儿。

    “王总兵,你真会歧黄之术?”刘之纶一把拉住了王瑞。

    依他这些天观察,这小王将军心狠腹黑,他该不会是趁机要取这老者性命吧?

    “我行!我可以做到!”王瑞盯着刘之纶的眼睛坚定地说道。

    “好吧!”刘之纶随即松开了手臂。他不知为何,看到王瑞坚毅的眼神,他便愿意选择信任。

    王瑞在脑海中回忆了一下以前的急救知识,在还处在昏迷中的老头儿左胸摸了摸。哦,果然是心脏骤停!

    他当即左右手交叠,在他的胸口重重按压了几下。

    “爷爷!”吴益凡见王瑞如此施救,当即悲怆地大叫了一声。

    如此重击胸部,你这是救人,还是害人呢?

    这大明可没有除颤仪,王瑞也只能用这种直接粗暴的方式辅助心脏跳动,接下来嘛……便是王瑞初三生理课上最期待的项目。

    野外急救,徒手心肺复苏的时候,胸外按压和人工呼吸的操作,便是按一定的时间比例交替开展的。

    不过,看着老夫子那张皱不拉叽、遍布老人斑的脸,王瑞喉咙里一阵反胃。这他娘的,哪里下得了嘴!

    王瑞此时无比怀念前世初中时。虽然练习人工呼吸的对象是个充气假人,但好歹也是以岛国动作片女明星为蓝本制作的啊!

    以前上初中的的时候,学校每年都会搞几次急救知识普及。其实就是什么人工呼吸,什么心脏挤压,什么简易包扎之类的。

    当然,这就是生活医学常识的普及,绝大多数人都没有什么机会去真人实践。

    最接近真实的,那便是生理课上了。不过,王瑞和酗伴们私下里却是将其称之为“接吻训练”。

    有时,他们几个好基友便会yy,如果班里最漂亮的小兰儿忽然晕倒了,作为男孩子的他们,是不是就可以挺身上前了呢?

    哈哈,英雄救美,光明正大的那个……人工呼吸。想想都不错!

    “小秀才,你!过来帮我!”王瑞心理还是犯难,指着老头儿的孙子叫道。好吧,还是你们自家人来!

    “好!只要能救我爷爷就成。”吴益凡毫不犹豫地走了过来。

    “来,将他的头向后仰一点,捏住他的鼻子。嘴对嘴,向你爷爷嘴里吹气。”王瑞尽量给吴益凡说得简单直白。

    “这是为了进行间隙的气体交换,以保证人体循环过程中的血液中,能够有足够的含氧量……”王瑞进一步解释道。

    “啊!”吴益凡听完后一脸懵逼,抬着头满是疑惑地啊了一声。

    我靠,我装什么逼!给他丫讲这么多干啥呢。

    “听懂了没有?好吧,我不管你有没有听懂,想救你爷爷,赶紧照做才是正理!”

    王瑞一点没给吴益凡好脸色。尼玛,老子拿鞑子俘虏练兵,怎么这老家伙就知道了呢?不就是你这些书呆子多嘴多舌嘛。

    王瑞和吴益凡折腾**分钟后,老头儿的呼吸恢复了正常,心脏也开始了平稳的跳动,人总算醒了过来。

    “益凡,咱这是怎么啦?”老头儿颤颤巍巍地问道,声音有些微弱。

    “爷爷,你突然晕了过去!”,吴益凡瞟了王瑞一眼,又才道:“是这位王将军救了你!咱们还是回去!”

    “好!”在众人的搀扶之下,老头儿好不容易站了起来。这时,莱州军的医官苟盛礼也赶了过来。

    “老夫子,外面风寒,还是早些回去吧!”刘之纶也劝告了起来。

    再不走,难道还等着王大人请吃晚饭吗?哦,好象莱州军是有安排庆功的。

    “堂部大人,将军,你们可要答应小老儿,切莫要再草菅人命了!”

    听说是王瑞救了自己,老头子明显的换了称呼和语气。说完后,还挣扎着要向刘之纶和王瑞行礼。

    “王总兵?”刘之纶赶紧提醒王瑞快答应。得嘞,先把这瘟神……,哦,老迂腐送出去吧!

    只要他走了,你爱杀就杀吧!刘之纶也想通了,在娘娘庙山作战时,明军被满虏杀的,还少吗?

    杀点鞑子,真没啥。杀杀更健康嘛!

    “老丈放心,我这便让他们停止。陈松,传令下去,停止训练,原地休息!”

    王瑞见他换了语气,便下令停止。先把这老迂腐送走再说吧!

    “哎”,将吴老夫子和他孙子送出营门,看着他们渐渐消逝的背影,王瑞长长地吁出了一口气。

    “王总兵,你这是从何处学得这神奇的岐黄之术?”亲眼睹了王瑞的救人过程后,刘之纶对王瑞身上的本领十分好奇。

    “哦,这个呀x老大人的话,此乃末将师付所传。”王瑞将所有自己身上无法解释清楚的本事,都推到了超级大龙套师付身上。

    “哦,大人!可否教教属下?”苟神医刚才找陈松了解王大人的救人经过后,便对王瑞的神奇医术赞不绝口,一心想要学习了去。

    “哦!有何不可?这个事是……”王瑞耐着性子,仔仔细细地给苟神医普及了一番急救的知识。

    “谢过大人教导!属下告辞,属下这便去招集手下人员研习!”

    苟神医听完王瑞的讲解后,顿时两眼放光,神情变得极为兴奋,随即便急匆匆地告辞而去。

    我靠!这老小子该不是和老子初中时的想法相似吧?这苟神医可是很好色的。

    嗯,得找时间敲打敲打这老小子。可不能再让他弄出什么花花事儿。

    “大人,这训练真要停了……?”,陈松凑过来请示道。

    “呵呵,这个呀!把这些满虏留下浪费粮食吗?让这些新兵蛋子快点杀了!马上要开庆功宴了呢。”

    王瑞想也没想,就吩咐了下去。大丈夫,焉能囿于一腐儒之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