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四章 迂腐老头
    谷粒网 .. ,最快更新昭昭大明最新章节!

    “出了什么事?”穿好衣服后,刘之纶总算恢复了少许平静。

    不过,他其实心中也是七荤八素的。联想到莱州军那帮粗豪嚣张的军将,刘之纶想,该不会是因为没让他们打扫战场,这帮丘八营啸闹事了吧?

    “老爷,外面来了个满头白发的老夫子,要求见老爷。据他说,这莱州军营中,正在大肆杀人。”刘学敏老老实实地禀报道。

    “哦9有这事?走,随老夫去外面看看!”刘之纶起身出去,很快便走到小院门前。

    “小民吴德,字显忠,今年七十有二,乃是万历二十二年秀才。小老儿见过堂部大人,今有要事报予老大人知晓。”

    须发俱白的老秀才吴德,见到刘之纶这个正主后,颤颤巍巍地拱身行了一礼。

    “老夫子客气!本官乃朝廷兵部侍郎刘之纶。但有何事,老夫子尽管说来便是。”

    刘之纶客气地回了一礼,心中寻思着,这事该如何处理。

    这王瑞王总兵,明显就不是一个好相与的人。只要不是杀良冒功、纵兵扰民,刘之纶觉得,自己还是懒得去理。

    “老夫听说,这莱州客军,以俘虏活人为靶,训练士兵刺杀。想我煌煌大明,素以仁德立国,岂能使此禽兽之举!小老儿求大人明察,快、快快下令禁止!以免伤、伤及人伦天和呀!”

    吴德越说越激动,最后满是皱纹的一张老脸涨得通红。这一刻,他真正觉得自己成了道德和仁义的化身。

    “哦,竟有这事?走,老夫子,随本官前去看看!”刘之纶受了老迂腐的语言感染,书呆子的毛病又犯了。

    “大人,刘大人在营门外。”王瑞正在观看各营的新兵“见血”训练时,陈松快步走了过来报告。

    今日一战,莱州军俘虏蒙古鞑子四百余人。至于地上伤残的鞑子兵,早就被打扫战场的白杆兵们随手杀了。

    想着有新吞并的原刘之纶部士兵八百多人,王瑞觉得,刚好可以让这些新加入的士兵见见血练练手。

    嗯,也得两个新兵才能轮上一个鞑子俘虏。将就训练着吧!士兵们有见过人命,训练和作战时自然会不一样。

    “哦!怎么刘大人来了?请他进来吧。”王瑞不在意地吩咐道。

    这刘大人是来偷师学艺,观看咱们的练兵之法的吗?王瑞心里揣测道。

    “端正长枪!”,“你闭什么眼?直刺!”,“笨蛋!”,莱州军大营空地内,除了鞑子俘虏的惨叫声,到处都是军官们喝五吆六的叫骂声。

    这可怪不得莱州军恶待新人。绑一个蒙古鞑子给你杀,给你刺,你都手脚发抖不敢刺或是刺不准,这又怪得了何人!

    骂!骂都是轻的了!要不是顾忌自己的主官身份,暴脾气的陈铭和朱磊就想冲上前去打人。

    片刻功夫之后,王瑞就看到刘之纶和家丁刘学敏走了过来。在他们身后,还跟一个由自家孙子搀扶的老者。

    “丧心病狂!嗜血残暴!”吴德一边扫视着四周正在进行的“活人刺杀”训练,一边用颤抖的声音开骂。

    “堂部大人,什么风把你老吹来了?”王瑞笑着迎了上去。

    至于后面骂骂咧咧的老者,他完全就没介意。咱们的王大人,还以为这老者在骂该死的满虏鞑子呢。

    “王总兵,你这是在做啥子呢?”刘之纶皱着眉发问。他心情一激动,宜宾的家乡话就不自觉地往外涌。

    “哈哈!老大人来得正好!快来看看咱们莱州军的新兵训练。如蒙大人指点,末将定会感激不尽!”

    王瑞笑着拱手一揖,心中暗自得意:怎样?咱这新兵训练特别吧,牛逼吧?

    “你这武夫,以活人为靶,血腥屠杀,还不让人快快停手!”

    吴德在孙子的搀扶下,已经走到王瑞和刘之纶面前。他伸出枯如干柴的右手,指着王瑞便张囗开骂。

    “啊!”吴德话一出口,王瑞脸上立马换上了一副吃了翔的表情。这老夫子是不是弄错了?把本帅当成杀良冒功的了?

    谣言止于智者。嗯,还是赶紧信息公开吧!哦,不公开……你又咋地。

    不过,这哪是作为穿越者的王瑞干的事。前一时空时,他便对政腐的暗箱操作反感不已。

    杀鞑子嘛,光明正大的!有啥不能说呢?

    想到这里后,王瑞赶紧上前微一拱手道:“老人家明鉴,这些用于刺杀训练的,可都是今日俘虏的蒙古鞑子!不杀了他们,怎能保我大明百姓安平?老夫子如若不信,可叫这位小哥儿任选一个鞑子细细查看,便知本将所言无虚。”

    你不是怀疑咱杀良冒功吗?老子就让你们自己去看个究竟。反正现在在这里的蒙古鞑子,无论死的活动,都是可以任由人细查细究的。

    “是呀,老丈!让你家孙子去查看一番,便可见得分晓了!”刘之纶也不愿多生事端,也劝说了起来。

    之前一冲动,他就跟着这老迂腐走了过来。不过,刚才走在大街上,被倒春寒的北风一吹,刘之纶突然就清醒了过来:关老子毛的事呀!

    这王瑞这莱州军是好惹的吗?远的不说,就说周武豪这三个遵化的官员,合计百来口人啊!不还是被王瑞说杀就杀了吗?

    而且杀完之后,王瑞那个一脸奸相的参随写的奏报居然是,三人投降献城。满虏弃城时,为了抢夺三人家业,便三户丁囗悉数屠尽。

    尼玛,这都行?刘之纶忍不住想:如果现在和王瑞翻了脸,老夫是不是也是投降了鞑子,然后被鞑子所杀呢?

    刘之纶脊背上冷汗直冒,根本不敢往下想。别看这小王将军,平时一副人畜无害、花见花开的模样。真动起手来,那可是狠辣无比的。

    “堂部大人!无须多看。既便是北虏鞑子,也是娘生父母养的。我等读圣贤之书,通达世理人情,岂可如这武夫一般模样?咳、咳……”

    吴德越说越激动,最后弯腰咳了起来。扶着他的长孙吴益凡急忙轻轻敲着他的背,好帮他尽快顺过气。

    我靠,想不到这遵化城里还有这么一朵“白莲花”呢。而且还是长了七十多年的!王瑞想想都感到哭笑不得。

    “嗯,老大人n不将这残暴武夫解职,以制止这莱州军的禽兽之举?”吴德缓过气来后,又依老卖老地向刘之纶提起了建议。

    “我呸!本将敬你年老,不愿与你过多计较。想不到你竟然是非黑白不分,满嘴喷粪!那好,咱们便说道说道!”

    王瑞见这老家伙越说越离谱,不但把自己贬得一分不值,还意想天开地想叫刘之纶将自己的军权夺了,他出离愤怒了。

    “我且问你,满虏据城之时,你们全家在哪里?你可知这遵化城里,有多少人死于鞑虏马刀之下?你可知举头三尺有神灵,遇害的百姓晚上便会去找你理论。”

    王瑞越说越流畅,一条一条的道理滔滔不绝,将吴德说得老脸白转青,然后又青转紫。

    “你,你这……”,吴德被口若悬河的王瑞批得体无完肤,最后终于再已撑不住了。

    他突然眼睛上翻,软软地便顺着搀扶的长孙的手滑了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